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揭秘北派傳銷「蝶貝蕾」 常用暴力手段限制人身自由

揭秘北派傳銷「蝶貝蕾」 常用暴力手段限制人身自由

7月14日,求職大學生李文星的屍體,在天津靜海區G104國道旁的水坑中被發現。某反傳銷組織的QQ群成員何凱自稱,在距離廣場3公里的上山三里村超市後面的平房裡見到過李文星。何凱說,那是一個屬於「蝶貝蕾」傳銷組織的窩點,他和李文星在那裡住了一個多月。

根據靜海公安的消息,就在李文星屍體被發現8天前,靜海公安在多部門配合下,抓獲靜海「蝶貝蕾」傳銷組織高層人員7名、傳銷骨幹人員25名,遣返傳銷參與者數百人,繳獲、凍結贓款100餘萬元。

▲「蝶貝蕾」傳銷窩點(視覺)

據專案組介紹,「蝶貝蕾」傳銷組織規模龐大,等級分化分工明確,涉及全國多個省市,參與傳銷人員達7000餘人次。其中,在靜海及周邊地區發展傳銷人員就達1600餘人。

「這是一個老牌的傳銷組織,雖然2006年被打擊了,但其各地的分支還在,還是很猖獗。」反傳銷協會會長李旭告訴筆者,其帶領的民間反傳銷組織在2006年就從「蝶貝蕾」傳銷組織解救過受騙人員。

京津冀反傳銷救助中心的負責人王明在靜海區生活了20多年,他曾特彆強調:「靜海屬於北派傳銷,北派限制人身自由,具有暴力行為,南派相反,更注重精神控制。京津冀都屬於北派傳銷模式,但不都是『蝶貝蕾』,而靜海區幾乎都是『蝶貝蕾』。」他接的不少活,都是解救陷入「蝶貝蕾」的受害者。

吃大鍋飯的低端傳銷

「傳銷分為南北兩派,南派傳銷不怎麼控制人身自由,傳銷者常回家拉人、拿錢,家人發現后就向我們求助,我們就到家去勸說。北派傳銷常控制人身自由,我們會被叫去現場解救,把人救出來后再給他反洗腦。」李旭介紹。

北派傳銷 特點

屬於低端傳銷,上當受騙的人年齡較小,層次比較低,以20歲左右的年輕人居多,畢業或者未畢業的大學生佔有很大的比例。條件簡陋,吃大鍋飯、睡地鋪、上大課。這類傳銷分溫和型和暴力型兩類,但最終目的都是對受騙人員進行人身控制、消磨意志直到精神控制。

大學生 為什麼易受蠱惑

李旭分析大學生容易受傳銷組織蠱惑的原因,就業壓力大導致大學生求職心切,加上本身缺乏防範意識,傳銷組織對其比較容易誘導和洗腦。大部分獨生子女受父母寵愛,傳銷組織人員也抓住了這個弱點,跟沒有防備心的父母、親戚大肆要錢。

傳銷 日常

何凱回憶,在傳銷組織窩點,大家6點起床,半個小時洗漱,吃過沒有肉的飯菜后,要上一上午課:教授如何在網上發展下線。下午大家會一起打撲克牌,李文星也參與,但很少有表情。晚上和白天一模一樣的課,要講到晚上10點。何凱說,他們這個「家」是唯一不被打的,頂多餓一餓。

蝶貝蕾

據王明介紹,靜海區的「蝶貝蕾」組織是2005年左右開始有的,「蝶貝蕾」對外稱直銷,主要以感情邀約、介紹工作為由,給出高薪來利誘,在受害者到來以後,以恐嚇、威脅,甚至對其進行人身傷害,來控制受害者。入門費為2900元一套產品,每人可以購買1-30份,也可以拉下線。

幸運逃出的何凱描述,他和李文星曾經被困的傳銷窩點——「蝶貝蕾」組織,等級森嚴。成員待的地方被稱作「家」,接收求職簡歷和讓員工面試的職位叫做「網上」,從最底層的「帥哥、美女」、新老闆、小扛、大扛到大導五個級別,小扛才可以發展下線邀約新人,而一般能出去接人回「家」的都是高身價的小扛,他們在組織中投入大量自己的錢購買產品,不會跑。何凱接受記者採訪時說,自己當時已經做到「小扛」了。

就在這個等級森嚴的「家」,十幾個人蝸居在一室一廳的平房裡。空氣渾濁,待在沒有電扇空調的屋子裡,不停地流汗。而李文星因為是新來的,洗澡都只能在別人的監視下洗冷水澡。

羊毛出在羊身上

在反傳銷資訊救助網站和反傳銷網社區上,曾經身陷傳銷囹圄的網友,紛紛披露其在「蝶貝蕾」傳銷組織的經歷,洗腦式課程也被剖析出來。

「蝶貝蕾」內部培訓機制主要是「五級三階制」和「三商法」。這裡所謂的「三商法」是指以人為店鋪,無店鋪經營,依靠人際網路多層次銷售的模式。

「五級」是獎金制度的五個級別,即E級會員、D級推廣員、C級培訓員、B級代理員、A級代理商。

「三階」即加入者晉陞的階段:

1.從E級會員升為C級培訓員為第一個階段,當你人數達到當時就晉陞。

2.C級培訓員升為B級代理員為第二個階段,當你人數達到在下個月的一號晉陞。

3.B級代理員升為A級代理商為第三個階段,當你人數達到也在下個月的一號晉陞。

「新朋友」在交納2900元成為會員E級后,當你達到相應的點數后就會晉陞相應的級別,個人不斷發展人數,這樣一傳二、二傳四、四傳八呈幾何級數倍增的形式壯大。

傳銷人員鼓吹說這個制度對每一個加入者都是最公平的,最適合老百姓操作的制度。不論你有沒有文化,從事什麼職業,處在哪個階層,只要你繳納了2800-3900元不等的入會費,你就可以從事這個「暴富」的事業。並喧嚷成為A級代理商后,每個月的工資都有十幾萬元,甚至幾十萬元。

「蝶貝蕾」培訓人員稱其賺的是60%的中間環節費,但是拉來的每個下線2900元的60%,掙的其實就是「自己人」的錢。工資的計算按照拉多少下線給多少錢,層層剝皮。

警惕網上招聘和網戀

反傳銷協會會長李旭認為傳銷有三大特徵:

  • 繳納入門費或認購一定數額商品;

  • 發展下線形成層級關係;

  • 自己的下線投入都有自己的提成,層層返利。

不管什麼區域、場合、什麼樣的公司、什麼樣的產品,也不管是什麼銷售模式,只要存在這三特徵就是傳銷。

針對傳銷組織詐騙,李旭建議要加強防範,警惕網上招聘、網戀。要注意甄別真假信息。當對方以介紹工作或談戀愛等理由把你拉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卻連正式的辦公場所都沒有,「戀愛對象」連份正式工作都沒有,這時你可以基本確認已被騙入傳銷組織了。如果接下來你還被安排參加有關行業現象、分成規則、邀約新人的課程,那更加可以確認對方在從事傳銷。

真的陷入傳銷怎麼辦?

1、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手機還沒被收走,要第一時間給朋友發定位信息,讓其幫忙報警。

2、如果運氣不好,一來就被控制,要假裝順從,不當面拆穿和反抗,保全自身安全是首要的。因為傳銷人員圖的是你的錢,以及將來利用你的社會關係給組織拉來新的下線,只要配合一段時間,你總會有機會逃離組織,哪怕身份證和錢被扣留,也可以通過報警或找當地人(傳銷組織一般不發展當地人)尋求幫助來解決。

3、更重要的是保持清醒認識,時刻提醒自己不要被洗腦。一邊是暴利誘惑,一邊是周圍群體無時無刻地滲透影響,缺乏社會經驗又急於改變命運的大學畢業生,很容易被攻破心防。畢竟人性都有弱點,心理防線一旦被打開一個小缺口,慾望就會難以抑制。這需要我們平時就建立起一種常識,如果一份工作能讓人短時間實現上百倍財富的增長,那不是搶就是騙,現實中絕無可能。

曾經也是傳銷受害者的李旭通常會對傳銷人員進行反洗腦,以身相勸。但他表示「效果不大」。

社會傳銷詐騙行為屢禁不止,李旭認為這與取證難、打擊處理難、法律滯后三點有關,傳銷組織無公司、無產品、無實物,證據往往會不足。再加上傳銷人員已經被洗腦,執迷不悟,打擊處理難。法律針對傳銷活動的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規定門檻較高,難以指認。所以,很多人會抱著僥倖心理從事這一犯法活動。(中青)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