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看法官如何細查「碰擦羅生門」

看法官如何細查「碰擦羅生門」

陳陽起訴趙剛碰擦了他的車后肇事逃逸,而趙剛則死不承認。蹊蹺的是,事發次日,趙剛的車就碰擦了一根樹樁,而碰擦樹樁的位置,正好和陳陽所稱的兩人車輛的碰撞位置吻合。日前,南京玄武法院審結了這樣一起撲朔迷離的「碰擦羅生門」案件。 揚子晚報記者 羅雙江

雷克薩斯車主涉嫌逃逸成被告

事發地點正好是監控盲區

陳陽起訴稱,2015年7月3日下午兩點半,他開賓士C200車在新莊廣場大轉盤等紅燈左轉,綠燈亮起時,他的車子被趙剛所開的雷克薩斯車碰擦了右側車體,從前門一直拉到後葉子板。他隨後把車開到大轉盤東北側的路邊停下,打電話報警處理該起事故,沒想到趙剛趁機開車溜走了。交警來到現場后,陳陽把趙剛的車牌號碼告訴了交警。交警根據車牌號碼查到了趙剛的手機和住址,先是電話通知趙剛來處理事故,後來又向趙剛的地址郵寄通知函,但趙剛始終不來,最後,交警部門只得出具了事故責任認定書,認為趙剛在該起事故中負全責。

趙剛不配合,陳陽就無法從保險中得到理賠。無奈之下,陳陽只好自己去修了車。車修好后,陳陽於2015年7月下旬將趙剛及其車輛投保的保險公司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決兩被告賠償1.2萬餘元。但第一次開庭時,趙剛仍未出現,法院只能缺席審理。

第二次庭審中,趙剛稱自己和陳陽壓根就沒有發生過任何交集,對此,陳陽稱,趙剛當時是在和他鬥氣。法官追問陳陽到底是什麼情況,但陳陽並不肯多說。庭審結束后,法官從交警部門調取了趙剛的行車軌跡。

第三次庭審中,法官拿出了行車軌跡監控圖片。無論是時間還是路線,都與趙剛的行車時間和路線相吻合。趙剛本人也承認,他當時確實經過現場,但絕對沒有和任何人的車發生過任何碰撞。非常不巧的是,因為陳陽所說的兩車碰撞地點系監控盲區。

原告突稱雙方在開鬥氣車

原告承認自己故意擴大了車損

「陳陽,你上次說你們在鬥氣,到底是怎麼回事?」法庭上,法官做起了陳陽的思想工作。陳陽說,趙剛的雷克薩斯車跟在他車後面左衝右突,老想超他,他就不讓,隨後,他被趙剛的車逼到了最裡邊靠花壇的一股道。接著,雙方並排等起了紅燈,陳陽準備在綠燈之後左拐繞大轉盤一圈再回來繼續直行,沒想到剛起步,趙剛的車突然從他的右側撞上來,把他的右側車體從前擦到后,擦完后,趙剛駕車直接離開了現場。

趙剛仍然堅稱自己根本沒和任何人發生過任何事故。但是,法庭調查發現,趙剛在7月4日下午,發生了一起單方事故,在伊村飯店前,趙剛車輛的左前方碰擦了一根樹樁,這個部位正好就是陳陽所稱趙剛車輛碰撞自己車輛的部位。

世界上竟有這麼巧的事?對此,趙剛稱,「它就是那麼巧!」那麼,不是有趙剛行駛軌跡的監控圖片嗎,從圖片上能否看出碰撞的痕迹呢?遺憾的是,監控圖片全是從正面高處拍下的,完全無法看出其左側車頭是否發生過碰撞。更令人吃驚的是,趙剛稱,陳陽在修車時作假,故意擴大損失,這又是咋回事?

陳陽稱,自己找趙剛找不到,心裡氣不過,就在後葉子板上作了手腳。後葉子板其實受損不嚴重,只有一塊指甲蓋大的破損,後來自己人為擴大了划痕,如此,陳陽讓修理廠把整個葉子板都換了,這比單純給破損處重新做漆花費要大不少。趙剛認為,陳陽連車損鑒定都能作假,那他說的7月3日的事故也未必是真的。

被告撞樹樁事故疑點漏洞百出

原告雖獲賠但並非「心安理得」

經法庭查證,陳陽賓士車後葉子板上的划痕確實是事後人為划深的。在調查完陳陽車身上的划痕后,法官又調查了趙剛7月4日撞樹樁的事故。可趙剛卻找不到撞車地點。而且趙剛稱2015年7月4日撞樹樁后就給4S店打了電話,之後保險公司的人來現場處理。但法官調查了當天負責接待趙剛的4S店工作人員后得知,當天中午趙剛先把車開到了4S店,該工作人員和同事坐著趙剛的車回到了現場,且當時並沒有保險公司的人到事故現場。如此,法官認為,上述疑點降低了趙剛陳述的可信度。因此,對於趙剛極力否認7月3日事故的說法,有理由懷疑其陳述的真實性,同時,對於7月4日事故的真實性,法院不作確認。

最終,玄武法院在審理后認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涉案兩車相撞后,趙剛駛離現場,負事故的全部責任,而結合兩車碰擦部位和受損情況等證據,趙剛明知發生了交通事故而駛離現場,構成肇事逃逸。且趙剛自相矛盾的陳述降低了其陳述的可信度,故對7月3日事故中涉案兩車相撞的事實,法院予以確認。至於陳陽所稱開鬥氣車,因趙剛予以否認,且無相關監控視頻佐證,故不予確認。鑒於陳陽在鑒定車輛損失過程中有一定的不實行為,故法院扣除了他維修車輛右後葉子板的費用,最終判決趙剛支付陳陽車輛維修費7296元。保險公司在交強險範圍內,賠償趙剛2000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