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獨家|解決朝核問題的四種歷史方案

獨家|解決朝核問題的四種歷史方案

朝核問題未來解決方案探析

——從歷史角度著手

2016年1月6日,朝鮮進行了第4次核試驗;2017年2月14日,朝鮮由發射了「北極星2」中程彈道導彈。至此,朝鮮在核道路上越走越遠,進度之快超過外界估計,成為實際上的有核國家。因此,歐巴馬在離任時曾告誡川普,朝核問題已經到了關鍵時期,也許是川普政府面臨的最緊急外交問題。

毫無疑問,朝鮮發展核技術的腳步不會止步不前。朝鮮對內為了解決經濟發展問題,對外為了打破封鎖孤立,勢必要提高核武庫威懾能力,以促進外界承認其擁核地位並謀求美日韓對其安全保證及經濟援助。但是,美國不能容忍朝鮮擁有能夠直接威脅其安全的核武器,堅決要求朝鮮棄核。日韓不能無視朝鮮這個敵對的鄰居擁有威脅其安全的核武器,如不能令朝鮮棄核,就將跟進發展自己核武器。中俄不允許朝鮮半島核武裝化,更不允許半島生戰生亂。無核化已成為世界潮流,朝鮮一意孤行發展核武器遭到國際社會的普遍反對和孤立。所以,朝核問題必須要解決。

那麼,朝核問題如何解決?雖然現在朝核問題陷入僵局甚至惡化,看不到解決的希望,但不妨參照歷史做一番大膽的探討。另外需要特別指明的是,朝核問題,雖然影響多國,但當事國是發展核武器的朝鮮和堅決反對的美國。

從歷史上看,不乏正在研製核武器的國家乃至跨過核門檻國家棄核的先例。現在列舉幾個歷史實例,供未來解決朝核問題提供參考。考慮到朝鮮獨立發展核武器的國情,排除了韓國、台灣在受美國壓力後放棄核武器研製的棄核方案以及烏克蘭、白俄羅斯、哈薩克在繼承蘇聯核武器後主動棄核的棄核方案。

一、 伊拉克方案

敵視以色列及圖謀中東霸權的伊拉克一直試圖研製核武器,早在1975年,伊拉克就試圖從法國獲取核技術。1981年6月7日,經過精心準備,以色列空軍戰機長途奔襲1000多公里,直接炸毀伊拉克在建的核反應堆,伊拉克核武器研製功虧一簣,再未在研製核武器道路上取得實質性成果。

用外科手術刀方式摧毀朝鮮的核設施及核武器,是美國念念不忘的手段。該方案時間短,見效快,而且能對其他試圖擁核國家形成極大的威懾效應,是最能展現美國力量和決心的手段。據《華爾街日報》2017年3月2日報道,川普政府近期就包括動用軍事力量推翻朝鮮現政權以挫敗朝鮮核武器威脅等方案進行了內部討論。其實,早在1994年第一次朝核危機爆發時,美國就制定5027計劃(外界傳聞有5026-5030等計劃,不一而足)試圖通過空襲手段摧毀朝鮮的核設施。但第一次朝核危機最終通過談判得以解決。不同於伊拉克,2006年朝鮮就跨過了核門檻,成為事實上擁核的國家。另外朝鮮一直對美韓可能的軍事打擊保持高度警惕,將重要軍事設施特別是核武器深埋地下,外界不僅無從得知朝鮮的核技術發展程度,也不清楚朝鮮有多少核武器,更不清楚朝鮮核武器存放地點。美韓如要發動先發制人空襲,就務必要全部消滅朝鮮核武器,只要有一個漏網之魚,就會引發災難性的核戰爭,這是美韓無法承受的。此外,朝鮮防空力量不可小覷,又背靠堅決反對軍事打擊的中俄。考慮到空襲的風險及巨大的政治後果,不到最後關頭,美韓不太可能通過軍事手段使朝鮮棄核。

二、 巴其斯坦方案

巴其斯坦自上世紀60年代就開始秘密發展核武器,1989年完成了核武庫建設,1998年進行了第一枚核彈試爆。核試后美國要求巴其斯坦放棄核武並宣布對巴進行制裁,但經過幾年的三心二意制裁之後,最終宣布解除制裁。

朝鮮無疑希望下一個巴其斯坦: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承認朝鮮擁核國家地位,建交並簽訂和平條約,給予朝鮮大量的經濟援助。朝鮮認為是核武器使巴其斯坦獲得對印鬥爭的安全保障並獲得美國的經濟援助,美國也默認了巴其斯坦擁核的事實。實際上,是巴其斯坦獨特的戰略地位及國際反恐需要使美國支持巴其斯坦及解除對巴其斯坦制裁。遠在巴其斯坦沒有擁有核武器之前,巴美就建立親密的盟友關係,這是長期激烈對抗美國的朝鮮無法比擬的。不同於孤立於國際社會之外的朝鮮,巴其斯坦擁有及大部分伊斯蘭國家的支持,也相對開放。另外,美國對至少形式上奉行民主的巴其斯坦青眼有加,而對堅守傳統斯大林模式的朝鮮素無好感。最主要的是,朝鮮周邊國家特別是韓國堅決反對朝鮮擁核,美國要顧及韓國感受,不能對朝鮮妥協,否則,美國將重複「綏靖」納粹德國的教訓。

三、 南非方案

南非是惟一一個自主研製出核武器后又主動棄核的國家。為制衡前蘇聯通過古巴介入非洲事務給南非的壓力(主要是安哥拉內戰),也為了制衡國際社會對奉行種族隔離制度的南非進行的制裁,1978年南非決定發展核武器,並在80年代末已經成功製造出6枚核武器。隨著冷戰的退熱、外部安全環境的改善,以及對種族隔離制度的反思與改革,1989年南非白人政府開始主動拆除核武器,進而參加《不擴散核武器條約》。1993年,南非宣布已經徹底完成棄核。

南非方案是國際社會特別是美韓最希望的實現的方案。美國一直表示希望朝鮮改革僵化的內部政策,實現徹底的棄核后加入到國際社會中。美國一直不對朝鮮妥協,靜觀其變,同時又通過中韓保持一定的對朝接觸和援助,避免美朝攤牌。孤立封鎖朝鮮這麼多年,美國一直希望朝鮮在制裁和貧窮中發生蛻變主動棄核。然而,朝鮮政權要比美國想象的堅強,不僅渡過了九十年代中期的經濟崩潰「苦難行軍」,還在極端困苦條件下實現核武器與導彈技術飛速發展。現在,朝鮮政權制定了核與經濟并行的基本國策,視核武器為保障國家安全的最大和最後的盾牌。另外,思想上極左的朝鮮一直奉行超強硬的對美外交政策,任何軟弱都被斥為投降政策。因此,除非出現朝鮮現政策難以維繫甚至政權更迭等極端情況,否則朝鮮不可能主動棄核。

四、 利比亞方案

為制衡對抗西方霸權主義而帶來的西方經濟制裁和軍事威脅,上世紀70年代,利比亞卡扎菲政府啟動核計劃。由於國內經濟困難、工業基礎薄弱,以及外部封鎖及物資禁運,利比亞的壓力日益增大。2003年,經過談判,利比亞正式宣布放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研製計劃,此後與西方國家關係漸暖。

朝鮮核試驗之前,外界曾普遍認為朝鮮並非真心實意想擁核,發展核武器不過是換取經濟援助與安全保障的一種手段。因此,美國採用了類似利比亞模式的以和談來解決朝核問題的方案。90年代,美國柯林頓政府對朝奉行接觸戰略,第一次朝核危機時美國就與朝鮮達成以經濟援助換取朝鮮凍結核發展的協議,1999年,美朝甚至有望實現建交。但是,美國的援助經常附帶很多條件並打了折扣,而朝鮮也並沒有按美國所願逐步棄核, 2006年,朝鮮宣布成功進行了第一次核試驗。,此後美國朝野普遍認為自己被朝鮮所欺騙,認為經濟援助不僅幫助朝鮮挺過了最艱苦的經濟危機,還推動了朝鮮核武器研製的迅速發展,是助紂為虐的行為。有鑒於此,美國政府又回到了嚴厲制裁朝鮮的老路,小布希政府、歐巴馬政府當政的十六年期間,美朝基本沒有接觸。對於朝鮮而言,美國拒不承認朝鮮、不簽定和平條約、不從韓國撤軍的態度加深了朝對美國的疑慮,加上朝鮮實力弱小、除核武器外可對抗美國的手段極為稀少,所以在合作道路上走得極為謹慎。2011年卡扎菲政權因為無力對抗美歐武裝干涉而被推翻的教訓,使朝鮮更加堅定擁核的決心。美朝之間深刻的利益衝突以及強烈的互不信任,阻礙了美朝和談進程。隨著朝鮮核能力地逐步提高,朝鮮的要價也越來越高,離半島無核化的目標越來越遠。要使雙方回到談判桌前,除非任何其中一方作出重大讓步,但從目前情況來看,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卡扎菲政權因為無力對抗美歐武裝干涉而被推翻的教訓,使朝鮮更加堅定擁核的決心

總之,美朝在核問題上的立場相去甚遠。朝鮮要求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承認朝鮮擁核國家身份,美朝建交並簽訂和平保障條約,解除對朝鮮封鎖制裁併提供經濟援助。美國則主張朝鮮實現徹底的棄核,修正其內政外交政策以重新加入到國際社會中。核武器,對朝鮮來說是其安生立命的最大砝碼,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放棄;對美國來說是威脅其東北亞盟國乃至本土安全的定時炸彈,更是對其世界警察聲望的考驗,是必須拔除的眼中釘。隨著朝鮮在核武器小型化及運載工具實戰化的研製上取得越來越多的成果,解決朝核問題的時間已經不多。以上四種模式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問題而無法簡單複製,只有美朝雙方懷以足夠的解決誠意,運用創造性的外交智慧,才能打破目前僵局,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