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G2G」模式或將終結跨境電商「野蠻生長」

「G2G」模式或將終結跨境電商「野蠻生長」

近日,在「中央監管結算倉」項目建設座談會上,輕工業品

進出口總公司總裁潘旺稱,「中央監管結算倉」的「g2g」(即「政府與政府」)合作模式,以央企為主體,以國家檢驗檢疫標準為導向,以國家行業組織為紐帶,能有效解決海外供應商身份認定、跨境商品監管等問題。他提到,在此基礎上,依託「中央監管結算倉」,中輕總公司聯合金融機構建立「資金池」,最後實現上下游企業的閉環結算。

「中央監管結算倉」重在監管

據記者了解,「中央監管結算倉」項目是一種創新型的跨境電商經濟發展模式,簡單來說,最主要的意義是通過大型央企的介入,加強政府監管,為跨境交易的產品(包括進口和出口的產品)正本清源,提升產品質量——由輕工業品進出口總公司等大型央企提供「背書」,形成g2b2c(政府央企對企業平台對個人客戶)的生態鏈。

「將g2g理解為政府對政府有些偏頗,應解讀為央企等大企業比較合適。大企業有利於跨境電商在質量以及信譽上的維護,減少假冒偽劣產品。」商務部研究院電子商務研究所副所長張莉在接受經濟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資料顯示,跨境電商最早起源於民間,所謂的「海淘」就是跨境電子商務的雛形。隨後c2c形式(個人客戶對個人客戶)的「代購」以及b2c(企業平台對個人客戶)、b2b2c(企業平台對企業平台對個人客戶)形式的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也迎來了快速發展。

當前,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尤其是移動互聯的快速發展,依託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的微商,已經成為電商領域的重要組成部分,電商正逐漸趨於碎片化。

碎片化的貿易帶來兩大難題,一是由於國內買家的激烈競爭,抬升了採購價格,尤其是對一些受歡迎的「爆品」的追逐,使得「爆品」採購價格上漲;二是對產品質量、真偽的鑒定難題,碎片化的跨國貿易使得單體商品量少,總體數量卻十分龐大,而微商們又普遍實力較弱,沒有對商品進行鑒定的能力。

「小企業普遍對各個國家了解程度低,去推動跨境電商風險太大。小企業適合做市場細分,b2c直達消費者,以優質的服務、客戶體驗為主,從而增強其競爭力,大企業則適合提供信譽擔保。」張莉表示。

「中央監管結算倉」的出現正當其時

潘旺在座談會做主題發言時表示,央企有責任、有義務擔負起社會責任,應對跨境電商健康發展的頑疾,解決政府和民眾的關切。「中央監管結算倉」不是與民爭利,而是服務於民。「中央監管結算倉」服務的重要作用是「監管」——強化商品監管和供應鏈金融監管。「g2g」模式能有效解決跨境電商交易產品、供應商的認證和監管;同時在中央監管結算倉項目內,中輕總公司將與金融機構合作,實現資金保障和金融閉環結算。

張莉認為,「中央監管結算倉」的出現可謂是正當其時。大企業擁有自己獨立的研究機構,對市場把控能力強,可以對小企業提供風險預警,更適合做平台,可以規避買賣雙方「一對一」合作難、風險大等問題。

據悉,「中央監管結算倉」預計今年在華南、華中、西南、華東、環渤海等中心城市和邊貿城市進行布局;海外將重點選擇在俄羅斯、德國、義大利、英國、加拿大、南非、土耳其、迪拜、美國、巴西、阿根廷、澳大利亞、新加坡等中歐鐵路和海上絲路重點國家和地區進行布局。

「中央監管結算倉」國內首個項目選址於杭州城東方向天都城以北、320國道線附近,該地塊也是臨平的西大門,空間開闊、交通便捷,佔地110畝、建築面積約14萬平方米。

「我們可以看到,海外布局不都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央結算倉"會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示範效應。我們應該逐步推動國內倉和國際倉統一管理,從而有利於"一帶一路"標準化、規範化,更好地促進沿線國家發展。」張莉表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