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分手求複合遭拒絕 男子砍死女友母親和弟弟

分手求複合遭拒絕 男子砍死女友母親和弟弟

原標題:分手求複合遭拒絕 男子砍死女友母親和弟弟

昨日,因女友提分手而將對方弟弟和母親殺死的魯衛東在二中院受審。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與女友分手後為求複合,38歲男子魯衛東酒後翻牆進入女方家裡,打算迫使對方主動聯繫自己。但在行兇前,女友微信留言給魯衛東稱拒絕複合,同時其發現弟媳稱要給女友介紹對象,惱怒的魯衛東持菜刀將女友弟弟和母親砍死。

昨日,魯衛東被控犯故意殺人罪在二中院受審,作為附帶民事訴訟原告,女友黃女士和父親到庭參加庭審。魯衛東當庭認罪並表示願意賠償,但女友及其父親堅稱要其「殺人償命」。

稱被女友微信激怒 決定行兇

昨天上午9點40分,身穿黑色衣褲的魯衛東被法警帶入法庭。檢方指控,魯衛東因對女友黃女士與其分手不滿,於去年8月31日凌晨3點,翻牆進入女友在房山區閻村鎮的暫住地,用菜刀砍擊女友28歲的弟弟,以及聞聲趕來的女友55歲的母親,造成二人創傷失血性休克死亡和創傷失血性休克合併顱腦損傷死亡。

「屬實,我認罪。」對於檢方的故意殺人罪的指控,魯衛東稱認罪悔罪,並在庭審中多次哽咽、落淚。

據魯衛東稱,其與黃女士戀愛6年,案發前半月左右,女友突然稱二人在一起不合適,在微信和電話中將其拉黑,因無法與女友聯繫又想求複合,魯衛東私下登錄女友微信留言。

魯衛東說,案發前一晚,他在大興的暫住地喝酒後,再次登錄女友微信發現對方未回復其留言,打電話也聯繫不上,遂開車到女友在房山的暫住地尋找。

在車上,魯衛東看到副駕駛上放著家裡切羊肉用的菜刀,「她家刀不快了,本來要送過去,後來被我忘在車上了。」魯衛東說,其在半夜到達女友家,見屋裡沒開燈,就搬了個破沙發翻牆進院。

「心裡害怕,所以沒有驚動她家裡人」,魯衛東說,在女友家廚房,他再次登錄女友微信,看到女友回復留言「說我不值得可憐」,魯衛東說,女友的回復激怒了自己。

「我想著,砍一下她弟弟,砍完縫幾針就沒事了,她肯定會主動給我打電話。」魯衛東在女友家上了廁所,吃了點東西,翻找女友微信時,他發現女友的弟妹提出給她介紹男朋友,這令他更為氣憤。

砍死女友弟弟母親 逃離現場

魯衛東稱,其拿著刀從廚房進入女友弟弟的卧室,28歲的黃某正在睡覺。「我在屋裡溜達,下不了手開門想走,發現有人開燈和喊叫,心裡一害怕,就開始砍。」魯衛東說,他記不清自己砍在哪、砍了多少刀,在此過程中,女友的母親在後面打他,「我就扭臉掄刀繼續砍,廝打中包被拽掉了。」

對行兇持續的時間,魯衛東表示記不清,只記得離開前喊死者,二人都沒反應。

「害怕,拚命往外跑,發現沒人追我時就更害怕了。」魯衛東說,跑到車上后,他報警並撥打急救電話。

最終民警在閻村鎮小十三里橋找到他,「我問警察人搶救過來了嗎,還讓他們幫我給女友打電話問傷情」,魯衛東回憶說。

凌晨4點,在廊坊姑姑家串門的黃女士接到弟弟電話,「他說姐姐救我,我知道出事了」,黃女士說,趕回家中,她得知母親和弟弟的死訊。

「打著手電筒往門裡看,老伴躺在院子里,手裡拿著鑰匙,手機扔在地上,身上、地上全是血。」黃女士的父親說,進了屋,他又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兒子。

屍檢報告顯示,兩名死者的頭、胸、頸、上肢等多部位傷勢嚴重。女友的母親當場死亡,弟弟在被送醫救治時身亡。

女友家人同時提出附帶民事賠償共6萬餘元,作為民事訴訟原告的黃女士念完起訴書,情緒激動,一邊怒罵「混蛋」,一邊起身將桌上的紙扔向魯衛東,后被法警攔下。

魯衛東坐在被告人席上,低著頭,雙手捂臉,一聲未吭,之後表示願意用名下唯一的麵包車賠償。

「他是豺狼,害我們家破人亡」,庭審結束后,黃女士及其父親表示,魯衛東「必須償命」。

此案未當庭判決。

追訪

鬧分手后多次以自殺威脅

魯衛東女友稱其長期無業,家人從未反對二人交往卻遭毒手

作為附帶民事訴訟原告,昨日,黃女士和父親於開庭前抵達法院參加庭審,魯衛東的父親及多名親屬也到庭旁聽,但直到庭審結束,雙方都沒有任何交流。

魯衛東的父親一早從山東老家趕來,他介紹,魯衛東是家中獨子,平時性格老實,多年來一直在外打工。兒子26歲結婚,與前妻育有一子,孩子如今已9歲,在山東老家由自己撫養,約4年前,魯衛東曾將黃女士帶回老家。對於兒子殺人,魯衛東的父親表示不解。

黃女士回憶,其與魯衛東2012年經朋友介紹相識,后魯衛東對其展開追求,一次弟弟的手受傷了,魯衛東從老家趕到北京幫忙照顧,該舉動感動了黃女士,不久二人確立男女朋友關係。

但此後黃女士發現,魯衛東脾氣並不像看起來那樣好,工作也不夠上進,生活還得靠自己養。黃女士說,其間二人多次鬧分手,魯衛東總是以跳橋、自殺等說辭相威脅。此外黃女士表示,魯衛東對其不夠信任,常登錄她的微信,冒充黃女士跟微信中的好友聊天。

「跟他在一起壓力太大了」,黃女士說,在與魯衛東交往的5年裡,她曾幫魯衛東找過快遞員等多份工作,但魯衛東都干不長,多數時候魯衛東都在家待業。案發前半個月左右,她再次提出分手后,魯衛東從家中搬到大興居住。分手時,黃女士還幫魯衛東找了個開車的工作,月薪5000元。

黃女士回憶,一起生活時,魯衛東能幫著家裡洗衣服、做飯,與家人相處得也不錯,從未顯露過傷人的傾向。雖然母親曾透露過擔心女兒受委屈,但家人從未對二人交往表示過反對,弟弟還曾幫魯衛東理髮、刮鬍子。

父親和弟媳證言均印證了黃女士的說法,弟媳稱,家人都未對魯衛東和黃女士的戀愛提過反對意見,就連自己年幼的兒子都惦記著魯衛東。

「半夜11點下班,我老伴都等著給做口飯吃。」黃女士的父親說,每次勸說讓其外出賺錢,魯衛東都「一聲不吭,然後該幹嗎幹嗎」,待業在家時,魯衛東常獨自開車外出,當快遞員時也是常凌晨1、2點才回家。

「我說過他幾次,男人要出去賺錢,但不管用」。在黃女士父親眼中,魯衛東並不是一個稱職的女婿,甚至「一直靠女兒養,連老家的孩子都不管」。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李禹潼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