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創業者注意,這三類極端的投資人要敬而遠之

創業者注意,這三類極端的投資人要敬而遠之

投資者對公司最大的幫助,就是根據公司的經營情況,決定是否退居二線,讓公司執行人員放手去干。對於首次創業的菜鳥來說,很難判斷投資人的參與是否對公司真正有利,大多數失敗案例的發生,往往和一些風投領域較為極端的投資人有關。

投資家網

大多數風投市場信奉著一句話,「投資不僅僅是寫下一張支票那麼簡單。」不過這時常會帶來一些不切實際而又危險的預期。

「我應該如何幫忙呢?「

這種問題在風險投資

領域的常見程度,堪比平時所看到的拉鏈毛線背心。打個比方,假如你和VC在開會,整場會議下來你要是沒聽到這個問題,就說明會議某個環節可能出現了大問題。

每一個投資者都希望自己能對初創公司生態系統的發展有所幫助,特別是對於他們自己的投資公司。投資人要做的事很簡單,只要他們能為公司最後的成功帶來一些些積極的影響,那麼他們的努力也必將獲得豐厚的回報。

絕大多數投資者著實為這樣的賭注,甚至這整一個行業投注了大量的熱情。他們確實是想竭盡所能給予幫助。

不過他們這麼做的動機不止於此,對於風投市場來說,其意義很大程度上就是為公司提供幫助,釋放其巨大潛力。風投最終目標,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獲得最好的交易實現利潤最大化。

由於所有風投市場投資的現金資本都是相同的法定貨幣,所以他們需要找到能讓自己與眾不同的方法。

問題來了:在籌資過程中,大多數投資者都會給你一種錯覺,讓你覺得他們會為公司之後幾年的利益而勤勤懇懇,不厭其煩地工作著。不過所有這些一般都不是真的,也不應該是真的。

投資者對公司最大的幫助,就是根據公司的經營情況,決定是否退居二線,讓公司執行人員放手去干。但是因為投資人袖手旁觀的消息可能傳遞出消極的市場信息,同時對於首次創業的菜鳥來說,很難判斷投資人的參與是否對公司真正有利,或者說投資人應如何實際參與公司運營。

我常常會聽到創業者們對他們所謂經驗老道的投資人滿腹牢騷。在這種情況下,很顯然是實際投資效益沒有達到CEO對於投資人的預期。同樣的,當風投市場的投資涵蓋公司一系列經營業務領域時,他們往往也會設置很高的期望。

不過,通常還是CEO根據自身需求,去決定投資人的參與程度,但我發現大多數失敗案例的發生,往往和一些風投領域較為極端的投資人有關:

01

獨立分析師類

風投領域的一端是純粹的專業投資者,他們專註於實現有限合伙人利益最大化的目標。這些投資人可能操作經驗不足,但是他們不受外物干擾,一心一意,高度集中於數字。

這些投資人需要做的只是為自己找到具有發展潛力的優質公司,並不是幫助他們一手建立,他們普遍認為,投資者對企業成功的影響微乎其微(在這方面,他們不算錯)。他們會對公司人脈、信譽、業績記錄進行綜合考量,然後再毛遂自薦自己的投資意圖,而後進行投資。

一般在董事會上,他們的意見歸根結底為「利潤收入太低,運營費用太高,想辦法解決它。」

對於確定既定模式以及發展路徑的后階段公司來說,分析投資者更為常見,且大有裨益。但不計其數的投資者都選擇做早期交易,導致分析師思想上無法完美解讀,創企是否還能找到合適的產品市場,其中充斥著很多不確定因素。

所以最好的做法是將投資者與經營業務分離,允許投資單獨發揮效益。一個只參與早期交易的分析投資者,並不是公司的成功的秘訣。

分析投資者另一個主要問題在於,只有當企業家與他們的利益發生不可避免的分歧時,他們才會現身。

大多數投資者的效益模型基本是依賴於幾家公司從而得到十幾倍的收益,對於其他任何事物毫不關心。同樣的,他們只希望獲得最大程度的回報。在那些情況下,分析投資者不可能撤回具有經濟收益的資金,當然也不會為企業家提供最好的幫助。

我有個朋友的一個董事會成員就破壞了一項收購協議,因為他只關注利益,經營不善則將會帶著幾百萬離開。所以之後導致公司運營資金短缺,投資者希望他們有足夠資金進行周轉或直接宣告破產。於是,那家公司在幾個月之後不得不進行清算。

02

代理運營商類

在風投領域的另一端,一些投資者卻扮起了兼職

人員的角色。要知道這些合作夥伴通常以前做過運營商,能夠對企業的日常執行業務有所幫助。

這些投資者擁有強烈的願景,一個綜合許多投資組合的世界,他們希望看到夢想世界成為現實。對他們來說,每一個公司對於創造未來都有不可或缺的作用,在未來里,人人肥馬輕裘,富甲一方。

雖然這對於早期公司來說,聽起來那麼的不切實際,困難重重,不過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就實現了呢。

不過問題是:1.他們對未來的願景可能並不正確;2.他們對於公司未來的發展模式可能與你的期望有所出入。

代理運營商會嘗試著領導CEO朝著投資人的預期模式進發,固定產業規模,而沒有讓公司回歸到CEO原本所希望的軌道上來。短期差異可能微不足道,看不出端倪,但是經過一段時間,企業家可能會面臨重大問題。

初創公司基本不需要投資者參與董事會決策,從而經營公司,但不幸的是,這樣的情況太普遍。

03

中立派——忠實懷疑論者

了不起的投資者往往處於風投領域兩端的中心:

他們會真正地、深入地努力了解你所希望創建的公司。然而,他們知道他們永遠也不能完全理解運行機構的動態操作,他們只是對你建立的公司充滿著熱枕與激情。

他們的相關經驗充足,且高瞻遠矚,能幫助你認清自我局限,抓住每一個商機。

他們會在真正做出決策之前,給予意見;一旦決策制定完畢,他們會盡全力給予你最好的支持。

這裡有真實發生過的例子:在我獲得A輪融資

之後大概6個月,我走到我的投資人身邊,說我想雇傭一個首席運營官。

我認為我們需要一位經驗豐富的運營商來幫助我們公司在下一個階段實現規模化經濟。現在回想起來,這無疑是個錯誤的決定:我們公司那時還太小,設立這樣的職位只會讓我們公司變得頭重腳輕。

其中一個投資者聽從了我的判斷,並沒有提出許多問題。

不過另一個投資人卻給了我當頭一棒,他一度聲稱這樣做可能會毀了公司前途。

但是,有一個投資人令我印象深刻:在深入剖析我的決策意圖之後,她表示我其實是想找一個得力的初級產品經理,而不是一個公司管理層成員。當時我還是堅持我的論斷。她又表示我正在犯錯,但無論如何她還是會支持我的決定。在我們招聘了首席運營官雇之後,才發現原來她是完全正確的。

幾個月後,招聘COO並沒有取得我所期盼的積極效果。我再次走到她面前,向她詢問建議。這次我沒有用命令式的語氣說「我告訴你」之類的話,也沒有撤銷之前她所反對的決策,她只是在此基礎上建議我該如何優化現狀,儘可能地實現令人滿意的結果。

在這種情況下,代理運營商會試圖大幅度削弱整個組織結構圖。分析投資人也找不出問題的關鍵所在,只是袖手旁觀。

只有在這情況下,才能充分體現優秀,忠實和敢於持懷疑態度的投資者的真正價值。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一個風投公司會說,「我們發現家不錯的公司,給他們寫張支票,然後讓他們自己運行自己的業務,坐等分紅」。不過我更希望他們會這麼做,因為這可能才更接近市場運營真理,也正滿足一些公司需要。

開完支票后,當企業家發現期望和日常現實不一致是,問題油然而生。因為幾乎所有的投資市場會附加價值,所以很難準確地反映實際情況。

當籌集資金時,意味著企業家對自己公司所需要的附加條件以及參與程度要特別清楚。公司所需的可能是投資者提供較少的幫助,但公司所做的也許比大多數風投公司還多。

給投資人設立明確的期望,才能在實際意義上,真正意義上帶來最大的幫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