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和女兒一起上大學:辭職為腦癱致殘女兒陪讀

和女兒一起上大學:辭職為腦癱致殘女兒陪讀

七年前辭職為腦癱致殘女兒陪讀 如今女兒考上大學成績優秀

黃惠鸝騎車送女兒去上課。

黃惠鸝陪女兒在圖書館看書。

午後,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圖書館內,陪女兒王景丹看了近1個小時書,黃惠鸝收拾好自己和女兒的背包,小心翼翼地陪著王景丹坐電梯。走出圖書館,黃惠鸝把女兒扶上電動三輪車,送到教學樓上課。近兩年來,黃惠鸝騎著一輛電動小三輪車載著女兒,每天穿梭在教學樓、圖書館、宿舍之間,風雨無阻,成為北師大珠海分校一道特別的風景線。為圓因腦癱致殘的女兒的大學夢,黃惠鸝放棄再生一個孩子的想法,她說要用畢生精力來陪景丹成長,因為如果自己放棄了,孩子更沒有未來。從2010年女兒讀初二起,黃惠鸝就辭去工作全職陪讀。兩年前,母愛創造了奇迹,原本被醫生預言生活難以自理的女兒以優異成績考上大學,黃惠鸝也在當年榮登「好人榜」。

「是女兒的大學也是我的大學」

下午14時許,黃惠鸝陪著女兒到圖書館借了幾本書,兩人在自習室找了個位置安靜坐下來閱讀。因為要趕三點的課,看了一會後黃惠鸝收拾好書本、水杯,背著兩個沉甸甸大背包,跟在景丹後面走出圖書館。從電梯下來走到圖書館外面,不到20米的距離外加三步台階,王景丹一步一晃花了好幾分鐘。

下台階時,黃惠鸝把一個大背包背在肩上,另一個挎在右臂上,騰出左手牽著女兒一步步走下台階,再把她扶上三輪車,撐好雨傘,仔細地把傘沿壓在三輪車的雨篷下,生怕孩子淋濕,然後駛向教學樓。在圖書館的大門口,豎著一塊大大的「讀者之星」光榮榜,王景丹2016年全年借書299冊位居榜首。黃惠鸝自豪地說,去年比景丹借閱圖書多的老師也寥寥無幾。

「她今天的課我聽不懂,我一會再回圖書館看書,等到下課就要去教室看看她是否要上廁所。」黃惠鸝說,「如果碰到我感興趣的課,有時候會陪孩子一起上,快兩學年了,我也蹭了不少課。」她說,黃惠鸝甚至開玩笑,「這是女兒的大學,也是我自己的大學」。

校園太大了,宿舍、教室、圖書館之間相隔太遠。對於早產缺氧腦癱至今仍是一級肢殘的王景丹來說,這輛電動三輪車簡直是救命稻草。在「禁摩禁電」的校園裡,北師大珠海分校特事特辦,給這對特殊的母女發放了特殊的校園通行證。每天,這輛電動三輪車載著這對母女穿梭在校園不同的角落,風雨無阻,成為自2015年9月以來北師大珠海分校一道特別的風景線。

全職陪讀已有七年

王景丹笑說:「古有陪太子讀書,今有媽媽陪公主上學。」實際上,黃惠鸝陪女兒讀書早在七年前就開始了。王景丹的身體狀況本來只能上特殊教育學校,但黃惠鸝心有不甘。她決心把女兒培養成正常孩子上正常學校,最好能考上大學,長大了可以生活自理。於是她向一個個校長求助,並向他們承諾,孩子出了問題不要學校負責。為此,她從景丹上國小開始,就給她請了個保姆,跟孩子一起上學,全天候守在學校里。

後來,保姆工資逐漸提高,幾乎和自己工資差不多。黃惠鸝覺得還不如辭職陪孩子,既可以照顧女兒也可以輔導作業。那一年,景丹念初二,她辭職了。

每天早上6時起床,給女兒穿好衣服,幫助洗漱。吃完早飯,便送女兒到學校,扶女兒上樓。只要孩子上學,她就在學校守上一整天,直到晚上10時晚自習下課再一同回家。「我就像學校里的編外人員,女兒上課我就在老師的辦公室看書;女兒下課,我就扶她出教室透透氣。」女兒的部分課程她往往也學一遍,目的是為了課後能夠輔導到女兒。

從女兒上國中到高中,黃惠鸝在校園裡一待就是5個年頭,直到2015年景丹以優異的成績考上大學。當年9月,黃惠鸝老公把母女倆送到珠海,開始了兩人的大學生活。在北師大珠海分校,遇到喜歡的課程,王景丹進入教室學習,黃惠鸝也會跟著一整個學期旁聽。有時候,黃惠鸝就坐在女兒旁邊,有時也坐在教室後面。當看到女兒顫顫巍巍地站起來,回答老師一個個問題,得到老師的一次次讚許時,甭提她有多高興了。如果女兒上的課她聽不懂,她就躲進一旁的圖書館,讀自己喜歡的書。

女兒決心考研,待她研究所畢業,黃惠鸝至少要陪讀11年,「我就是女兒的影子,她走在哪,我跟在哪」,黃惠鸝爽朗地笑了起來。

近300張愛心卡助女兒笑對聯考

談起女兒當年的聯考,黃惠鸝說,那也是自己人生的一次聯考。

進入高三,為了鼓勵女兒,黃惠鸝每天為女兒製作一張聯考愛心卡,她會在卡上寫下鼓勵的話、生僻字、難字等。女兒則在卡片背面寫下話語回應,直到聯考結束從未間斷。王景丹至今清楚記得,2014年9月8日,她收到媽媽的第一張愛心卡片,上面是兩顆剛破土的小芽。媽媽寫下這行字:私人訂製,送給王景丹的聯考日曆。——來自母親的愛。王景丹說除了溫暖和感動外,最多的是同學的羨慕。「這些卡片都是媽媽給我的愛,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

初入大學,北師大珠海分校管理學院總班導、王景丹的輔導員劉玉潔聽說招了這麼個特殊學生還有些擔心。然而,一年多下來,景丹給她太多驚喜了。劉老師說,景丹以絕對高分通過大學英語四級、六級,雅思考試成績達到6.5分,計算機二級、劍橋商務英語中級,考取了會計從業資格證……她還獲得學校版詩詞大會第一名和三行情詩大賽第二名。「景丹是個名副其實的才女,成績遠遠優於很多普通大學生,這個軍功章絕對有媽媽的一半。」劉老師說道。

「狠心」訓練 滿滿的母愛

20年前,黃惠鸝是一名護士,丈夫是內科醫生。那時,他們正憧憬著寶寶幸福地降臨,然而,黃惠鸝懷胎7個月便早產,因先天性缺氧,女兒出生后被診斷為腦癱。這個晴天霹靂讓初為人母的黃惠鸝如墜深淵,整日以淚洗面。

醫生預言,景丹長大後生活難以自理,能活多久,全靠父母照顧得好壞。黃惠鸝知道,她不能絕望,否則女兒更沒有希望。她決定不惜一切為女兒治病,此後夫妻倆帶著還在襁褓中的女兒,北上北京,南下廣州,四處尋醫。父母的努力,並沒有得來好消息。小景丹五歲那年,專家為她做了手術,但只能緩解癥狀無法根治。

為了讓女兒能站起來,黃惠鸝還摸索出了一套康復訓練辦法。黃惠鸝說,兩三歲時,景丹就在她的嚴格監督下,開始艱苦的康復訓練。一開始,她每天被綁在鐵架上矯正,一綁就是幾個小時,訓練站立,日復一日。待女兒學會站立了就開始練習走路,小小的客廳里,小景丹經常是一邊哭一邊搖搖晃晃地走,媽媽跟在後面,摔倒了扶起來又接著走。

景丹回憶,最痛苦的是練蹲下、起立,一練就是200多個。對於腿軟無力的自己來說十分痛苦,那時腿練得總是腫的。王景丹風趣地說,「如果我是正常孩子,憑那些年的練法,都要成國家級運動員了。」

談起媽媽多年的「狠心」訓練,王景丹竟然笑了。「幸虧她的狠,因為她有個同事的女兒跟我得了一樣的病,但她沒有訓練,至今不能行走,也僅僅讀了國小二年級。」

對話黃惠鸝:要用全部的力量在她身上

記者:女兒有今天成績,你欣慰吧?

黃惠鸝:還好吧,她就是個普通孩子,你不要驕傲啊(她笑著指著女兒說)。

記者:女兒成長至今,你覺得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黃惠鸝:應該是讓她站起來,吃了不少苦,她自己也流了不少淚。

記者:碰到這種情況,別人會選擇再生一個。

黃惠鸝:家庭條件和精力都不允許,我要把有限的力量全用在她身上。

記者:對女兒的未來有什麼期望?

黃惠鸝:希望她能夠憑自己的學識找個合適的工作,過正常人的生活。(記者陳治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