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只有工業級產品才有未來:優酷出品第一號員工的網劇創業心得

只有工業級產品才有未來:優酷出品第一號員工的網劇創業心得

「但是在現在,就算你是因為沒有預算,才拍出一個非工業級別的作品,觀眾也不會原諒你。」

作者 | 羅立璇

今年8月上映的真人漫改網劇《鎮魂街》,出自優酷出品一號員工之手。在優酷8年,葯軍曾經主導過《嘻哈四重奏》、《萬萬沒想到》和《老男孩》微電影等項目的製作和發行,見證和參與了互聯網視頻內容從草創到蓬勃發展的全過程。

在2015年底,他決定出來單幹,創立新公司雄孩子傳媒,和不同的視頻平台合作,針對年輕觀眾打造精品劇集。「自始至終,觀眾只有一個特點:喜新厭舊。而我做過太多新東西了,自始至終做的都是新東西,我就擅長做這個。」葯軍樂意去面對口味最多變的年輕人,做他們喜歡的內容。

不過,和兩年前相比,葯軍要面對的是一個更加強大的市場。在今年上半年,網劇表現強勁,平台採購政策持續加碼之外,資本也越來越看好,新網劇公司估值不斷刷新。精品網劇甚至被認為是娛樂產業最大的商業機會。

作為優酷自製內容的前任核心人物,葯軍被認為是對互聯網內容風向最敏感的從業者之一,也就是所謂的「有網感」。但他認為僅有網感還不夠,作品的核心內容最重要。

「網感就是一種包裝、一種溝通界面、一種和觀眾交流的方式。它只是我們熟練操作的、不斷進化的語言,最後還是要根據我們自己的語境去傳達我們想要的內容。」他說。

根據國產漫畫改編的真人網劇《鎮魂街》是雄孩子的第一部作品。在這之後,雄孩子還會持續推出針對年輕觀眾的多部原創劇集和漫改劇集。雄孩子此前已經獲得了來自創新工場的A輪投資,目前正在開放新一輪融資。

以前做的是「粗糙的親切」,現在只能做工業級產品

《鎮魂街》場景設計

《萬萬沒想到》是葯軍在優酷的代表作之一,他也和出品方萬合天宜的團隊非常熟悉。葯軍回憶說,在當年伴隨著移動端的成長,大家認為《萬萬沒想到》這種迷你劇會是重要的戰略。而現在,伴隨著行業逐漸成熟,長視頻和短視頻平台分流,網劇成為了整個視頻平台中流量最大的一部分。

「我們選擇去做網劇,是因為觀眾需求的確就在那裡」,成立兩年不到的雄孩子面對的是一個非常熱鬧的市場。在視頻網站上,超級網劇的單集投資已經升至數百萬,而傳統影視人才也不斷被吸引過來。

「我們就要去研究怎麼在『大劇』里脫穎而出。」在葯軍看來,關鍵在於把類型劇的核心需求和製作達到工業級水準。

首先是選對焦點。「在前期策劃的階段,就要想清楚作品本身想要傳達的點和最後會觸及的核心人群。比如《老男孩》希望能傳達的是夢想,最後成功地激起了大家的共鳴。」擴展開來,在面對該作品所屬的類型的時候,也需要進行類似的思考,滿足觀眾來看一部片子的第一個層次的需求。

在製作環節,葯軍則表示製作現在必須得「夠用」。「以前的段子劇是『粗糙得很親切』。但是在現在,就算你是因為沒有預算,才拍出一個非工業級別的作品,觀眾也不會原諒你。」

比起一部劇里混雜過多的元素,現在葯軍更願意做著力點更集中的類型化的劇集,立足類型來做新的創意。除了漫改劇《鎮魂街》以外,雄孩子在今年還會有兩部原創劇集上線,一部是懸疑黑幫喜劇,還有一部是現代玄幻偶像劇。

「從觀眾的觀賞習慣來說,長情節劇還會是主流。那麼我們要探討的可能就是在這主流之上能做些什麼。比如不同元素的疊加、彈幕出現了以後更強的互動性,還有豐富化的題材等等,都需要我們去探索。」他說。

葯軍舉了偶像劇做例子,「其實你去看韓國偶像劇,套路都是一樣的,不能在一起的戀人、歡喜冤家什麼的,只不過是不能在一起的理由可以是生病、也可以是因為男主角是外星人,或者是漫畫走出來的人。但是這些劇集核心的模式是一致的,只是看你怎麼在新的設定下把這一套故事給講出來。」

雄孩子即將推出的偶像劇《我的王》,就描繪了3個來自不同時代的古代男性穿越到現代,和女主結緣的故事。「從偶像劇的角度出發,瑪麗蘇的確是剛需啊,但是我們想的肯定是怎麼讓瑪麗蘇變得更時髦、更有趣。」

不僅打動二次元人群,漫改劇怎麼做

安悅溪飾演女主角夏玲

而對於漫改劇,葯軍認為要把握好原著的核心氣質,同時展現出原著的氛圍,這也是這個類型劇所需要達到的核心需求和工業級水準。

《鎮魂街》是雄孩子上線的第一部作品,也是近年熱門的國漫IP,原版漫畫在有妖氣平台累計點擊量超過30億。

選擇拍攝《鎮魂街》最早的契機是奧飛娛樂找到了葯軍,希望能合作改編拍攝旗下漫畫平台有妖氣上優秀的作品。在有妖氣給出來的一系列作品里,葯軍選中了《鎮魂街》。

《鎮魂街》漫畫講的故事是人間和陰間之間有一片灰色區域,就叫鎮魂街,在其中居住的是已經逝去卻需要等待進入陰間的亡靈。主角曹焱兵是鎮魂將,負責和他的弟弟一起守護這一片土地,抵抗危險勢力的侵佔。但在網劇中,雄孩子將其進行了改編,變成了平行世界的概念。

「《鎮魂街》的價值在於它『燃』的核心、情懷,還有人物角色等方面,不僅僅能打動二次元人群。它的閃光點就在於適合更廣泛的人群來看,同時題材在審查方面沒有過多的風險。」葯軍補充道,「冬粉量、人氣這些,都只是說明這個作品的質量的其中一個論據。」

在決定改編《鎮魂街》以後,雄孩子團隊進行了全面分析:「這部作品的魂是什麼?是因為什麼才吸引了原著漫畫的讀者一直關注這部作品?有哪些元素是在重現原著神髓時必須保留的?而主要人物的特質又是什麼?我們必須要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為了找到答案,雄孩子團隊在創作前期採訪了許多漫畫原作的冬粉,去獲得更多不同的看法。

最後,他們的結論是,作品的核心蘊藏在原著中的許多元素當中:「主人公的精神世界很燃、夥伴並肩戰鬥的劇情很燃、守護靈捨身相救的精神很燃,更重要的是那些足以激起二、三次元觀眾共鳴的『燃』的情感」。

為了對味兒,雄孩子選擇啟用年輕的創作團隊進行編劇和導演工作:「你會發現整個劇首先是個『爽文』,節奏非常地快、畫風很帥,像櫻木花道那樣,『梆』地就撞到牆上了。但是呢,主角帥不過三秒,有它自己的幽默在。」

但從過去的經驗而言,這種「燃」如果表現不好很容易就讓人覺得尷尬或者齣戲。為了盡量貼近劇中「中二」的氣氛,雄孩子首先邀請了台灣藝人汪東城擔任男主角曹焱兵,配音則邀請了在聲優里很有名氣的阿傑。

汪東城飾演主角曹焱兵

汪東城之前因為在《終極一班》、《惡作劇之吻》的活潑角色被大陸觀眾記住,葯軍也認為他很適合這個角色。「目前大家都覺得他表現得很好,中二氣質很契合。而且他還很努力,大部分武戲都是自己親自上的。」葯軍說。

其次,葯軍認為原著所展現的氛圍一定要做到位。「因為在原著里鎮魂街上匯聚了不同時代的靈魂,所以街景也必須有所體現,要有古代、民國和現代元素混搭的感覺。你不能隨便挑一條街,就讓汪東城站過去說:『這條街我說了算!』。」儘管鎮魂街本身的場景利用率不算太高,但為了奠定作品的基調,雄孩子還是搭了這個「蠻貴的」場景。

但最重要的是,「要意識到漫畫和電視劇是兩種不同的媒介」,葯軍指出,《鎮魂街》是長線周更,電視劇不可能做到完全展現,否則就會變成流水賬。「我做一個24集的電視劇,需要在固定的時間裡進行起承轉合、體現低谷和高潮,漫畫里都不會有,因為它的發布形式就不是這樣的。」

在對漫畫的內容進行了權衡之後,葯軍決定選擇漫畫里男主角去拯救世界作為主線,而非動畫所選擇的花費更多的筆墨去描繪兄弟之間的親情的路線。

「我希望能做到戰鬥感比較足,風格也比較幽默,延續我們之前說的展現『燃』的特點。原著裡面寫『曹家後裔、天生霸氣』,這個霸氣不是說就行的,而是要有過程來呈現的。」他說。

在做好這一切后,對於首部作品的市場反響,葯軍表示,「爆款就是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拚,你把自己那七分盡量做好就可以了。」

對於公司的未來,他表示,雄孩子的「工業級產品」的要求不單止在作品本身,還在於作品繼續外延的能力。從互聯網視頻平台出身的葯軍從不認為雄孩子只是一家製作電視劇的公司,他希望通過對劇集內容的強控制,雄孩子能對任何IP產生絕對的放大作用。

「網劇是我們的業務核心,是個能引起觀眾大爆發的內容。在網劇之前的環節,我們會考慮做小說和漫畫,來獲得核心冬粉;在網劇之後,我們會考慮做遊戲、拍電影,進行統籌。在理想的情況下,這會是一種交叉疊加、螺旋式上升的狀態。」

葯軍希望雄孩子能成為有統一協調開發IP能力的內容製作公司、不斷提高對IP的理解能力。「很多時候IP必須聯動起來,而這隻有在一家公司的協調下才能完成。現在有很多將IP授權分散到不同的公司去做的IP方,控制力下降,其實都是在消耗IP。」

三聲·新青年:他們都說有嘻哈

7月20日下午,《三聲》將在北京以「他們都說有嘻哈」為主題,舉行第三次三聲·新青年系列沙龍,邀請音樂公司大佬、平台方、投資人,以及嘻哈前輩們一起,討論嘻哈的前景、挑戰與機遇。

我們邀請的嘉賓包括:摩登天空創始人沈黎暉(確認中);《有嘻哈》總導演車澈(已確認);君聯資本副總裁吳宏(已確認);百度音樂人事業部總經理劉瑾(已確認);MTA天漠音樂節創始人李宏傑(已確認);嘻哈融合體創始人李海欽(已確認);龍井說唱孫旭(已確認)

除此之外,我們還在邀請另外幾位嘻哈天王,讓一線的Hip Hop Man能在這個沙龍與大家分享他們的實踐與思考。

如果你對「嘻哈」有興趣,如果你想了解「嘻哈」產業的前景和挑戰,立刻掃描下面的二維碼報名吧!

掃碼報名「嘻哈」沙龍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