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巨人的隕落》大盤點!肯·福萊特為何30年後才在中國火了?

《巨人的隕落》大盤點!肯·福萊特為何30年後才在中國火了?

三十年前的一個午後,趙小斌在家鄉小城的書攤前停住了腳步,他的目光被一本名為《呂蓓卡密碼》的連環畫吸引住了,只是他無法料到,那個被忽略的扉頁上的小小註釋——「原著作者:肯·福萊特」,將同他的閱讀生涯綿延多年。

2017年6月,在北京家中的書房,趙小斌鄭重其事地將《永恆的邊緣》中文版與收藏的原著英文版安置在一起,這是肯·福萊特風靡全球的「世紀三部曲」的最後一部,《巨人的隕落》大結局。

從70年代被首次引進到2016年《巨人的隕落》的爆火,肯·福萊特為何30年後在火了?

▲2017年,肯·福萊特「世紀三部曲」中文版已在大火

70年代 登陸

70年代,當時的年輕人讀「小人書」就像如今微信一樣流行,那時《巨人的隕落》的很多讀者還沒出生。肯·福萊特早期代表作《呂蓓卡密碼》被改編成連環畫,飛向大大小小的書攤。在外國小說版權匱乏的70年代,這樣的外國驚險故事成了年輕人認識西方文化的主要途徑。

80年代 小眾

80年代,國內出版機構開始大量引進外國通俗小說,年輕人如饑似渴地一本接一本閱讀外國小說,外國文學迎來了第一次「百花齊放」。

此時的肯·福萊特已成為英國頭號暢銷書作家,他的一系列懸疑小說正是出現在了這批引進名單里。

跌宕的情節與流暢的敘事,讓許多讀者將肯·福萊特和阿加莎·克里斯蒂、柯南·道爾放在一起比較。儘管在這段時間,福萊特得到了像嚴鋒(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這樣的擁躉,但間諜題材在文化隔閡上的局限顯而易見。相對於此時已在歐美文壇的聲名鵲起,肯·福萊特和他的作品在仍屬於小眾閱讀。

▲ 1987年出版的《兩對間諜》

有趣的是,肯·福萊特進入三十年後才走紅的歷程,和他本人的寫作之路頗為相似。

寫完十本書,肯·福萊特才迎來了一次事業高峰。《風暴島》(Eye of the Needle)是他個人寫作生涯中的第十一本書,也是他的第一次成功。

肯說,寫小說是他唯一幹得好的事,而他年輕時有其他野心。「我曾經想成為一名頂尖廣告人,後來又想成為一名優秀的新聞記者。事實上,我曾經是當過記者,但不夠優秀。然後,業務時間我開始寫些故事。」

他人生的轉折點來了,一輛破車,讓肯寫出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說。「我的車壞了,修好它得花200英鎊,我付不起。」當時,他的孩子剛出生沒多久,還欠了銀行一大筆債。「我認識的一個新聞記者寫了一個驚悚故事,然後就從出版商那兒拿到了200鎊,於是我對我的前妻瑪麗說:『我知道怎麼把我們的車子弄回來了。我要寫一部驚悚小說。』」她聽了之後說:「哦,是嗎?」

肯找到那位出版商,成功地讓對方收下了他的手稿,並得到了足夠的錢修好了自己的車子。「然後,我對自己說,也許我可以更加努力,做得更好些。儘管我的第二本書寫得還是不夠理想,但我確實在進步。」

2009年 轉變

進入二十一世紀,肯·福萊特已成為世界上最暢銷的小說家之一。但他仍不滿意。「有個想法突然湧現,『好吧,那麼多人都寫出了偉大的作品,現在可以輪到我了嗎?』我當時就一個念頭:要專註於下一本書。」

《聖殿春秋》(The Pillarsof the Earth)正是這「下一本書」。這部以中世紀的英格蘭為故事背景的史詩小說,讓肯·福萊特實現了完美轉型。這部作品讓肯·福萊特開始走進大眾閱讀的視野,國內掀起了第一次福萊特熱潮。

2016年 爆火

閱讀不再是純功利性的,讀書已日益成為越來越多讀者的日常需求。

但暢銷的永遠都是能真正提供價值感的好書,過於追求閱讀快感的外國小說,比如在歐美特別流行的沙灘文學,在其實是很難真正火起來的。

2016年,一匹搶眼的黑馬出現了——肯·福萊特《巨人的隕落》。

在出版方讀客圖書提供的「為什麼喜歡《巨人的隕落》?」調查中,讀者票選前三的理由分別是「暢快的閱讀體驗」、「能輕鬆學習歷史知識」、「高超的敘事技巧」。

得益於肯·福萊特一直被津津樂道的嚴謹寫作態度,他的小說出版前,都會請歷史學家審讀書稿,絕不容許出現任何史實錯誤。國內知名作家馬伯庸先生評價道:「(肯·福萊特的《巨人的隕落》)寫作風格和技法很古典,有著這個時代文藝作品很少具備的從容和沉穩。」 在嚴肅文學和通俗閱讀之間,《巨人的隕落》難能可貴地找到了一個平衡點。

「世紀三部曲」大事件2016年5月

「世紀三部曲」第一部《巨人的隕落》引進。《半島都市報》以三個整版「解密『世紀三部曲』為何一個梗概就能3個億?」。

此時,沒有人敢斷言,肯·福萊特這部創下全球每三秒賣一本、厚達1168頁的大部頭,在仍像過去30年那樣「水土不服」,還是能打破魔咒,這回終於征服市場?

▲ 《半島都市報》敏銳出擊,大版面報道「世紀三部曲」

2016年6月

第一批讀完《巨人的隕落》的讀者誕生了,他們組成「自來水」在社交網站上發聲,這引來了部分媒體的關註:

北京電視台對其進行了2分鐘的推薦;《北京日報》稱「金庸跟肯·福萊特比也還差一點」,「英國金庸」的稱號開始流行。

2016年7月

《巨人的隕落》銷量飆升至10萬套,由讀者群帶動的「跪讀神作」文化現象引爆爭議,與「丟書大作戰」、「青春版《紅樓夢》」被媒體並稱為「2016年三大圖書事件」。

@一毛不拔大師 發布微博書評,轉發一夜過萬,「全球讀者平均3個通宵讀完」的話題指數迎來小高潮,數十萬讀者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用了多少時間讀完《巨人的隕落》,一場閱讀流行文化就此開始爆發。

2016年10月

《巨人的隕落》火進高校,中山大學、西安交通大學等全國高校紛紛開展共讀活動。

2016年11月

《巨人的隕落》迎來首次全媒體報道,@馬伯庸 微博二度發文助力,China Daily、澎湃新聞、揚子晚報、北京日報、廣州日報等五十多家權威媒體大版面報道。

2016年12月

積攢的口碑迎來爆發:豆瓣2016年度最受關注圖書第一名、新京報年度暢銷好書第一名、「吳曉波頻道」年度十大好書……《巨人的隕落》橫掃了幾乎所有權威榜單。

2017年1月

新京報以《偉大的故事,會尋找真正的讀者》整版報道肯·福萊特,騰訊、澎湃新聞、China Daily等大媒專訪加持。肯·福萊特出版過的中文書被讀者全部買空,一冊絕版書黃牛價超1200元。「肯·福萊特」品牌效應初顯。

2017年2月

人民日報評論部發布《巨人的隕落》書評,讚賞其展現了「個體之我如何突破社會之我」的勇者精神。

「世紀三部曲」第二部《世界的凜冬》上市,斬獲豆瓣9.3高分,成為近十年來評分最高的外國文學暢銷作品。

2017年5月

市場對肯·福萊特的熱情驚艷西方媒體。在倫敦書展上,肯·福萊特團隊邀請了來自全球27國的知名出版商到倫敦家中,參加新書發布酒會,面孔首次出現在了這樣國際性的新書發布活動上,出版方讀客圖書作為當晚唯一的出版商受邀出席。在發布會現場,肯·福萊特一上來就問:「的出版方在哪裡?」

▲ 法蘭克福書展上,《巨人的隕落》中文版與各國版本一同展示

2017年6月

「世紀三部曲」迎來大結局《永恆的邊緣》,肯·福萊特在的流行才剛剛開始。

肯.福萊特世紀三部曲

全球讀者平均3個通宵讀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