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一次,我與村上春樹的御用翻譯談笑風生了一下午

這一次,我與村上春樹的御用翻譯談笑風生了一下午

由日本國駐上海總領事館主辦、

日中邦交正常化45周年紀念事業特別演講,

施小煒教授 「八卦」太宰治

於上周六下午成功舉辦,

而和風留學受領事館邀請,也積极參与了本次活動。

雖然上周六室外溫度達到36°,

一出門往身上撒上一撮孜然就是烤肉的節奏。

但依然有很多喜歡日本文學的小夥伴們,

冒著酷暑前來參加這次的講座。

在回顧活動現場之前,

和風娘先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次的演講嘉賓,

施小煒教授

1982年1月畢業於復旦大學外文系日本語言文學專業(現外文學院日本語言文學系),1989年10月至1996年3月留學於早稻田大學大學院文學研究科,在日留學、工作、生活18年,曾執教於復旦大學、日本大學文理學部。

現任私立上海杉達學院教授,日語系主任,日本文化研究所所長,村上春樹研究中心主任,外語學院副院長。

已公開、出版中日文著作20種,參與編著2種,譯著37種,中日英文學術論文等超過135篇,並多次赴日本出席國際學術會議、發表演說。

作品一覽:《1Q84》、《且聽風吟》、《我的職業是小說家》、《愛吃沙拉的獅子》、《圖書館奇談》、《天黑以後》、《大蘿蔔和難挑的鱷梨》、《襲擊麵包店》 、《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麼》、《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這句耳熟能詳的名句出自日本著名作家太宰治的作品。太宰治在其短短39年的生涯中,留下了140部作品,以代表作《人間失格》為首,其作品至今仍受到眾多讀者追捧,人氣不衰。

近期,翻譯家、日本文學研究家施小煒教授將這部經典著作重新翻譯出版,新書譯名為《不復為人》。

因此日領館請到了施小煒教授,並且開展了這次講座,正如上文提到的,這次施小煒教授演講的主題是「八卦」太宰治。說到「八卦」,可以說古往今來,不管男女骨子裡都愛著八卦。茶餘飯後,搬起小板凳圍在一起八一八明星,身邊的事也是打發時間的好消遣。所以想必光聽到這個主題就已經讓大家對這次的講座感興趣了吧。

施小煒教授這次從日本情聖、自殺成癮、癮君子、辦「革命家家」、為弱者代言、所謂無賴派等多個角度以及「不復為人」這一新譯名深度挖掘太宰治和他的作品,揭秘他平凡卻不平庸、短暫卻又傳奇的一生。因為內容較多,所以和風娘就只挑選幾個比較有趣的方面給大家講講太宰治的「八卦」。

日本情聖

太宰治的一生起起落落,充滿了波折,文學、愛情、革命這三大主題貫穿了太宰治青年時代的創作,所以我們先來講講大宰治的愛情。大宰治人生中所經歷的情海波瀾,有案可稽者便達到五次,每一次都轟轟烈烈,人盡皆知。下圖就是太宰治每任戀人的簡介,大家可以點擊大圖查看哦~

自殺成癮

據傳太宰治在他三十九年的生涯中一共自殺了六次,平均每6.5年便自殺一次。1948年是太宰治生命中的最後一年,這一年他按計劃完成了最後一部中篇《人間失格》之後,在6月13日深夜與崇拜他的女讀者山崎富榮跳玉川上水自殺,時年39歲。

為弱者代言

太宰治雖然生於富貴,卻同情貧弱,作品中塑造的主人公堪謂「弱者」典型。對於太宰治作品的評價,爭議往往很大,愛者眾多不假,詆毀者也不少。而對於大宰治作品的評價,大家是這樣說的,戳下圖↓

所謂無賴派

太宰治在戰後最先提出「無賴派」一說,並且在理論上進行闡述,在創作上加以實踐。從這個意義上講,太宰治應該是當之無愧的成就最高的無賴派文學作家。無賴派作家有著反抗權威的意識,對生活採取自嘲和自虐的態度,專寫病態和陰鬱的東西,具有頹廢傾向。

在講完大宰治的八卦之後,施教授也給我們分享了「不復為人」這一新譯名的來源。

講到這裡,演講部分就告一段落了,這次的演講可以說是為我們介紹了日本近代文學的魅力,並且是一場別開生面的就日本文學的中文翻譯的演講。

演講之後是15分鐘的問答環節,現場舉手提問的小夥伴們還可以獲得施小煒教授重新翻譯出版的作品《不復為人》的獎勵。舉手提問的小夥伴們非常多,提出的每一個問題也都值得推敲,雖然後面將這一環節延長到半小時,但依然有很多人沒有被抽到,只能說非常可惜了。

提問環節結束后,就到最後的環節了,施小煒教授簽名會及個別採訪等。在場大多數小夥伴們都自帶施小煒老師作品,自覺排起了長隊等待施小煒教授的親筆簽名。

簽名會結束后,也有很多人圍著施教授求合影留念的,或者是請教一些翻譯或者日本文學方面的問題,久久不願離去。

這場精彩的講座到此就結束了,期待下次會有更精彩的關於日本的講座帶給我們。和風留學會及時跟進領館的其他活動,後期也會帶給大家最新的資訊及現場報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