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互金整治進入「加時賽」

互金整治進入「加時賽」

文/《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王亭亭

20157月《關於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出台至今,監管部門連出重拳,機構合規成為了市場關注的重難點。

「整治過程中出現了風險的轉移,下一步將繼續明確職責與監管內容,填補監管空白。」616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小組辦公室相關負責人在《財經國家周刊》和瞭望智庫主辦的「探尋互聯網金融合規之路」研討會上表示。

參與此次研討的,有來自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互聯網金融協會等相關部委和協會人士,以及拍拍貸、微拍貸、易寶支付等機構人士,分別就此前風險整治工作的階段性成果、經驗以及新問題、新風險等展開了深入探討。

存量風險緩釋

20164月國務院掀起全國範圍的互金風險專項整治以來,17家部委分別出台了整治方案,聚焦網路借貸、股權眾籌、第三方支付等重點領域。一年多以來,專項整治工作已初現成效。

互聯網金融協會秘書長陸書春表示,協會去年以來通過探索風險監測、信息共享、信息披露、產品登記、標準建設等機制,積极參与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隨著專項整治工作深入開展,風險正在逐步得到控制。

與會的銀監會相關負責人表示,《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規定,網貸機構風險整治工作由各地銀監局和金融辦雙牽頭,由此創新出了行為監管和機構監管「雙監管」模式,輔以備案制及資金存管制度,逐漸形成了一套相對嚴格的監管體制。

證監會打擊非法證券期貨活動局副處長張超介紹,通過專項整治,目前互聯網金融股權融資涉及的機構不多、風險可控。目前處在清理整頓階段,正組織推動各地依法處置違法違規問題,有效出清風險機構和問題平台,降低互聯網金融股權融資領域的風險。

在拍拍貸總裁胡宏輝看來,網貸限額和資金存管是網貸機構合規的重難點。拍拍貸成立十年來,一直具有金額小、期限短、筆數大的特點,目前已完成資金存管的系統對接工作。

微拍貸執行總裁時間介紹,微拍貸去年初就將貸款結構由13種降至4種,並全面停止了房屋抵押類貸款、醫美類貸款等高風險業務,換以小微金融和車貸業務,目前車貸業務佔比85%左右。

在易寶支付CEO唐彬看來,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合規必須抓住重點,即嚴格執行備付金制度、保護用戶隱私以及反洗錢這三點。目前,通過合規管理,易寶已在零售支付領域佔據行業主導地位,成為了連接買賣雙方的安全橋樑。

增量風險新藏

當前從業機構為應對專項整治,採取的諸多轉型措施中,一部分存在混淆金融活動邊界的嫌疑,滋生了新的風險。

其一,部分P2P平台轉型「換湯不換藥」,進一步提升監管難度。

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小組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表示,當前P2P監管趨嚴,部分機構便轉尋其他概念,冠名以科技公司或理財公司,或借其他通道放款來規避銀監會對資金「大額集中」的禁令,使得監管部門難以研判究竟是哪個機構在從事實質性的金融活動、風險該由誰來承擔等問題,給監管帶來新的考驗。

其二,風險多維度、多渠道轉移。

銀監會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現金貸、校園貸等新形式也正逐步將風險從投資端轉移到借款端,應儘快明確監管主體和監管機制,填補此類監管空白。

其三,資金存管尚無統一標準,存管銀行技術配置參差不齊。

胡宏輝介紹,拍拍貸對接資金存管系統的過程相對漫長,因為銀行業務系統的改造需要大量的時間和資金成本,且拍拍貸這樣業務量較大的平台對銀行系統要求較高,中小銀行有可能無法滿足其技術要求。因而,拍拍貸選擇與招商銀行這一大型股份制銀行達成資金存管協議。

時間建議,資金存管的核心職責,在於通過銀行對借款人和投資人信息的核驗,保證投資人資金安全。不僅是網貸機構,對存管銀行也應提出相關要求,且不應實行屬地化、區域化管理。否則,難以匹配當前互聯網金融業態的跨區域經營現狀,可能因噎廢食。

「加時賽」將探討常態化監管

針對前述新問題,與會人士分別從各自角度提出了意見和建議。

從機構角度,胡宏輝提議,應將從業機構的相關數據導入監管系統來提升監管效率。促進監管技術的進步,是整個業態良性發展的基礎之一。

唐彬的意見更為具體,即支付機構的備付金集中存管制度不應「一刀切」,因為一部分機構的備付金並非沉澱資金而是在途資金,資金不做停留即直接付給商戶,因而需根據資金屬性來區別對待。

從行業自律角度,陸書春指出,互金協會將充分發揮自律組織的作用,配合監管部門需要,先行通過協會標準的實踐探索,為行業標準或國家標準探路。從監管角度看,首先是立法先行,避免因立法缺失而造成監管缺乏抓手。

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互聯網金融中心秘書長張曉艷表示,立法先行能防患於未然,平衡互聯網的效率優勢和金融活動的穩定性要求,同時關注對金融消費者權益的保護。

人民銀行參事穆懷朋認為,互金創新層出不窮,易出現「法應授權未授權,法應禁止未禁止」的監管空白,應允許各監管部門在初期以較低層級的部門規範性文件來先行先試,再進一步通過實踐來上升至法律層面。

其次,應進一步鞏固前期整治工作成果,構建常態化監管機制。

銀監會相關部門負責人提出,必須把好備案制這一關,嚴格按照「整改合格一家、備案一家」的要求推進工作,防止網貸機構回到野蠻生長的狀態。社科院金融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也認為,備案制實質是一種負面清單和底線思維,應該長期執行。

再者,鞏固前期整治工作成果,構建常態化監管機制。

例如,互金協會在前期工作中發現,數據和標準是支撐「穿透式」監管的基礎。因而陸書春表示,協會將加強行業技術基礎設施建設,通過建立行業綜合大數據平台,制定標準和規則等為未來常態化監管提供支撐。

恆豐銀行研究院執行院長董希淼建議,對互聯網金融業態應在「堵偏門」的同時「開正門」,除去對從業機構監管從嚴,還應適時讓正規金融機構入場,發揮「良幣驅逐劣幣」的作用。

董希淼還建議,中央應高度重視監管機構的常態化設置,在整治工作的「加時賽」期間充分研究互金風險整治辦的人員去留、牽頭主體等問題,充分協調和整合「一行三會」的各項資源並形成可持續的監管力量,強化整治工作的長期效果。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