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十四章 新朋友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十四章 新朋友

泰安回到家以後書包都沒來得及放就衝到吳建國跟前,一臉興奮地說著自己當班代的事。緊隨其後走進家門的秦淑欣笑了笑就去廚房幫忙做飯,吳建國聽了泰安自告奮勇當班代的事,也高興地拍了拍泰安的肩膀:「好樣的,既然當了班代,從今個起你就必須得嚴格要求自己,好好學習。」

廚房里章詩嫻看到秦淑欣進來,忙湊了過去問道:「咋樣啊?泰安沒為難你吧?」秦淑欣笑著擺擺手,「沒有,泰安挺乖的。」章詩嫻看著秦淑欣的表情不是在勉強自己,這才放了心。

第二天一早秦淑欣帶著泰安和李默去學校。本來李母要送李默去學校,但是家裡還有事要忙,秦淑欣想著反正送一個也是送,送兩個也是送,乾脆就一起得了。泰安只讓秦淑欣送到學校門口,擔心送到教室門口會被別的同學笑話,朝秦淑欣揮揮手就拉著李默進了校門,李默被泰安拉著打了個踉蹌,但還是轉頭說了句:「秦阿姨再見。」

兩個人說說笑笑來到教室門口,卻發現同班同學都站在門外交頭接耳,泰安拉過旁邊的一個同學,問道:「這是在幹嗎?大家為什麼都站在外面?」被泰安拉住的男生愣了一下,繼而撓了撓頭,「好像要重新安排座位。」泰安和李默面面相覷,李默小聲對泰安說:「怎麼辦?我不想和其他人坐在一起。」泰安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只好安慰李默:「沒事,說不定我們還是坐一起呢。」

可惜天不遂人願,最後泰安的同桌是一個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小男生,而李默的同桌則是一個胖胖的女生。泰安無精打采地坐在位置上,上學的喜悅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沖淡了不少。但爸爸常告訴他要懂禮貌,泰安還是主動開口跟旁邊的人介紹自己:「我叫吳泰安,你呢?」一旁的男生連忙放下手中正在整理的課本,轉過身來,「我叫王博文,我爸爸說這是懂很多知識的意思,有一個詞是博文...博文...博文什麼來著,哎呀,我記不清了。」正當王博文苦思冥想的時候,上課鈴打了,泰安趕快端端正正地坐好。

小孩子之間本來就容易親近,兩節課聽下來,泰安已經和王博文熟悉了起來。第二節課剛下泰安就拉著王博文來到李默的座位旁,向李默介紹自己的新朋友,「李默,他叫王博文,以後我們可以一起玩。」李默點點頭,小聲地說:「我叫李默。」三個人就算認識了,從這以後課間經常看到三個人一起,泰安覺得上學還是挺好的。

王博文極其喜歡說話,一有時間就拉著泰安說這說那。

「泰安,今天數學課上學的那些你都記住了嗎?」

「泰安,你知道窗子外頭這棵樹的名字嗎?你看那還有隻鳥。」

「泰安,我覺得上學比待在家有意思多了。」

泰安一開始還能認真聽王博文說話,但後來發現他說的事十件里有九件都不重要。乾脆就放他自己一個人說,偶爾回應一兩句。李默倒是很喜歡聽王博文說話,經常在下課的時候來找泰安和王博文。

一天下午放學,三個人結伴朝學校門口走,王博文正說得起勁,忽然停了下來,盯著校門口。泰安奇怪地問了一句:「怎麼了?」王博文悄悄靠近泰安,小聲地說:「我剛才看到校門口有個人好像一直盯著你看。」泰安看了一眼校門口,「沒有啊,你看錯了吧。」「不應該啊,剛才確實有個人的,一個男的。」泰安又環顧了四周一遍,還是沒發現他口中說的那個盯著自己的人。倒是看到了等在門口的秦淑欣,於是拉起李默朝王博文揮手道別,向秦淑欣跑去。

泰安回到家沒有告訴吳建國放學時發生的事,只是說了些在學校發生的趣事。直到晚上睡覺的時候,泰安才開始仔細思考王博文的話,「有人在盯著我...誰呢?會不會是他看錯了?」左想右想也想不出個結果,便慢慢睡著了,夢裡又見到了那天坐在廟裡的道士,用無法捉摸的表情看著自己,說著那句「萬物作焉而不辭,方入其道。」

秋天隨風而去,冬天在冰雪消融之際走失,又一個春天來到,但很快又進入了另一個秋了,時光的巨輪碾壓著每一個平凡的日頭,生命在這裡開始變得舉足輕重。

日子過著過著,很快就入冬了,淑欣說著這話還在院子里洗衣服。一入冬沒幾天院里就上凍了,淑欣每次在院里洗菜或是出門都小心翼翼,街道的馬路牙子常年不化的冰摻雜著三輪車上碾壓下的泥巴,著實讓人容易摔著。

吳司令對淑欣說:「你要是做飯需要什麼,交代一聲我去買,洗菜也別出去了,這天啊看是要變。」淑欣在裡屋答應著。

東北這地方偏,東北的天也是冷的出奇,十月份一入秋,先是從身上的長袖外套立馬就變成了秋羽絨,然後接著就通暖了,幾場大風大雪,就入了深冬。樹不見落葉發黃,但保不準哪天早上醒來楊樹就脫光了衣裳,裸露著身體,只剩下乾枯的樹枝。

不過說來這入冬最好玩的和最好看的也就數這東北里這大院的兩大寶貝——冰嬉和霧凇了。

大院後面有一老湖,是當年小日本鬼子「埋葯」用的,後來解放後幾乎就算廢了,冬天被院里的眾人拉來水管,放上一層的水,放上一夜,讓冰變的更平,第二天穿上冰刀鞋,冰嬉取樂。

不過說到冰嬉可是從滿清時就傳下來的。腳穿冰刀,行走於冰面。藉助摩擦力平移,重心放低,兩腳分開,一前一後,前腳蹬,後腳借力滑過,然後循環。有的身體輕盈的女子還能冰上嬉舞,冰嬉可謂是冬天東北的一大樂事。偶爾不小心的摔倒也是一大樂趣。打著出溜滑,但也是樂此不疲。

這泰安和博文熟悉起來也是李默領著博文來老湖上冰。不過說起來博文從剛認識時就有意要接近泰安似的,一有時間就拉著泰安說這說那的。不過好在後來玩的多了,他也漸漸了解博文了,也就沒有猜疑了。經常看到的景象是,他們仨一起在大院里玩泥巴,晚上一起數星星,然後一起在泰安家吃飯。

這還有一美景就是霧凇了。那幾年東北作為老工業的噴泉,可讓小鬼子佔了不少便宜。小鬼子獲利了,卻污染了東北的大多地方。但好在東北的地理屬性能產生物理屬性,冬天來松樹上結冰,把大量的渾濁空氣吸附,然後一樹一樹的鐵花開,像極了人間仙境。

終日不化的白雪,映著白涔涔的鐵樹梨花,誰成想便成了日後發展旅遊業的好路子。

(xscyxz)

東北大院那些事節鏈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一章 泰安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二章 老煙蟲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三章 夾活兒聽盤兒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四章 三條軍規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五章 秦家有女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六章 悟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七章 鸚其鳴,求友聲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八章 驚變初顯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九章 尋活兒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十章 血色婚禮(上)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十章 血色婚禮(下)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十一章 抽絲剝繭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十二章 窺天

東北大院那些事 第十三章 多事之秋

公眾號《我們的故事沒人看》已上架簡書APP,歡迎大家掃碼登陸,並關注我們。感謝您的支持。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們不斷更新的動力源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58688篇文章,獲得2324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