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女子赴澳「打工度假」遭勞務陷阱,收入遠低於最低工資

女子赴澳「打工度假」遭勞務陷阱,收入遠低於最低工資

原標題:女子赴澳「打工度假」遭勞務陷阱,收入遠低於最低工資

近年來,澳大利亞等國家對公民開放了打工度假簽證,「邊打工、邊度假」的旅行方式被很多年輕人所推崇。但是,近日有多名前往澳大利亞打工度假的旅行者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們在打工過程中遭遇了一些陷阱。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確實曾收到過打工度假旅行者的投訴,他表示旅行者前往澳大利亞打工度假前,應詳細了解相關的打工規定,謹慎選擇打工單位,遇到糾紛應及時向領事館和當地勞動部門投訴,依法維權。

收入不足最低工資

維權要回2000多澳元

2015年,澳大利亞開始對公民開放打工度假簽證。持有打工度假簽證的遊客,除了可以到澳大利亞旅遊外,還可以在逗留的12個月里合法打工掙錢,其中為同一個僱主工作不能超過6個月。

澳大利亞政府規定,打工度假簽證的申請者遞交申請時需滿足不超過31周歲,至少有兩年在大學學習的經歷或具備大學學歷,並具備基本的英文水平等條件。這種「邊打工、邊掙錢、邊旅遊」的簽證獲得了很多年輕人的追捧,但因為每年只有5000個名額,有幸獲得簽證的人會被視為「幸運兒」。

彭女士從大學畢業后,成為了第一批5000個獲得打工度假簽證的人之一。去年下半年,她到黃金海岸的一處壽司店打工。

彭女士告訴記者,她是在網路上找到的招工信息,隨後在壽司店工作了3個月左右的時間,有時一天要工作10小時,店裡雖然包吃住,但是只給每小時10澳大利亞元的工資,這遠遠低於澳大利亞的最低時薪17.7澳大利亞元的標準。「但當時正好是打工的淡季,我也就只能接受了這個工作。」

去年10月,她忽然被告知店裡要收回宿舍,並被告知壽司店不再繼續雇傭她。當她向店裡的老員工詢問解僱的原因時,對方稱彭女士不是店裡需要的人。

加上此前在店裡受過幾次委屈,彭女士決定將工資問題投訴到澳大利亞公平工作調查署,「我在投訴之前了解了相關的規定,在餐廳的最後一天,我拍下了店裡的工時登記表、每次領工資時我簽名的工資賬簿,我在餐廳里拍攝了照片,還準備了我穿著員工制服和店裡就餐的客人的合影。」

此外,彭女士向公平工作調查署提供壽司店所屬公司的名字以及公司的業務註冊號,還提供了自己的護照和打工度假簽證照片,證明自己打工的合法性。

去年12月份,彭女士將材料交給調查署,調查署讓彭女士列表計算自己損失的工資。今年1月她回國后,調查署給彭女士打電話,在電話里與店家對質。由於彭女士的證據非常齊全,加上店家沒有給彭女士交稅,有偷稅的嫌疑,店家最終答應賠償彭女士。

彭女士向記者提供的仲裁書中顯示,公平工作調查署判定壽司店要在7天內向彭女士支付2259澳大利亞元,這些工資應該電子轉賬到彭女士指定的賬戶。彭女士表示,這個數字比自己計算的要少一些,「店家認為我一天的餐費是10澳大利亞元而非5澳大利亞元,後來我沒在這個問題上計較。」幾天後,彭女士收到了這筆工資。

給租房不給工作

缺少證據難維權

凌女士也獲得了打工度假簽證。「世界這麼大,我想出去看看。」將這句話作為自己微信簽名的凌女士告訴記者,2016年,她獲得了澳大利亞打工度假簽證,在9月乘飛機前往悉尼,開始了自己的打工度假之旅。

但讓她沒想到的是,由於人生地不熟,打工剛剛開始,一分錢沒掙到,反而花了不少錢。

她告訴記者,在國內,她看到澳大利亞昆士蘭州的一處香蕉農場在招工。「這個農場招工通知上給的工資挺高的,農場的照片也非常漂亮,我當時覺得過去就應該先體驗一下國內很難體驗到的農場生活,就發郵件報了名,沒幾天就收到了通知,對方願意讓我過去工作。」

但是在郵件中,農場主表示,因為農場位置距離城市較遠,為了她能準時上班,需要凌女士租住農場主提供的農場宿舍。「農場主說住宿的價格是一周100澳大利亞元,我當時覺得有些貴,但是農場主給我發來了宿舍照片,我覺得條件不錯,而且我算了一下工資,支付住宿費用后應該還能有富餘,就答應了。」

按照農場主給的地址,凌女士到了農場,入住宿舍后她發現,住宿環境並沒有想象中的好,「但因為我剛到澳大利亞,覺得可能這邊就是這樣,也就沒說什麼,就和農場主簽了協議,還交了房租押金。」

沒想到,此後7天的時間裡,凌女士幾次詢問農場主何時開工,對方都用天氣不好等理由,表示暫時無法開工。「我之前和農場主約好的是,摘香蕉的工資是計件工資,摘多少香蕉給多少錢,不開工就拿不到一分錢,但每天還要支付十幾澳大利亞元的房租。」

與彭女士準備了齊全的證據不同的是,凌女士打算找農場主理論的時候發現,自己之前簽的協議是房屋租賃協議,並沒有辦法證明雙方的雇傭關係。最終,凌女士失望地離開了農場,「後來我和僱主簽協議都會注意每個細節,也就沒有再遇到類似的情況了。」

公平工作調查署提供的資料顯示,根據規定,澳大利亞任何僱主不得要求打工者預先付錢以獲得工作。如果有人提出打工前需要先交錢,應謹慎前往工作。

打工度假避免被坑

英語水平是關鍵

白先生去年7月前往澳大利亞,當上了一名打工度假旅行者,「我到布里斯班住背包客棧的第一天,就有一個台灣的室友跟我說,這附近有一個地方叫卡布丘,但是來這裡打工度假的人會將那裡諧音為『恐怖丘』。」

他告訴記者,之所以被稱為「恐怖丘」,是因為這裡有很多草莓農場,果實成熟的季節這裡會招募大批打工度假的年輕人來摘草莓,但時常有人發現,自己打工掙的錢少得可憐,因為提前付了房租和押金,導致入不敷出。

「這個台灣室友就跟我說,他在這邊勉強一周能掙200多澳大利亞元,但是一周的房租是110澳大利亞元,此外還有100澳大利亞元的押金,一周只吃麵包,勉強攢下了一點錢,還有很多人一周打工下來,發現賬面是赤字。」

白先生髮現,「恐怖丘」確實存在一些針對打工度假者的旅行陷阱,「我在網路上看到了很多農場的招工廣告,這些廣告甚至直接用中文來招募打工者。」但是注意的話,就會發現一些廣告中暗藏陷阱。

他介紹,被「恐怖丘」坑害的原因歸根結底是入不敷出。「這樣的坑人農場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會要求綁定農場的住宿。」他給記者展示的一份招工廣告中,僱主用中文要求打工者要提前向農場主交兩周以上的房屋押金,甚至還會要求必須提前兩周向農場主提出辭職,否則不退押金。「因為你已經交了押金,等你到了農場發現入不敷出時,已經難以脫身,最後只能自吞苦果。」

此外,白先生說,打工者還需要注意打工農場的規模。「很多農場都會稱自己能賺很多錢,但幾乎所有農場都是計件給工資,農場規模很小,所以一天很難採到足夠賺錢的農作物,也就難以保證收入。」

對於如何避開打工中的陷阱,白先生表示,主要是「學好英語」。

「如果英語不好,就很難融入當地的社會,因此會被一些不安好心的人抓住弱點利用。其實你只要和當地人溝通一下,他們就會告訴你這些農場有問題。」此外,白先生稱自己還見過有打工者因為英語不好,在被坑害後向勞動部門投訴,但是無法將自己的想法表達給工作人員,最終放棄了補償的例子。

「其實,對於如何避免旅行打工陷阱,澳大利亞政府網站上有很多詳細的指南和介紹,英語好的話,閱讀這些信息就能避開絕大多數打工陷阱了。」白先生說。

澳公平工作調查署:

提醒打工者保存做工記錄

澳大利亞公平工作調查署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近年來調查署處理了許多外來打工人員的投訴申請,其中有很多是發生在餐廳、咖啡館等餐飲業場所和一些農場。他提醒打工者,在選擇在這些場所工作時,要注意餐廳的執照,並保存做工記錄。

澳大利亞公平工作調查署的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近兩年收到過多起涉及公民的打工投訴,他表示,打工者遇到權利被侵害,應儘快向調查署申訴,「調查署提供中文翻譯服務,並且這項服務是免費的,請打工者不要為語言問題擔憂。」

駐澳大利亞大使館:

謹慎打工 依法維權

駐澳大使館官網上,大使館代雙明參贊曾分析說,打工度假者年紀輕,閱歷淺,社會經驗不足;流動性大,散落在全澳各地,特別是在偏遠地區,工作環境相對艱苦複雜;他們對當地社會環境不熟悉,但又充滿好奇及冒險衝動,這些特性讓他們客觀上成了一個高風險群體。

針對打工度假旅遊者在澳大利亞遭遇打工陷阱的問題,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大使館確實曾收到過打工度假旅行者的投訴。

他介紹,打工度假者的投訴集中在工資、房租、福利等問題上,大使館針對打工度假旅行者所遭遇的問題發布了多次領事服務提醒。旅行者前往澳大利亞打工度假前,應詳細了解澳大利亞公平工作部門對於打工的相關規定,並詳細了解打工單位的相關信息,謹慎選擇打工單位,遇到糾紛應及時向領事館和當地勞動部門投訴,依法維權。

大使館提醒打工度假者,打工度假簽證持有者享有和澳大利亞本地居民平等的工作權利,依法享受不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工資待遇,並享受每周最長工作時間不超過38小時的限制,此外,僱主終止雇傭合同應提前通知僱員並支付裁員補償費。

澳大利亞公平工作調查署建議打工者找尋工作時要小心謹慎,打工前應該明確自己獲得的薪資,在打工過程中保存自己的工作記錄。根據規定,僱主應該在開始新工作前或在開始工作后,儘快給僱員一份《公平工作資訊聲明》,給新員工他們工作待遇的資訊。此外,僱主必須向員工提供工資單。打工度假者可以檢查僱主是否根據規定提供了相關的資料。一旦遇到勞動糾紛,應保留證據,向公平工作調查署投訴,以便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