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醫改新處方能治好「看病貴看病難」頑疾嗎?

醫改新處方能治好「看病貴看病難」頑疾嗎?

原標題:醫改新處方能治好「看病貴看病難」頑疾嗎?

深化醫改是世界性難題,而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又是其中最難啃的「硬骨頭」之一。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於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的指導意見》,首次提出各級各類醫院應制定章程,明確了醫院決策機制,為「十三五」時期醫改開出新「處方」。

在較為宏觀的層面,「取消公立醫院行政級別,衛計部門負責人禁兼任領導」的政策頗受關注。著名血管外科專家張強認為,這就是要建立健全醫院治理體系,積極探索公立醫院管辦分離的體現。讓政府更多地行使公立醫院舉辦權、發展權、重大事項決策權、資產收益權等,審議公立醫院章程、發展規劃、重大項目實施、收支預算等。在這樣「去行政化」的大環境下,醫院的院長將是一個「職業經理人」的角色。「他可能是一個社會化的角色,他可以自己組閣形成一個領導班子。這樣的話,醫院在具體運營的權力就下放到院長,他更加突出管辦分離,採用一些企業的管理方法。」張強認為,當院長不再具有行政職務,而作為第一責任人的身份治理醫院的時候,能大大降低醫療事故的發生。

另外,改革后的醫生薪酬也是一大焦點。《意見》要求,醫院必須健全人力資源管理制度。嚴禁給醫務人員設定創收指標。將考核結果與醫務人員崗位聘用、職稱晉陞、個人薪酬掛鉤。建立「多勞多得」的薪酬核定體系。更值得一提的是,病人對醫生的評價將影響其收入。上海新聞廣播《活到一百歲》的主持人一凝對此有點擔心。「這樣導致平均分配到每個患者的時間就會更少了。醫生原來看我是3分鐘,現在只看我30秒,因為後面有一大堆人在排著。」張強表示,「多勞多得」和「優績優酬」的理念值得提倡,但要在這樣的制度下,讓醫務人員得到合理的報酬,同時改善醫患關係,考驗的是管理者的智慧。「我們要求醫生對患者有溫暖、關懷的同時,我們的醫院管理者對醫生同樣是不是也需要這種人文關懷呢?你從他的獎懲制度來看,如果說醫生對病人不好就是懲罰的機制。我不贊成這種簡單粗暴的管理方式。要讓醫生在這個平台執業的時候,有一種榮譽感,這種榮譽感、滿足感自然就反映在他日常對待病人的行為上,這也是需要考慮的。」

《意見》還要求公立醫院進一步確立「公益性」,滿足絕大多數普通老百姓的需求。從嚴控制公立醫院床位規模、建設標準和大型醫用設備配備,嚴禁舉債建設和豪華裝修,對超出規模標準的要逐步壓縮床位。控制公立醫院特需服務規模,提供特需服務的比例不超過10%。在這樣的形式下,一部分有特殊需求的人群,在公立醫院特需服務滿額的情況下,可能會轉投私立醫院。而隱憂是:這會不會讓收費本就高於公立醫院的私立醫院進一步抬價?對於這一點,張強認為,目前私立醫院的發展並不充分,市場化得不夠徹底。「假如說你充分市場化之後,實際上我們現在一些所謂的高端醫療或者是國際化醫療價格應該會隨著競爭合理化。相反,越是公立醫院佔主導地位,壟斷整個市場,特需醫療的價格就會很高。」張強希望,私立醫院如果能在市場中找到自己最合理的定位,價格也會趨向相對合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