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俞敏洪:「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缺少「士」的情懷

俞敏洪:「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缺少「士」的情懷

提問:俞老師好,有人說,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是指經過精心打扮甚至偽裝的利己主義者。他們高智商、世俗老道、善於表演、懂得配合,更善於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種人一旦掌握權力,比一般的貪官污吏危害更大,你認為這樣的說法對嗎?

這個問題所表達的觀點來自於北大教授錢理群的一段話。我在北大的時候聽過他的課。他一直是一個非常特立獨行,不媚俗、不攀附權貴,有著自己獨到思想的知識分子。他最關注就是北大的學生畢業以後,到底是在為國、為民貢獻自己的生命和青春,還是只為自己的利益而奮鬥。他認為這樣高智商的人,如果步入了利己主義的俗套,就很容易大肆為自己牟取利益,同時可能會損害到民族和國家的利益。

其實,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是利己主義者,只不過有目光短淺和遠大之分。目光短淺的利己主義者,對於一個眼前的利益會斤斤計較,為了一點小利和身邊的人發生衝突;目光遠大的利己主義者,會把自己個人利益的獲得放在更長久的未來。長遠的利己主義者除了想要獲得金錢或者社會上的某種利益回報,還會考慮到自己的名聲、地位、個人發展等長遠回報。這樣的利己主義者,只要他們為自己考慮的同時不產生損害社會和他人的行為,就不是壞事。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每個人都是為自己考慮的。區別在於只是為自己考慮,還是同時能夠考慮到他人和社會。當你利己的同時還能夠造福於其他人和社會,這就是一種好的利己主義。

錢教授認為,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善於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目的。任何人、任何東西能夠被利用,也許這件事情並不是利用者的錯誤,而是被利用的東西本身有問題。如果利用體制達到目的這件事情成立,那意味著體制有一些缺陷被人利用。我們要考慮的不僅僅是如何來懲罰這些利用的人,因為一旦有利益引導,即使懲罰了前面的人,後面的人依然會前赴後繼,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我們如果想要杜絕有人利用體制來達到利己主義的目的,我們的關注點不僅僅是去懲罰利用者,而是需要改善體制。無論體制看起來有多好,只要能夠被利用,就意味著還有改善的餘地。

在,我們善於指責個人。但是西方文化中有一個比較好的現象,即善於改善制度本身。這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從古代到現代,我們一直是以完善個人的情操道德為主體。這有很大的好處,但也有種種問題,我們對於制度和體制缺乏反思和改進。

當然,個人的完善對於人來說依然是一個非常迫在眉睫的問題。文化大革命把對於知識和人的尊重破壞了,緊接著改革開放大家一起向錢看,造成道德崩潰、社會解體。這是對於傳統文化完全沒有厘頭的隨便拋棄,所帶來的後果。

一起向錢看的時候,人們再也沒有任何責任心、理想以及對社會改革的熱情,導致的結果就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達到了一種極致。此時我們古人所說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儒家情懷(也可以被認為是知識分子、士大夫的情懷)實際上就真的徹底失去了。

現在,士大夫階層已經沒有了,有著士大夫精神的人鳳毛麟角,他們身上的那種為國為民,「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狀態就更缺乏了。

在這個世界上,到處充斥著非常聰明、高智商、善於表演、利用體制的人,而當其變成了當權者,這個社會真的會變得非常危險。儘管不能說每個人都這樣,但已經有形成這樣的狀態的跡象了。我們發現每一個階層的人:政府官員、商業人士、知識界人士、中產階級甚至普通老百姓,都利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體制所出現的不足,來達到個人目的。社會實際上處於一種分崩離析的狀態。整個社會的粘合劑在於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忍讓、寬容以及先人後己的考慮,以求最後達到大家共榮富裕的一種狀態。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看,錢理群教授對於現在這個世界,尤其是知識分子的觀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這也是一種有道德的知識分子無奈的哀嘆和在絕望中的希望。渴望我們這一代知識分子變得比古代的知識分子更好,能夠擺脫利益的誘惑,真正能夠做到「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所以,凡是有良知的人都應該以錢理群教授的這句話為警示,讓我們自己變得不那麼利己,能夠更多的為廣大民眾和社會的進步而考慮。

百日問答:

我們花費的任何精力和時間 都應是一種投資

在最艱苦的條件下仍然可以去看世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