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谷城女子迷戀劉德華20餘年 現在又有一個小目標—— 整容

谷城女子迷戀劉德華20餘年 現在又有一個小目標—— 整容

楚天快報訊(記者劉小強)谷城女子敖艷紅,痴迷劉德華20餘年,被網友稱為「楊麗娟第二」。
夢醒后,她想改變,讓人生重回正軌,可殘酷的事實是:她沒能改變,生活一團糟。
雖沒能改變,但她還是想改變。她能想到的唯一辦法是:整容,改名,遠走他鄉。
戒了3年沒戒掉的「心癮」
谷城汽車站附近,有一棟修建於上世紀80年代的3層小樓。這棟樓破舊不堪,敖艷紅租住在3樓。
5日凌晨,因為腹痛,敖艷紅躺在門板搭起的床上,翻來覆去。薄薄的門板,「咯吱咯吱」響個不停。「17歲那日不要臉,參加了挑戰,明星也有訓練班……」一部掉了漆的老式諾基亞手機,播放著劉德華的《17歲》。
聽著聽著,她坐了起來,從床底拿出了一個塑料袋,裡面裝的全是「劉德華」,有磁帶,有CD,有海報……一樣樣拿起,又一一放下。
聽著劉德華的歌,想著劉德華,敖艷紅微笑了起來。
2012年2月,本報發表了《29歲不戀愛,苦苦等著劉德華》的報道,敖艷紅被網友稱為楊麗娟第二;
2013年,頻繁在電視台「走穴」,想達成與劉德華見面的夢想;
2014年,夢想破滅后,她想回歸平凡生活。
敖艷紅深知痴迷劉德華是種病,要治好病,只有戒掉「心癮」,可戒了3年,還是沒戒掉。
沒有人要的求職者
當天上午9時,眼圈發紅的敖艷紅醒了過來。
她拿起床頭的煙盒,空的。她有點懊惱,把煙盒捏成一團,扔在了地上。
煙癮犯了,難熬,她下樓買了包煙,點燃,深吸一口,吐出幾縷煙。
返回出租屋的途中,她看到一家餐飲店門口,貼了一則招工啟事,上面寫著:招聘服務員。
「老闆還要人不?」敖艷紅走進店內問道。
「我認識你。」店老闆禮貌地笑了笑。
敖艷紅知道這一笑,意味著拒絕,對於「拒絕」,她已經麻木。
2014年4月,她去應聘網吧收銀員,老闆接過身份證說:「你就是敖艷紅,你喜歡劉德華。」接著,老闆喊了一句:「來看啊,敖艷紅來我們這應聘了。」
敖艷紅搶過身份證,快速地跑出網吧。當時,她恨不得找一個縫鑽進去。
當年7月,她揣著借來的路費,去了外地的商場,應聘售貨員。應聘很順利,可是沒幾天,老闆跑來說:「你是網紅啊,我在電腦上看到過你,我們這廟太小,容不下你。」
尷尬,沮喪,調整心情,再找……節奏如出一轍,因為被稱為「楊麗娟第二」,敖艷紅找工作就沒成功過。
整容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辦法
找不到工作,怎麼辦?
敖艷紅想到的辦法是,重操舊業打麻將。2015年,籌碼是5元,輸贏100元左右。運氣好時,她能贏,可到最後,仍是輸。
輸了,找朋友借,朋友借不到了,借高利貸。現在,她還打著麻將,只是籌碼變成了1元,一天輸贏20元左右。
除了打麻將,她還撿起了破爛。每天夜深時,她會帶上一個塑料袋,在街上四處尋找能變成一兩毛錢的破爛。「我實在拉不下臉,去垃圾堆里撿,就撿點乾淨的煙盒子、紙盒子之類的。」敖艷紅接受採訪時如是說。
敖艷紅今年35歲,她已走完了人生的上半場,這個半場,糟糕透頂;她想過死,也試過自殺,離死神很近時,懼怕把她從絕望中拉了回來,她想經營好人生的下半場。
她思來想去,想到了一個辦法:整容,改名,遠走他鄉,去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重新開始。
可是,她沒錢整容,遂向本報求助,想找一家美容機構,為她免費整容。
記者(以下簡稱記):你還痴迷劉德華嗎?
敖艷紅(以下簡稱敖):我有病,只是在疼得受不了的時候,會去想他,這樣疼痛能少一點;寂寞難熬時,也會想他。但想得更多的是,如果我不痴迷他,我可能和正常女人一樣,你說這算痴迷嗎?
記:你覺得現在的生活糟糕透頂嗎?
敖:是的。沒人願意和我這種人交往。再這樣下去,就真的廢了。
記:是真的找不到工作,還是自己沒有恆心?
敖:不知道。反正我真的一直在找,但別人都說我「楊麗娟第二」,可我不認為我是「楊麗娟第二」,我只是偏執地喜歡上了劉德華,幻想破滅的代價太大了。
記:如果能如你所願,整容成功,你能經營得好人生下半場嗎?
敖:很多人認為我會「反覆」,但我一定會努力,堅強面對以後。換個模樣,換個名字,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辦法,你還有什麼好辦法嗎?人生不可能重來,只能勇敢走下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