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前夫和前妻的陰影,讓我的二婚嘗盡甜酸苦辣

前夫和前妻的陰影,讓我的二婚嘗盡甜酸苦辣

我和滿褶結婚第二年,滿褶被確診為尿毒症,好不容易做了腎移植手術,他又被公司以長期不上班為由辭退。之後,滿褶每次求職,都敗在尿毒症上。

經濟和精神上的壓力幾乎讓我喘不過氣來,我也從未想過離開滿褶。旁觀的人卻不這麼認為,尤其滿褶的父母私下總提醒他心存防範,怕我把他甩了。

漸漸,滿褶越來越心事重重,說我跟著他受苦,不如離婚他心裡會好受一些。

我表明心志,說他不應該懷疑我對他的感情,滿褶哭了。

他不再提離婚,人前人後維護我,買菜做飯洗衣,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他學會了繪畫,偶爾臨摹名畫放到網上賣出時,會立即向我報喜;如我加班,他會熬好小米粥等我……和一個時刻為你著想的男人在一起,瑣碎小事也是幸福的。

一晃,便是3年。期間,我生了女兒。

滿褶病情惡化,是我在網上看見一個偏方告訴了滿褶,他治病心切,自己照偏方服藥,突然心律失常,送到醫院沒搶救過來。

滿褶的父母說我是兇手,鬧著要警察立案調查,那種痛無法言喻。要不是父母時常安慰我,我想我會崩潰。大約兩年後,我的情緒才得以穩定。

然後,靖哥出現了。

靖哥大我6歲,是一名法官,他從朋友那聽說我的遭遇,有話想和我說。他和妻子結婚不久,妻子也身患重病,他照顧她近3年,直至她去世。妻子去世2年,她父母至今仍質疑他沒有盡心儘力挽救她的生命。

或許是境遇相似,我們更容易互相撫慰親近。當他問我是否願意嫁給他時,我毫不遲疑就點頭了。

不過對於我們的再婚,有人是不會想要靜靜的。

結婚那天,靖哥的前岳父母不請自來,輪著向賓客們哭訴他們的女兒生病時靖哥有外遇,但是由於靖哥太狡猾,女兒找不到他出軌的證據,最終鬱鬱而終。

倆老鬧完一場走了,靖哥沖我苦笑,說:「你還願意相信我,嫁給我嗎?」我又想到了自己的遭遇,對他更多了憐憫和同情,再次毫不猶豫地點頭。

三天後,我按風俗回娘家。

母親私下問我真的不懷疑靖哥么,我說:「滿褶的爸媽如果來鬧,你也會懷疑我么?」母親立即說:「我當然不會懷疑你!但是,他是男人,媽就是擔心你又受苦……」

我苦笑,不再說什麼。

靖哥卻表現得十足好,對我和我的父母愛護有加,謙遜有禮。每次回娘家,他和我父親下圍棋,議論政事國事,又和我母親聊家長里短,時不時下廚做幾樣拿手好菜。

我母親說起靖哥時,總是很開心的。

一天晚上,我不小心著涼,第二天早上患了重感冒,靖哥把女兒送到我父母處才去上班,白天給我打了五次電話,叮囑這叮囑那。晚上下班回來,聽我說不想吃飯,又下廚熬了瘦肉粥端到床前,親眼看著我喝完一碗才放了心。

我啼笑皆非,說:「我又不是小孩子,你累不累呀?」

他半開玩笑地說:「嗯,確實有點累,但是累點也沒關係。」

說不感動,說靖哥身上沒有光環是假的。一念至此,我想,我也要付出我的努力對待靖哥和他的父母。

不知不覺,再婚半年。

又一起回娘家,母親在廚房對我說:「小靖還是不錯的,至少對我和你爸都挺好。」

我鬆一口氣,為自己的眼光得意了一下。

從娘家回來,我告訴靖哥他得到了我母親衷心的點贊。靖哥笑了笑突然說:「其實,每次和你回娘家我都感到很累。」

我很吃驚,問他為什麼?

靖哥說他和前岳父母之間的互動很少,所以再婚后吸取教訓,和我父母互動頻繁。「其實這不是我擅長的,每次去你父母家,都要想方設法討好他們,有時倒有點想念和前岳父母那種淡淡的關係了。」

我很震驚,可不得不承認,原來靖哥的心路竟與我相似。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別人嘴裡說的那般不堪,不擅甜言蜜語的我又何嘗不是想方設法

討好靖哥的父母?為自己打造一層光,以證明自己不是殺人兇手,卻大大有違本心,如果繼續下去,兩人都不開心。

無論我們如何努力地讓自己高大上,但當伴侶對你說「我愛你」時,你是否願意和對方真誠地交流才是最重要的,這才是誠意滿分地回饋伴侶說「我愛你」時的態度吧?

那一刻,我告訴靖哥,其實我和他的感觸一樣。不要去管別人說什麼,該怎樣就怎樣,輕鬆一點過日子吧。

靖哥愣了愣,然後笑起來。

好吧,這就夠了。我知道,他明白了我的意思。日子不是過給別人看的,負重而行,我們很難到達幸福的彼岸。

(本文為李巧兒原創。錦時閱讀,閱情閱人閱世微。)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