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關於蘋果和微信的恩怨,你們可能想多了

關於蘋果和微信的恩怨,你們可能想多了

微信應蘋果公司要求關閉公眾號iOS渠道打賞功能,已經過去一個月了。奇怪的是,最近兩天,這件事又被媒體拿出來翻炒,更有媒體聲稱蘋果將進一步擴大IAP覆蓋範圍,影響更多應用,將更多巨頭拖下水。

一般情況下,一個月前發生的這件事,被解讀為蘋果濫用開發者協議的第3.1.1條。關於何種情況下應該使用蘋果應用內支付(IAP),之前業界的理解是,場景應具備兩個特徵:

1.購買行為激活或者解鎖的功能或服務,屬於虛擬產品;

2.該產品必須在應用內被消費。微信公眾號的打賞功能,可視為一種給作者的轉賬行為,並非任何「購買」行為,也並未激活任何功能或者服務,所以公眾號打賞套用IAP確實是比較奇怪的。

然而,更奇怪的有兩點

1.微信公眾號打賞整體數額在業務體量上,是否已經大到了需要引起蘋果重視的程度?印象中,我個人只進行過一次打賞操作,當然,我並不會因為自己用得少,就推導出別人也不打賞,我只是在質疑這一點

2.同為打賞功能受眾的微信表情,並未受到影響,而微信表情由於存在虛擬產品的應用內交付以及使用過程,按說似乎更符合前述條款。

有兩個事實,是大家公認的。首先,擴大IAP的適用範圍以擴展收入來源,是符合蘋果利益的。其次,為作者和讀者之間打通打賞渠道,以鼓勵作者輸出高質量內容,是符合微信利益的。

但是,並不能由此合理推導出,蘋果為了推廣IAP,強行將打賞納入適用範圍,以及微信由於蘋果的要求,寧可關閉打賞功能也不願接入IAP——須知對於作者而言,接入IAP只是損失了蘋果渠道打賞金額的30%,而取消打賞功能,蘋果渠道的全部收入就沒了。這看起來並不能合理地解決問題。

通常的情況下,蘋果用戶的付費能力及付費意願強於安卓用戶。因此,如果關閉了蘋果渠道的打賞功能,作者的打賞收入降低的佔比,應該是大於蘋果設備在訪問總設備中的佔比。而背負了這個損失的,是一幫擅長碼字、掌握話語權的人。寫到這裡,你可能發現了問題的所在。

我的觀點是:蘋果和微信的談判,仍然在繼續,且公眾號打賞,並非談判的核心。微信採取了以退為進的策略,將蘋果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以蘋果一貫的遲鈍和倨傲,恐怕也不會在公關上有所作為。何況,蘋果本來也意在敲山震虎,防止微信尾大不掉,對自身生態造成損害,結果沒想到對方剛一開局就應聲倒下、滿地打滾,還站著的蘋果就很尷尬了。

蘋果的生態好不好?當然好。微信的生態妙不妙?當然妙。我們當然希望巨頭們相安無事,用戶各取所需,世界和平。然而,這個世界終究是講實力的,是殘酷的。當神仙打架的時候,圍觀群眾也沒必要急著站隊和開噴,要站在巨頭的角度想一想問題如何解決,什麼情況下要打,什麼情況下要講和,什麼情況下先打再講和,而不是進行簡單的道德審判。大家坐下來好好談一談,看看怎麼把生意做大,共同賺錢,而不是今天你砍我,明天我砍你。巨頭之所以是巨頭,想必是比我們更清楚這一點。

最後,你要問我這件事最終會怎樣解決?我不負責任的猜測,當然是微信選擇原諒蘋果啦,畢竟微信是綠色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