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北京深漂群」:霧霾移民群體寫照 | 中國三明治

「北京深漂群」:霧霾移民群體寫照 | 中國三明治

文|李依蔓

2017年元旦剛過,一位北京的朋友聯繫定居深圳的郭聞(化名),打算來深圳考察。為了躲避日益嚴重的霧霾,她正計劃把家和公司都搬到深圳,徵詢全公司十幾名員工的意見,只有一個人不願意。

每次朋友圈刷屏」霧霾爆表「的新聞時,前來詢問郭聞搬遷心得的人數,就像空氣凈化器的訂單一樣突然增長。

今年是郭聞離開居住8年的北京,舉家搬遷到深圳的第三個年頭。和他一樣為了躲避霧霾從北京南下的,還有接近50位同伴,他們組成了一個「北京深漂群,郭聞是發起人。

目前「北京深漂群」已經壯大到超過80人的規模,有攜老拖小搬遷多年的,有想來但還沒下定決心的,也有和家裡談不攏一咬牙帶著孩子自己來了的。這些人35歲左右,有著不錯的教育和工作背景,不乏海龜、諮詢行業和金融公司精英、央企高管、律師

2016年,北京多家機構聯合發布《北京健康城市建設研究報告》,顯示北京20年來的外來新居民中,近年來曾經動過離開北京想法的占調查對象的80%,但真正有可能付諸於行動的人只有28%。

群里的朋友們看到這則新聞,紛紛留言自嘲,「原來我屬於那28%的loser」。

「就是個腦袋發熱的過程」

幾年前,如果讓郭聞設想離開居住8年的北京,他會覺得簡直不可思議。

2014年10月8日,十一假期后的第一個工作日,郭聞發現辦公室對面的央視大褲衩都快看不見了,一副「Ghost City」的模樣。掏出手機一看,當天北京的空氣質量指數AQI是455,廣州158,深圳67。

連續兩天,北京的空氣質量均達到了最高級別的嚴重污染,空氣重污染黃色預警、橙色預警被接連啟動。雖然當時的空氣質量,已達到事實上的紅色預警級別,但直到2015年12月7日,北京才發出第一個真正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

2014年的冬天,郭聞家裡的空氣凈化器長期處於開啟狀態,1歲多女兒不願意被困在家裡,總哭鬧著要出去玩,幫忙帶孩子的老人也對這個天氣狀況很不滿。郭聞比大部分人更早意識到,也許霧霾會在將來帶來持續嚴重影響。

於是郭聞在2014年10月做出了全家搬遷到深圳躲避霧霾生活的決定。

「就是個腦袋發熱的過程」,回想當初,郭聞找不出什麼決定性的因素。

猝發抉擇的動機除了霧霾,還有其他「助攻」因素。比如夫妻二人都沒有北京戶口,落戶新城市能解決孩子今後的上學問題;太太原本有廣州戶口,也一直想回南方發展;家裡老人更是支持,只要環境對孩子好,在哪裡生活都可以。

於是太太開始在深圳和廣州兩座城市之間,尋找合適的工作機會,很快得到了來自深圳一家互聯網企業的offer。對方公司要求她在三個星期後回復是否入職。兩人還沒反應過來,搬城計劃就迅速進入實質階段。這時距離兩人做出離開北京的決定,還不到一個月。

2014年11月,郭聞的太太把在北京生活八年攢下來的十幾箱行李裝上物流貨車,帶不走的書籍、衣服、傢具扔掉或送人,包括那台剛買的空氣凈化器,「到深圳就用不到了嘛」。退掉出租房后,郭聞的太太和父母抱著孩子,坐上了南下的火車。

全家離開北京時,郭聞正在被公司派往日本出差的途中。等他從日本回到北京,「家」已經不在,他不得不借住在朋友那,隨後又被派往香港。

當從香港經深圳灣口岸再回到大陸時,站在深圳街頭,郭聞整個人都是懵的。

「突然發現以後我真的就要在這座城市生活,和北京拜拜了。」

「我們不是霧霾移民,是霧霾難民」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的搬遷,都像郭聞那樣順利。

在」北京深漂群「里,有群友早在2012年就搬到深圳,一段時間后又回到北京,現在又動了再度搬家的念頭,可2000多公里的來回折騰,對個人和家庭都是巨大損耗。還有的群友自己帶著孩子住下,因為家人不願搬遷,不得不經歷長期的兩地分居。有群友全家擁有北京戶口,孩子到了上學的年紀,必須在躲避霧霾和更好教育條件之間進行選擇,不得不發起全家投票決定去留。

如果自己有北京戶口,郭聞覺得自己有可能也會面臨這樣的猶疑,他甚至不建議已經有北京戶口的朋友輕易選擇離開。

在眾多群友里,郭聞見過最乾脆利落的一位,僅僅在群里諮詢了「深圳住在哪裡好」之類的基礎問題,過沒多久就自己帶著孩子來了。帶著全家更換城市這樣的重大決定,很難說有多少是出於理智,多少是出於衝動。但紮根新環境,必然要經歷重新適應,甚至自我懷疑的過程。

剛到深圳的頭半年,北京的冬日霧霾季已經過去,不再有PM2.5爆表的刷屏。加上初到新城市的孤獨和不適,郭聞時常陷入擔心,「這個地方適合我嗎?這是我的城市嗎?」於是他到水木清華論壇的深圳版上發了個帖子,尋找是否有和他一樣從北京投奔深圳的人,也因此建立了「北京深漂群」。

群友們和郭聞一樣,都經歷過或正在經歷著轉變的陣痛,同樣都有抱團取暖的需求,「北京深漂群」成為他們微信對話列表裡最活躍的群組。無論誰家遇到了困難或和家裡有因為搬遷引發的爭執,大家像兄弟姐妹一樣安慰、幫忙,周末也常約著一起遛娃、爬山、釣魚,從深圳的最東邊到最西邊只需要一個小時,而在北京這可能只是外出遊玩的單程交通時間。

郭聞覺得「霧霾移民」已經不足以形容他們的狀態,「霧霾難民」這個詞更貼切,因此彼此間有一種」逃難「般的革命情誼。「大家都是來這個城市,把自己人生舊的一頁翻過去,尋找自己的第二春。」

搬家到深圳后,郭聞依然保留著在北京的工作。在深圳,更多的工作機會和製造業、IT產業、金融相關,而郭聞所在的諮詢行業還是在北京、上海、香港有更多空間。每兩個月,郭聞要回一趟北京公司開會,有時候出差去香港、上海,在多個城市生活。雖然工作不算十分穩定,但這反而讓離開北京對於郭聞而言,並不算太大的犧牲。

和郭聞類似,「北京深漂群」里的許多群友選擇深圳為居住大本營,平時在香港或廣州工作,周末或當天往返於深圳的家中。

和想象相異的現實

郭聞的太太剛到深圳時,住在公司幫忙定的酒店裡過渡。人生地不熟,加上落戶手續還需要一段時間,兩人決定過一段時間再買房,於是花了兩周找到滿意的房子租下,作為一家五口在深圳的新家。

租房時,房東對郭聞太太說,「你們這些北京來的啊,千萬要小心,深圳做事和你們那邊不一樣,你們如果那麼老實,在深圳會很吃虧的。」

當時郭聞和太太都沒把房東的」忠告「當回事。但隨著日子的推移,郭聞開始觸摸到這座城市更真實的肌理,以及更多和原本想象相異的面貌。

最讓郭聞意外的,是深圳的醫療和教育。

去年,郭聞的孩子因為意外不慎摔傷,他帶著孩子到家附近的醫院看病,醫生看了看說沒什麼事,開了一大堆葯就讓郭聞回家了。想來想去不對,郭聞又帶著孩子去了兒童醫院,結果診斷是骨折。

郭聞把這件事和「深漂群」做醫藥行業分析師朋友一說,立刻被」教育「了:」深圳醫生的水平連二線城市的都不如!「搬到深圳一年多來,郭聞沒怎麼去過醫院,看到有人生病了要去廣州看病,還覺得他們太」作「了,直到自己因為孩子生病不得不頻繁和醫院打交道,才意識到在北京時,自己從來不會為醫療技術而擔心。

「一個地方醫療水平的提高,是需要時間的。」郭聞把深圳醫療的不如人意,歸因於城市的新。一個醫生至少要10年以上的培養,醫術的精進要靠經驗的積累,而深圳僅有的醫學院,是2008年12月才獲教育部批准開設臨床醫學專業的深圳大學醫學院,每年畢業生幾十人,絕大多數醫生須從外地引入,而名牌醫學院的畢業生也不會將高消費的深圳作為主要求職地。

2016年孩子3歲,到了該上幼稚園的時候,郭聞開始給孩子物色合適的學校。但選來選去,發現學校的質量也出乎他的意料,有的幼稚園幾乎找不到一個大學部畢業的老師,要麼是中專,要麼是沒聽說過的學校。雖然有外國人或香港人辦的幼稚園,不是離家太遠,就是錯過了提前報名的時間。

最後,郭聞為孩子選了家附近的所謂的雙語幼稚園,儘管有外教,4000多元一個月,但仍然覺得和北京上海不是一個檔次。和醫療一樣,深圳的教育基礎也面臨著新城市積累不足的軟肋。

有了幼稚園的找校經驗,郭聞已經開始提前著手準備國小入學事宜,他了解到南山區聚集更多高素質的新移民,教育條件更好。但要上南山區的國小,就要考慮在南山區買一套房子。

2015年3月30日,人民銀行、住建部、銀監會聯合發布《關於個人住房貸款政策有關問題的通知》,在這個被稱為」3.30房產新政「的通知中,全國二套房最低首付比例調整為不低於40%。新政出台過後,深圳的房價便如果坐上火箭般飛漲,全市新建住房均價在半年內上漲2萬多元。截至目前,郭聞所住的南山區,新房均價已經超過9萬元每平米。

「剛來沒有理順很多事,等準備好買,就開始暴漲。」郭聞看著一路飆升的深圳房價哭笑不得。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郭聞趕在北京房價暴漲前入手了一套學區房,貸款按揭中,不僅是投資,也是一條未來可能的退路,郭聞並不想用北京房產置換深圳房產。

然而高昂的房價並不是唯一讓郭聞堵心的事。比郭聞更早一些來到深圳的年輕人,甚至十幾年前來打工的」廠哥「、」廠妹「,當年三四千購入的房子現在已經漲到七八萬,有人甚至一年炒二三十套房產,坐擁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房產,不需要工作。

這種被」時代紅利「遠遠拋下的感覺,讓郭聞很不舒服。

創新中心?叢林社會?

郭聞發現,當周圍朋友有搬遷想法,在上海、深圳、廣州、香港這幾個地方里選擇時,大部分都傾向於深圳。

香港有眾多限制遷移的政策、經濟因素,以及越來越敏感的陸港關係,成為被第一排除的選項。上海嚴格的戶籍政策,讓自己和孩子的落戶,以及孩子未來的教育都不可控。廣州雖然教育醫療條件更好,房價更低,但濃重的粵語文化讓人容易產生隔膜。

於是深圳成為最優選項,落戶門檻相對低,新移民文化為主的氛圍也更容易適應。「廣州的房價低,但它始終是廣東人的廣州,不像深圳,是全國人的深圳」,一位群友說。

但」門檻低「的另一面,也許意味著完全不同的城市文化。

郭聞覺得深圳的城市氛圍,有19世紀美國淘金社會的味道,金錢至上,變化快,機會多。一位深圳朋友曾和他說,」漁村跟北上不同,你們太布爾喬維亞,我們可以在路邊吃個盒飯,而你們北京要在西餐廳喝著紅酒,啃著牛排。「郭聞很佩服深圳務實的氛圍,這裡是備受矚目的創新中心。

整個社會追求高效率、高速度固然充滿活力,但有時郭聞也因此覺得不安,「我覺得深圳就像個叢林社會。」

比如鄧小平說「不管白貓黑貓,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意味著不管做什麼,能掙到錢就是好的,金錢是許多事情的價值尺度。比如市民素質還有待提高,有一次郭聞帶孩子出去玩,有其他孩子把別人推倒衝到前面,家長不制止還給孩子拍照。郭聞很生氣,和別人理論起來,卻沒有任何效果。

不久前,郭聞從香港、深圳回到北京,久違的北方暖氣,屋外天寒地凍,屋裡熱得冒汗。出門轉半天,隨便找個小飯館吃著都嗨,在北京待了快10年,這裡比深圳更讓郭聞覺得像家。

郭聞時常想念北京豐富的文化生活和厚重的歷史底蘊,當他和別人提起」單向街「時,深圳的朋友反問他,那是一條街道嗎?可矛盾的是,一旦回到北京,他又會開始想念深圳清新的空氣,便利的交通,務實的居民。

但面對越來越多朋友的詢問,郭聞並不會做出鼓動搬家的勸導。他甚至建議那位元旦到深圳考察的朋友去上海,「你來深圳會壓抑受不了,你會發現周圍的人都和你不一樣,你會有落差」。畢竟換一個城市,並不像在北京換一個城區居住那麼簡單。

在深圳,郭聞也一樣關心北京霧霾的形勢,每當霾鎖京城,他的心裡也不好受,「都比較理解,將心比心嘛」。但不能否認,霧霾的新聞多少讓郭聞和群友們覺得,搬家不是一個錯誤。

而來深圳「考察」的朋友回北京后沒多久,霧霾散去了,他們又猶豫起搬家的決定。看起來,整個公司的搬遷大計又遙遙無期起來……

點擊下方圖片,即可查看相關內容詳情

點擊圖標按鈕,

查看對應最新活動內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