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報告稱五成高校女生遭遇性騷擾 過半的人選擇沉默和忍耐

報告稱五成高校女生遭遇性騷擾 過半的人選擇沉默和忍耐

「他從講台上走下來,聽我們的討論,把手搭在女生背上撫摸,甚至去摩擦女生的內衣……他還肆無忌憚地去拉女生的手,把女生單獨叫去辦公室溝通。我遇到過一次所謂的『關懷』,當時扭頭甩開,他沒說什麼就走了。期末的時候,我這門課只拿到了及格分。」

以上敘述來自《大學在校和畢業生遭遇性騷擾狀況調查》中的一位受訪者,她指稱,對自己和同學實施性騷擾的人是一名德高望重的教授。

這份由廣州性別教育中心和北京義派律師事務所聯合開展的調查報告顯示,69.3%的受訪者遭受過不同程度的性騷擾,其中,女性遭遇性騷擾的比例為75%,男性為35.3%。在遭遇性騷擾后,超過一半的人選擇了沉默和忍耐,向校方和警方報告或報案的人不到4%。

調查的樣本覆蓋來自全國各個省份的6592名受訪者,他(她)們中的大多數人來自一線城市和發達省份或高校較多的省份。報告撰寫人,廣州性別教育中心負責人韋婷婷稱,儘管問卷在涉及、網路發放方式和樣本偏差方面存在局限性,但「在一定程度反映了一線城市、發達地區或高校較多省份中以高校學生群體為主的性騷擾狀況和態度。」

這份報告中,性騷擾被分為三類,包括諸如未經同意用情色/猥褻的眼光注視你的性別騷擾;不受歡迎的性企圖,如強行親吻等;以及性強迫。

報告稱,女性更易遭受威脅,而男性在一些性強迫如被逼拍裸照中的比例並不低於女性,性少數群體在遭遇性騷擾的比例、頻次上都高於異性戀。

此外,報告稱,性騷擾實施者中,九成為男性。超過六成的實施者為陌生人,逾五成實施者是同學和校友,一成實施者是學校的上級(包括領導、老師和輔導員等)。

而在遭遇性騷擾后,逾半的受害者選擇沉默和忍耐,不到4%的人會選擇向校方報告或報案。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女性,男性更傾向保持沉默或告知對方停止,以及有著更低的報案率。韋婷婷稱:「這也許與社會對男性氣質的『要求』有關,導致男性遭遇性騷擾時更加礙於『男子漢的面子』而不報告或報警。」

在問及不報告的原因時,近六成的人表示認為報告也沒有用。事實上,調查也顯示出校方和警方在對性騷擾的處理結果滿意度極低,不滿意者(包括不滿意和十分不滿意)分別為48.8%和59.6%。

一位受訪者稱,自己在遭遇裙底偷拍事件后,報警后被警方推給學校保衛處,學校保衛處卻將責任推卸給受害者,「教育了我兩個小時,說是我自己不注意,之後不了了之」。

基於前述,高校性騷擾受害者往往承擔著巨大的社會和心理壓力,源眾性別發展中心的公益律師田冬稱:「性侵和性騷擾的受害者大多會受到二次傷害,比例十分高。」根據過往新聞,不少性騷擾受害者在揭露經歷之後,還會遭遇質疑和被污名化。而報告也顯示,不少性騷擾的受害者在事件發生之後,「覺得羞恥」「認為會對自己學習/生活有不好影響」。12.4%的受害者會因為性騷擾經歷嚴重影響人際關係、學業,甚至出現抑鬱、自殺等情況。

近年來,關於高校性騷擾的新聞屢見不鮮,然而,出於對大學聲譽的顧慮以及學生希望避免公開羞辱的心理,性騷擾案件往往被悄悄處理或者掩蓋。面對為數不少的性騷擾案例,高校處置措施普遍滯后。報告稱,儘管超九成學生認為學校有必要開展防止性騷擾的教育和制定有關規定,但現實中,僅有5.4%的高校存在預防性騷擾教育,全國沒有一家高校有專門處理性騷擾的部門或流程。

「我們的法律也沒有對性騷擾進行明確定義,受害者提起性騷擾訴訟非常困難,」田冬如是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