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台灣高校招生改革爭議再起 學養不足飽受詬病

台灣高校招生改革爭議再起 學養不足飽受詬病

台灣12年義務教育「新課綱」將於2018年正式實施,隨著實施日期越來越近,與之配套的高校招生制度如何改革成為島內越來越關注的焦點。近日,台灣169所高中校長和教務主任提出聯署方案,要求在2021年開始實施的大學考招延遲到高三結束后的7、8月進行,確保學生完整學習完高中課程。

學養不足飽受詬病

高中校長們之所以有這樣的呼籲,乃是不滿現今的大學招生日程影響高三的正常教學。「在現行制度下,高三上學期學生忙著準備『學測』(註:大學學科能力測試,考語文、英語、數學、社會、自然等5科),下學期又要準備申請入學資料,根本無心上課,學校教學遇到困難。」高雄瑞祥高中校長林香吟表示,必須要借實施「新課綱」的機遇糾正存在20多年的亂象。

台北建國中學是台灣最知名的男校,也是最著名的高中之一,此次並無教職人員參加聯署。 人民日報記者 馮學知攝

據記者了解,台灣自2002年廢除「一考定終身」的「聯考」,改以多元入學方式以來,林香吟所指出的問題便一直存在。在多元入學體制下,考生要在高三寒假參加「學測」,再以「學測」成績為主要依據參加由大學安排的推甄選拔,若推甄失敗或不滿意,還可在下學期結束后參加分科命題的「指考」(註:指定科目考試),依成績參加統一的分發錄取。據台灣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介紹,台灣高校自1994年開始舉辦推甄入學,起初推甄比例只佔25%,經過20多年的演變加上少子化的壓力,這一比例已高達50%—60%以上。各大學無不鉚足全力爭搶學生,先搶先贏,造成高三教學的混亂。

由於高三學習經歷不完整,學生的高中知識素養與大學課程不銜接成了許多高校詬病的地方。台灣大學註冊組主任洪泰雄直言,「學生的基本素養不足,物理、化學、數學只有高二程度,就來念大學的物理、化學、數學系,大學教授很辛苦。」洪泰雄進一步介紹,許多大學為因應這種情況,不得不在學生入學前的暑假加開網路補修課程,「但源頭應是讓高中學習正常化。」

事實上,去年年底大學招生委員會聯合會(簡稱「招聯會」)已提出了初步改革方案,將推甄時間由原先的3、4月份改到5、6月份,但教育界對此並不滿意,台北市麗山高中教務主任藍偉瑩說:「『招聯會』的方案仍然把大學招生時間維持在高三下學期課程沒結束前,將導致很多課程被迫提早結束,學生還是無法完成完整學習。」參加聯署的台北市和平高中校長陳智源也表示,不管方案怎麼改,「至少要等學期結束后,大學再進行招生。」

尤其讓教育界感到憂心的是,如果過去的老問題不能在「新課綱」實施前得到妥善解決,將來造成的問題會更嚴重。台灣大學電機系教授葉丙成指出,「新課綱」最重要的就是選修課,而大部分的選修課都開在高三下,「如果繼續在高三下學期中申請大學,學生在高三下根本無心好好學其他加深加廣科目(物理、化學、社會等),學生的程度會比現在更差,因為他們語文、英語、數學以外的科目都沒有好好學。」

台灣高校考招制度版本時程一覽表。 蔡華偉制

眾口難調方案難產

儘管169所高中聯署的方案得到67.6%的民調支持率,被認為是目前最理想的方案,但質疑同樣不少。

高中聯署方案與「招聯會」方案的主要差異在於申請大學的時間,對於高中聯署方案要求將申請時間移到7月份,亦即高中所有課程結束和分科考試之後,「招聯會」回應認為完全沒有必要,「招聯會」執行秘書、新竹清華大學教務長戴念華表示,考招草案目前決議版本的第二階段開始作業時間是5月8日,距離高三下學期結束只差一星期,如果高中端提前一周結束課程,學生的學習歷程就是完整的。

另一爭議的焦點在於考試科目該如何設置,「招聯會」方案與高中聯署方案大體相似,「學測」考語文、英語、數學或外加自然和社會兩科中的一科,然後考加深加廣的分科測試。然而與現有方案五科全考相比,這兩方案都被認為不利於了解學生健全人格培養。台北建國高中校長徐建國認為,新方案不利文理兼修,「學生高二分科后選自然組就不念社會科了,選社會組也不念自然科了。以建中為例,如果多數選自然組,社會組老師連配課都成問題。」台灣大學教務長郭鴻基也堅持「學測」應五科全考,「減少考試科目不僅難以考查學生全人格,也不利於拉開分數段,同級分人數太多,難篩選出人才。」他擔心因此會降低台灣學生的平均學習水平。

更強烈的批評聲音來自於對加重學生升學壓力的擔憂。批評者認為,高中聯署方案將所有的作業都延遲到6、7月,變相剝奪了學生二次錄取的機會。徐建國解釋道:「當初為了推多元入學,減輕學生負擔,才會分不同管道和不同時間點錄取學生。若把很多時程點都卡到7月,除了行政作業的時間會非常趕,學生還要在短時間內完成考試和申請所有作業,很辛苦。」台中一中學生王迅也認為,按照中學聯署方案,學生壓力會更大,「以前『學測』完,若覺得成績不理想還可全力拚『指考』,現在不僅樣樣都得準備,而且被剝奪了第二次努力的機會。」

高中聯署方案也加劇了不少人對大學招生重走「分數至上」老路的擔憂。新竹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王道維表示:「若有了分科考試成績後進行甄選,『學習歷程』(註:反映學生高中學習、實踐等綜合表現的材料)即使有固定的比重,多數的大學教授還是會由「學測」與分科測試的分數來決定入學。」戴念華也坦言,在招生時間緊張的情況下,已經有明確的大考分數擺在眼前了,多數大學可能就不會耗費時間和人力去參考學生的「學習歷程」了,「這樣的話,『新課綱』的精神就完蛋了。」

多元入學難關重重

在不少人看來,對「學習歷程」遭弱化的擔憂並非多慮。松山高中教務主任劉桂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新課綱」以「適性揚才、尊重差異」為理念,設置的選修學分佔到總學分的1/3,「許多學分,尤其是彈性學分,無法反映在考試中,如果『學習歷程』比重降低,學生不願意修跟考試無關的科目,多元入學將流於形式。」

要讓大學重視並提高「學習歷程」的作用和比重,除了要給足夠的作業時間,還要確保「學習歷程」內容的可信度。台灣成功大學副校長黃正弘直言,目前「學習歷程」由各高中自定義,信度、效度低。「若是『明星高中』的成績,大學較能相信,如果不是,就會擔心內容的真實性。」 台北市第一女子高級中學校長楊世瑞也透露,很多大學教授私下說,申請入學學生的備審資料是否有問題,面試多少可加以查證。「未來若增加『學習歷程』的比重,高中要如何確保學生上傳的東西是自己完成,且沒經過任何修正?」黃正弘也認為,「學習歷程」的比重應再斟酌,因各校做法不一,應建立一套共同標準,才能確保可信度。

即使跨過了「信任關」,如何跨過「公平關」也是一大難題。不少家長擔憂,「新課綱」把成長的責任更多交給學生自己,富裕家庭的孩子自然更有條件和資源把「學習歷程」做得更吸引人,普通學生怎麼辦?蘇佑晟的孩子前年申請入學,讓他感慨「多錢入學」的說法並不誇張。他向記者舉例說,申請入學要準備資料、作品還有口試等,為了拼一把還要參加培訓,加上面試報名費、交通費等,花費不少,還要穿西裝、買皮鞋,對弱勢家庭是沉重負擔。陳智源也指出,「普通學校受限於師資力量,無法像『明星學校』開設很多選修課程,學生就比較吃虧。」

爭議須排除,難關要突破。按照「招聯會」的計劃,2021年高招新方案將在3月定調。台中市僑泰高中教務主任溫順德憂心忡忡:「所剩時間無多,然各界主張南轅北轍,始終難以建立共識。」他呼籲台灣教育部門扛起責任,召集相關單位磋商,儘速化解爭議,建立周延完善制度,以免考生焦慮難安。(本報記者 馮學知 吳亞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