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佛教故事 | 天親傳(三)神才俊朗世無匹 為學婆沙扮白痴

佛教故事 | 天親傳(三)神才俊朗世無匹 為學婆沙扮白痴

天親傳(三)

神才俊朗世無匹 為學婆沙扮白痴

文 / fool two

上回書說到丈夫國的國師生了三個兒子,名字都叫「天的親戚」,這事說起來挺可樂的,但是看看這幾個孩子的非凡成就,就不但不覺得可樂反而覺得可敬可嘆了。

前文書說過老三證得了阿羅漢,老大證得了初地菩薩,或許有人就問了,那麼老二呢?不要著急,現在就要開始講到老二了。

因為老大和老三後來都改了名字,老大叫無著,老三叫「媽媽的兒子」,所以老二就不用改名字了,獨自享用「天的親戚」這個稱號,簡稱「天親」,後來也在薩婆多部出家。

有些人天生就是要給別人做榜樣和偶像的,天親就是這樣的人,他出家后博學多聞,遍通經典,而且戒行清高,人人敬佩。按說一個人活到這份上,也該滿足了,收收徒弟寫寫書,弘法利生得了,但是他不,有記者請他談談成功的訣竅,他說,「成功?我還沒起步呢!」你說這樣的人想不成為榜樣可能嗎?

這頭按下天親不表,再說一說當年印度的一件大事。大約在佛滅度后四百年左右,有一個年紀很老的出家人,他出家的時候年紀就已經很老了,可能也是象現在很多人的想法一樣,「哎呀,我現在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啊,等我退休了再出家,到寺院里養老吧。」

所以他出家后很多人都笑話他,說他老的都快掉渣了還到寺院里混飯吃,太沒有道德了。於是他感覺到很羞愧,勤學精進,夜不倒單肋不沾席,很快,他就證得了阿羅漢,這就是傳說中名震印度的肋尊者(也有書中寫作「脅尊者」)他證得阿羅漢后,輿論馬上停止了對他的詆毀,並開始讚揚他了,再後來健馱羅國的迦膩色迦王也對他十分恭敬,邀請他主持經典的結集。

健馱羅國的迦膩色迦王跟阿育王一樣,是印度歷史上對佛教非常護持的國王,他因為看到當時佛教分裂成很多部派,眾說紛紜,感到有必要對佛教的經典重新進行一次整理。於是就請脅尊者來主持這個事情。脅尊者接受了這個差事之後,馬上組建了編委會,併發出招聘廣告,說我們現在要結集佛教的經典了,需要招聘五百個阿羅漢來共同做這個事情,雖然沒有工資,但這是利益人天的好事,所以希望各位聖賢踴躍參加。

過了沒多久,脅尊者就招聘到了499個阿羅漢,還有最後一個名額了,這個時候,有個叫世友的出家人來應聘了。這個人長的又丑又怪,穿的衣服又臟又破,渾身還散發著難聞的臭豆腐味。

招聘人員看見他這副樣子,很不屑的問:「姓名?」

世友回答說:「世友!」

「身份?」

「比丘!」

「果位?」

「沒有!」

招聘人員不高興了,說:「你開什麼玩笑?沒看見我們這裡寫著,招聘具有阿羅漢果位的聖者嗎?你沒有果位來應什麼聘?吃飽了撐得啊?」

世友獃獃的想了想,說:「俺雖然不是阿羅漢,但是證個阿羅漢對俺來說實在是太小菜了,俺只是不想證個果位而已,想證的話半分鐘就證到了啊。」

招聘的說:「啊?我見過能吹牛的,沒見過你這麼能吹牛的!你以為阿羅漢的果位是名牌大學的MBA文憑啊?花幾個錢就能買個證啊?別以為吹牛不上稅就可以亂吹一氣,有本事你現在給我證個阿羅漢看看啊?」

於是世友就從頭上拔下幾根頭髮,也不知道出家人頭上怎麼會有頭髮的,看來實在是太邋遢了,說:「你看著啊,我現在把這幾根頭髮往天上一扔,在這幾根頭髮落地之前,我就證到阿羅漢給你看看!」說完,就把手裡的頭髮往天上一扔。

招聘的還在挪揄:「你就忽悠吧!我看你怎麼證,看你怎麼證……哎,頭髮呢,怎麼還不落下來啊?」原來過了半個小時了,扔上去的頭髮還沒落下來。

這時候,就聽見上面有天人的聲音傳來說:「大師!您的頭髮在我們

這裡呢,我們不能讓頭髮落下去!您是位居補處的未來之佛,我們三界眾生都在等待您來救度,您怎麼能因為世俗凡夫的愚昧無知而舍大就小,去證聲聞的阿羅漢呢?」

招聘的一聽,敢情這個又臟又臭還沒果位的應聘者竟然是未來佛彌勒菩薩啊,這玩笑可開大了,趕緊跑去跟脅尊者報告,說彌勒菩薩來我們這裡應聘了。(註:另一說法是說世友尊者為彌勒菩薩之後成佛者)脅尊者一聽,心說這個老人家開什麼玩笑,還來應聘,分明是逗我們玩嘛,既然他老人家來了,那我這個編委會主任的職務趕緊讓給他得了。於是,就禮請世友尊者為上首,開始了結集經典的工作。

這樣過了沒多久,也就十二年吧,在世友尊者的英明領導下,在健馱羅政府和迦膩色迦王的親切關懷下,在廣大阿羅漢和其他工作人員的辛苦努力下,一部長達200卷的《大毗婆沙論》就正式完成了,這部論後來被玄奘法師翻譯成中文,流通到了。

《大毗婆沙論》集合的主要是小乘說一切有部的法義,婆沙論結集完成後,世友等尊者就離開了健馱羅國,後來別的聖者怕這部論受到其他的宗派的詆毀,就制定了一個規則,規定任何人不允許把這個論帶出健馱羅國,其他的國家的人想學這個論可以到健馱羅國來學,但是學完之後就不允許再離開這裡了。

因為健馱羅國周圍都是高山,只有一條路可以通往外面,是那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地形,所以這些阿羅漢又施展神通召來許多天龍護法守衛在城門口,一旦有人想攜帶婆沙論或者學了婆沙論出國,立馬報警抓回來。就這樣過了幾百年,婆沙論就只在健馱羅國流傳,其他國家的人想學習這個論,就只能將戶口遷移到這個國家,拿該國的綠卡改換國籍。

回頭再說說大家的偶像天親,他把自己國家該學的經論都學遍了,就打算去健馱羅國學婆沙論,但是他雖然想去留學學人家的東西,卻不願意遵守人家的規矩,改換國籍永遠不再回來。這事可咋辦呢?後來他就想了個招,裝傻,做出一副白痴的樣子,來到健馱羅國,沒事了就混在人群里跟著聽法,但總是說話顛三倒四,辦事洋相百出,人家都覺得他屬於從小就老年痴獃那伙的,都不拿他當回事。

這樣過了幾年,大毘婆沙論他已經學的通達了,就想偷偷的離開健馱羅國,回到自己的祖國去。可是剛一走到健馱羅國的城門,守護在門口的天龍夜叉就開始報警了,「嗚哇!嗚哇!嗚哇……」正在巡邏的警察趕緊跑過來問咋回事,那些天龍夜叉指著天親說,這個人是個大婆沙論師,他想偷渡出國。警察一聽這還了得?立馬就把他給抓到局子里去了。

有關部門的領導幹部一看警察把天親給抓來了,說:「這不是腦子不好使的那個二傻子嗎?你們抓他來幹嗎啊?」

警察說:「城門口負責護持佛法的天龍夜叉說他是精通婆沙論的論師,想偷渡出國,這可是關係到國家機密的大事啊,所以我們就把他抓回來了。」

那些領導幹部說:「嗯,既然護法神這麼說了,我們就考考他吧,看他到底是論師還是白痴,如果真的是論師那就抓起來,如果是白痴就放了吧,關在這裡還浪費糧食。」

於是那些領導幹部就開始考問天親了:「請聽題!第一題,請回答,什麼是三個代表?」

天親想了想說:「沒聽說過啊,可能就是三法印吧,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寂靜涅槃?」

「耶!恭喜你,答錯了!請聽第二題,什麼是四項基本原則?」

「也沒聽說過,可能就是四聖諦吧?苦、集、滅、道?」

「耶!恭喜你,又答錯了!請聽第三題,什麼是八榮八恥?」

天親說:「還是沒聽說過,是不是遵守八正道就是八榮,不遵守八正道就是八恥啊?」

領導幹部們聞聽大笑:「哈哈哈哈!這傢伙腦袋被驢踢過吧?就這智商怎麼可能是論師呢?趕緊放回去吧!」

於是天親就被放了出來,過了兩天,他又想偷偷的溜出城門,結果一到門口,天龍夜叉們又開始叫了,「嗚哇!嗚哇!嗚哇……」警察跑過來又把他帶到了相關領導幹部面前。領導幹部問怎麼又把他給抓來了?警察說他又想出國,城門口的天龍夜叉又說他是精通婆沙論的大論師。

領導幹部們說:「難道這傢伙真的是裝傻?這樣吧,你們去把佛協會長請來,問他幾個佛學問題,看看他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

這時候離婆沙論的結集已經過了幾百年了,脅尊者、世友尊者等那些真正有智慧和德行的聖者都已經不在了,所謂的佛協會長也不過是有點福報而沒什麼智慧的愚痴凡夫,也問不出什麼有深度的佛學問題。

佛協會長來了之後,想了半天,問天親說:「這個,第一次世界佛教

論壇啊,主題叫『和諧世界,從心開始』,你給我闡述一下其中的深意好嗎?」

可能這老會長普通話實在太差,天親想了半天說:「這個『喝血世界』嘛,是不是說末法時期,人類的思想道德實在太差,都開始互相喝別人的血了?這個『從心開始』嘛,是不是因為心臟部位的血液比較豐富,所以要從這兒開始喝呢?哎呀媽呀,這玩意難度挺大啊!」

佛協會長又問:「那第二次世界佛教論壇的主題,『和諧世界,眾緣和合』,你知道其中有什麼深意嗎?」

天親想了想說:「是不是因為從心臟哪兒喝,難度太大,得多想點招數,所以就叫『眾緣喝喝』啊?」

佛協會長氣得差點抽過去,說:「這傢伙腦袋肯定進過水!趕緊讓他消失吧,別放這裡丟人現眼了!」

領導幹部們大喊:「快!快!把他趕緊給我趕出國去,讓他有多遠滾多遠。」

於是警察就把天親押送到國境,也不管護法的天龍夜叉們嗚哇嗚哇的叫了,一腳把他踢出了健馱羅國的國界線,正式驅逐出境。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