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婀娜視點|語言暴力成校園欺凌「首害」,怎麼辦?

婀娜視點|語言暴力成校園欺凌「首害」,怎麼辦?

導語

將孩子比喻成一顆幼苗,如果說體罰傷害的是這顆幼苗的外部枝葉,那麼,語言暴力傷害的則是幼苗的根脈。

昨天,南京大學社會風險與危機管理研究中心和中南大學社會風險研究中心聯合發布《校園欺凌調查報告》,報告顯示,語言欺凌是校園欺凌的主要形式。按照校園欺凌的方式進行分類,語言欺凌行為發生率明顯高於關係、身體以及網路欺凌行為,佔23.3%。

語言暴力成校園欺凌「首害」,這事怎麼看?今天咱就說一說。

細分一下,校園中的語言暴力主要表現為兩種類型,一種是教師對於學生的語言暴力,一種是同學之間的語言暴力。

先來說教師對於學生的語言暴力。近年來,由於教育管理部門嚴令禁止體罰或變相體罰學生,教師體罰學生的現象大大減少,但採用諷刺、挖苦、揭短、當眾出醜等手段對學生進行冷暴力或者「心理懲罰」的現象呈上升趨勢。類似語言如「你吃得這麼肥,怎麼連一個問題也不會回答。」「不學習就滾出去。」「不好好聽課,你以後就是廢人!」 「你真笨,我是沒辦法教你了」等等。

老師在批評學生時諷刺、挖苦、指責,甚至對「問題學生」有意冷落或者橫眉冷對,對於學生的傷害是非常大的。將孩子比喻成一顆幼苗,如果說體罰傷害的是這顆幼苗的外部枝葉,那麼,語言暴力傷害的則是幼苗的根脈。因為這種語言傷害具有隱蔽性,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對於自尊心較之成人更為敏感、細膩、脆弱的孩子來說,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不經意的動作,都有可能在孩子幼小的心中留下灰色的印記,影響其一生。我們都很熟悉的台灣著名作家三毛,少年時就曾因為數學不好而被教師責罵,敏感而自尊心強的三毛因此患了自閉症,在自己的房間里一呆就是七年,再也不願去學校。直到成年,回憶起來還心有餘悸,就是一個極端而頗具代表性的例子。

再來說同學之間的語言暴力,早在去年,人民大學調查與數據中心教育追蹤調查就已經顯示,有將近一半的國中生遭受過言語形式的校園暴力。而在言語欺凌的主要形式中,被同學罵或說難聽的話發生率最高,佔36.4%;被同學用不好的外號稱呼其次,發生率佔34.5%;遭到同學當眾嘲笑的發生率為27.5%;而被同學威脅、恐嚇屬於非常嚴重的言語暴力,發生率也達到了9.4%。起外號,公開別人隱私、諷刺挖苦他人、嘲笑他人的生理缺陷等等都屬於語言暴力行為。利用他人的缺點和劣勢,打擊對方,或者以此為樂,對於處於價值觀尚未成熟的孩子來說,或許並不能意識到其有害之處,甚至連不少老師和家長也往往忽視其害,但對於受害的學生來說,這種發生於無形,但卻長期持續發生的傷害對於受害者傷害非常大,輕者產生自卑、厭學、自我懷疑等心理傾向,嚴重者會產生報復、厭世,甚至輕生的念頭。

那麼如何防範呢?一方面要加強重視,無論是學校、家庭還是學生本人,都要充分意識到,言語暴力是一種無形的,最可怕的校園暴力,要讓學生充分意識到其危害性,學會懂得保護自己。同時正確引導,讓處於青春期的學生們能夠自覺抵制言語暴力的發生,以實際行動消除語言暴力。

另一方面,學校應為師生創造一個寬鬆、和諧的校園環境,使教師心情舒暢、精神飽滿,讓學生健康成長、團結友愛,引導師生之間能夠每天微笑地面對彼此,從而讓語言暴力遠離校園。

期待,語言暴力能夠少發生,校園中能夠少一些戾氣,成為最美的地方。

本期編輯:趙丹

歡迎關注「婀娜視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