search
李宇春,滾出搖滾圈!

李宇春,滾出搖滾圈!

在剛剛結束的銀川樂堡音樂節上,因為大批李宇春的冬粉(玉米)提早3個小時就霸佔了前排,夜叉樂隊調侃道:「下面有多少是等著看春哥的啊。」

此言引發玉米憤怒,他們朝舞台扔水瓶並辱罵樂隊為「SB」,甚至報假警稱現場pogo的樂迷是吸了毒。

這不是玉米第一次與搖滾樂迷發生衝突了,而與一年前閃星樂隊趙夢在舞台上深鞠躬道歉相比,夜叉樂隊並沒有道歉,他們選擇了在網上發表聲明。

於是罵戰延伸到了網路上,玉米的諸多言論中,「夜叉滾出娛樂圈」的言論,無疑是最讓人哭笑不得的。

你可以在文末「閱讀原文」處轉跳到微博

皇馬俱樂部第一次去美國進行夏訓(撈金)的時候,足球在美國還是一項非主流的運動,連Football這個名字也被美國人用在了橄欖球上。

然後就發生了讓皇馬隊員非常無語的一幕:有個大哥居然穿著巴薩的球衣過來看他們訓練了(這兩支球隊是足球世界中最知名的對頭)。

當管理人員找到這位「巴薩哥」,請對方離開訓練場的時候,這哥們一臉懵逼:「我就買過這一件球衣,聽說要來看一支足球隊,我就穿著這個來了啊。」

當時如果皇馬球迷對這位美國大叔大喊:「請你滾出西甲」,大概就是今天我看到李宇春的玉米們對夜叉樂隊大喊:「夜叉滾出娛樂圈」的感覺。

喵喵喵?

這已經不是玉米第一次與搖滾樂隊(及搖滾樂迷)發生衝突了,去年九月閃星樂隊在現場也曾經與李宇春的樂迷之間發生衝突,之後主唱趙夢以及樂隊官方微博很快被來自玉米的大量攻擊性言論刷屏。

唯一不同的是那次衝突並沒有引起滾圈公眾號的注意,閃星在圈內知名度也遠不如新金屬老炮夜叉的號召力那麼強,所以也沒有那麼多搖滾樂迷替閃星出頭——當然,如果當天發生衝突的是趙夢所在的另外一支樂隊(新褲子),我想也許那場李宇春冬粉與搖滾樂迷之間的衝突會激烈得多。

哦,對了,當時趙夢可是在舞台上就道歉了的,照樣沒免得了被罵個狗血淋頭。

趙夢已經在舞台上道歉,並且對玉米們90度鞠躬,然而……似乎並沒有什麼卵用

李宇春是在2005年第二屆《超級女聲》(那也是超女最熱鬧的一屆)之後,以冠軍身份出道的,而1995年成立的夜叉在2005年已經發行過兩張專輯,當時就已是國搖的中流砥柱。

或許搖滾圈相較於娛樂圈來說,從參與人數到影響力都有數量級的差距,但當夜叉等先驅者們把重型音樂帶給全國的樂迷的時候,李宇春在哪裡呢?

所以我想說的第一個觀點是,不管今日名聲之比相差幾何,我看到的是某些冬粉的無知和缺乏尊重。這也是每次當偶像冬粉和搖滾樂迷之間發生衝突以後最常見的一種言論:

「十八線藝人蹭我們家xx的熱度」、「想出名想瘋了吧?」或者「這什麼組合,聽都沒聽說過」

夜叉這個級別的樂隊,還有那個必要?

哦,我說錯了,原文是180線……

第二點,尊重都是相互的,當你期待別人特殊對待你的時候,最好先學會尊重別人的特殊之處。

很多搖滾樂迷最為反感的就是冬粉群體會提前佔據音樂節的前排,在自己的偶像還沒有出場,舞台上演出的是別的樂隊的時候,就把自己偶像的橫幅、燈牌什麼的先舉起來了。

誠然,都是買票進場的,玉米們有權利這麼做嗎?當然有。

即使音樂節官方已經在之前告知了這麼做的風險,玉米們依然有權這麼做,這並不犯法,也不違反音樂節的觀眾須知。但是,將心比心的說,如果台上是李宇春演出,卻有一些張靚穎的冬粉、TF boys的冬粉早早地來了,把前排位置都佔下來舉著自己家偶像的燈牌。

我想問一句你們心裡痛快嗎?

這時候如果他們報警說你們尋釁滋事,搶他們的地盤,請問你們又作何感想呢?

重型音樂有重型音樂的玩法,跟你們應援的那一套完全不同,你佔了前排就算了,不參與樂隊互動就算了,報假警說樂迷吸毒就算了,怎麼的你們還有臉提要求?

四海之內皆你媽呀?誰都得慣著你們?

樂堡啤酒公號在音樂節之前發布的公告

事件的最終爆炸的導火索無疑是夜叉樂隊那一聲「春哥」。

實在抱歉,其實滾堂之前也踩過一次這個雷,當我們萌萌的作者老晴完全無心地在文章裡面用了一次這個所謂的「禁忌用語」時,有的玉米直接跑到我們微博來罵街來了。而講真的,我們一開始也是一臉懵逼,被罵了都不知道為什麼。

直到有個稍微理智一點的玉米跟我們講了原因,我們才知道踩了雷了,然後刪除了那篇文章。

事實上直到今天,不知道玉米會反感這個稱呼的人依然大有人在,我就對身邊不怎麼接觸娛樂圈的人群做了一個簡單的調研,絕大部分都不知道原來這個稱呼會招致如此激烈的反應。

所以第三點我想說的是,玉米們當然可以把「春哥」作為禁忌辭彙禁止使用,但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這就只是一個中性用詞而已。如果是「李愚蠢」,這大家誰都知道是不應該說的,但是恕我直言,有多少路人能猜到「春哥」原來是禁忌辭彙呢?

這篇文章在除了微信公號的其他平台都做了刪除重發處理

搖滾樂迷在重型音樂的現場再燥,也不至於強迫你們跟我們一起Pogo、Mosh,因為不是一路人;而我們跟你們不是一路人,卻要為了照顧你們的情緒去改口,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踩了雷的夜叉還被玉米扔了瓶子。

那我就要問一句了,你們誣告我們吸毒可沒什麼證據,你們的瓶子又是怎麼帶過音樂節安檢的呢?

似乎搖滾樂迷素質還高那麼一點點呢,至少我們只是看起來猙獰,總比你們違反音樂節安保條例往裡面帶瓶子,甚至用瓶子攻擊台上的樂隊要文明一點吧?

夜叉倒是沒道歉,不然可就跟趙夢一樣冤到姥姥家了

第四,都混在娛樂圈了,還裝什麼白蓮花呀?你還真當這個所謂的「娛樂圈」是個什麼好地方么?人人都非得削尖腦袋往裡面擠么?

當然,我這話並不是說搖滾圈就是多麼聖潔的象牙塔,我只是說至少在大部分的搖滾樂隊身上,還保留了很多寶貴的品質。

或許夜叉樂隊應該特別雞賊地發出一篇公關稿:「我們對銀川樂堡音樂節上發生的衝突深表遺憾,韓天同志經過深刻的反省,已認識到錯誤,夜叉樂隊今後將堅持『李宇春只有一個性別』的立場,懇請廣大玉米讓夜叉留在娛樂圈。」

但一支搖滾樂隊如果能做出這種事兒,那也甭玩搖滾了,真的進軍娛樂圈算了。

我是隔著屏幕都能看到夜叉的幾位老哥一臉懵逼的樣子,他們可能壓根兒就沒想明白這咋就捅了馬蜂窩了,可能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某些冬粉的行為很像是被洗了腦。

很唬人是吧?不幸的是老崔並不是雞湯達人,他唯一評價過李宇春的一次是:「我並不煩李宇春」。

最後,某些冬粉應該慶幸他們遇到的是夜叉,夜叉最出名的一首歌叫《我操這世界》,他們能控制沒有爆粗口,就已經算是非常克制了。

如果當時台上是Nirvana,我估計柯特•科本會直接跳下台揍你;如果台上是瑪麗蓮•曼森,他會在演出完了去燒了你家房子;如果台上是Burzum,我看你這條命應該是要交代在瓦哥手裡咯。

所以本文最後,我誠摯地對各位玉米說一聲「李宇春,滾出搖滾圈」——相信我,我是為你們好。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