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斬斷伸向「渤海明珠」瑰寶的黑手 ——河北海上「非法採礦」第一案始末

斬斷伸向「渤海明珠」瑰寶的黑手 ——河北海上「非法採礦」第一案始末

原標題:斬斷伸向「渤海明珠」瑰寶的黑手 ——河北海上「非法採礦」第一案始末

庭審現場。王津攝

當我們徜徉在「渤海明珠」——秦皇島市的海濱浴場,欣賞著秀美的景色,也許很難想到,腳下的這一片細軟的沙灘正是這座旅遊城市最寶貴的自然資源。然而,近年來受利益驅動,一些不法分子將黑手伸向了這些寶貴的海砂,瘋狂盜採盜掘。為了給子孫後代留住這些瑰寶,秦皇島市政法部門對盜採海砂犯罪行為始終給予重拳打擊。

4月21日,秦皇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5·08」、「5·21」兩起系列盜採海砂案做出二審宣判,44名被告人因犯非法採礦罪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分別被判處1年至2年有期徒刑的不等刑罰,判處罰金總計200萬元,追繳贓款70萬元。至此,這起近年來全省最大的破壞環境資源保護犯罪案件塵埃落定。

案件由來 秦皇島地處渤海之濱,海岸線全長162.7公里,海域面積1800平方公里,以碧海金沙、旅遊天堂聞名於世。秦皇島海砂質量好、岸基厚,是重要的不可再生性自然資源,對於秦皇島經濟社會發展和旅遊經濟開發具有決定性的戰略意義。可以說,沒有優質沙灘就沒有秦皇島市旅遊業的蓬勃發展。

但是近年來,由於自然原因,河流入海徑流和泥沙減弱,造成砂量減少,入海砂量由年均1600萬噸,降至不足10萬噸。而同時,受暴利驅使,非法開採海砂問題突出,犯罪分子躲避監管、晝伏夜出、瘋狂作案,海岸侵蝕,海灘變窄,對秦皇島海濱旅遊度假形成極大威脅。

秦皇島市委、市政府對非法開採海砂問題高度重視,市委書記孟祥偉、市長張瑞書等主要領導多次作出批示,決定向非法開採海砂犯罪展開集中攻勢。

按照秦皇島市委、市政府的要求,自2016年以來,該市市委政法委把非法開採海砂犯罪作為一項政治任務,從案件推進步驟、偵查取證方向、訴訟環節銜接、罪名法律適用等方面,加強協調,實時提出指導意見。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閆五一親自指揮調度,制定了「三步走」工作方略。

2016年5月8日晚,秦皇島市海警支隊民警果斷出擊,在昌黎海域現場抓獲非法開採海砂犯罪團伙6人,查扣涉案船隻3艘,查獲海砂1600餘立方米;同月21日晚,秦皇島市海警支隊再次行動,打掉一個以「海上施工工程」為掩護的重大犯罪團伙,現場抓獲10人,查扣涉案船隻2艘,查獲海砂1300餘立方米。短短13天,在市委政法委的指揮協調下,秦皇島市公安、海警聯手打掉兩個重大非法開採海砂犯罪團伙。

水落石出 隨著犯罪嫌疑人的陸續到案,案件審理工作也在有條不紊地向前推進,這兩個犯罪團伙的犯罪事實逐步浮出水面: 2015年12月10日至2016年5月21日,徐某等數名被告人以清淤為名義,駕駛吸沙船在秦皇島市海港區湯河口附近海域多次非法開採海砂,價值19.55萬元。

2016年三四月間,被告人李某夥同他人在秦皇島海域非法開採海砂合計8000噸,經物價部門鑒定價值6.4萬元。 2016年4月中旬,被告人袁某夥同他人駕駛運沙船在秦皇島市昌黎海域非法開採海砂2500噸,經物價部門鑒定價值2萬元。

2016年5月8日,被告人袁某夥同他人駕駛運沙船在秦皇島市昌黎海域非法開採海砂1550立方米,經物價部門鑒定價值1.86萬元。 2016年4月20日至5月8日,被告人王某夥同他人駕駛吸沙船在秦皇島市昌黎海域多次非法開採海砂,經物價部門鑒定共價值人民幣6萬餘元。

2016年三四月間,左某等十餘名被告人單獨或合夥,介紹買賣或收購海砂合計13200噸,銷贓得款合計10萬餘元。經物價部門鑒定共價值人民幣10.56萬元。

……

在案件偵破過程中,據秦皇島市國土資源局有關負責人介紹,非法開採海砂行為導致該市沿海地區生態環境遭到破壞。自2000年以來,該市整治修復海岸線長度達16.27公里,沙灘肩高達2米以上,恢復沙灘面積43.34公頃,補沙總量514.69萬立方米,補沙資金逾2.5億元。國家承擔了大量的環境修復資金,而不可恢復的寶貴自然資源卻被不法分子盜採盜掘。

辯訴交鋒 在統一指揮下,秦皇島市政法機關、海警支隊、涉海執法部門統一思想、協調聯動,形成了打擊盜採海砂犯罪活動的強大合力。

今年2月13日,秦皇島市海港區人民法院受理了海港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盜採海砂案件8件,涉案被告人51人。海港區法院高度重視,有關領導親自協調指揮,專案專辦,將盜採海砂案件分成兩個辦案組,明確由刑一庭兩名副庭長進行專門審理。今年3月,這兩起系列案件陸續開庭。 庭審過程中,圍繞以下焦點問題,辯訴雙方在庭上展開交鋒。

首先,部分被告人的辯護律師提出,被告人的行為只是買賣海砂,不是盜採海砂,不構成非法採礦罪。針對這一辯護,公訴人當庭舉證,用強有力的證據證明了這些被告人明知盜採海砂是國家禁止的違法行為,依然鋌而走險、非法獲利,屬於典型的非法採礦罪,法律適用無誤。

其次,部分參與運輸、收購、銷贓的被告人辯護律師提出,這些被告人不知自己的行為已經構成犯罪,且無主觀惡意,不構成掩飾犯罪所得罪。針對這一辯護意見,公訴機關分別當庭舉證:參與運輸和銷贓的犯罪嫌疑人均明知經手海砂是非法開採所得,其「不知自己的行為已經構成犯罪」的辯護意見不成立;被告人非法運輸、收購海砂均獲得數額較大的犯罪所得,且有幫助其他被告人毀滅證據的犯罪事實,所以適用掩飾犯罪所得罪無誤。

最後,也是辯訴雙方交鋒的焦點問題,部分被告人的辯護律師提出,被告人實施采砂行為的犯罪地點並非禁採區,其行為不構成非法采砂。針對這一辯護意見,公訴人當庭出示了河北省國土資源廳、河北省海洋局、山東省海洋與漁業廳、遼寧省海洋與漁業廳出具的書函證明。這些證據充分證明了環渤海地區各級海洋行政主管部門從未審批海砂開採海域使用權,從法律角度確定了犯罪嫌疑人實施開採行為的海域均是禁採區,駁回了辯護意見。

今年3月20日,海港區法院一審做出判決,44名盜採海砂犯罪分子得到了依法懲處,涉及海砂盜、運、購、銷犯罪鏈條被全部打掉。

4月21日,「5·08」、「5·21」系列盜採海砂案二審宣判,秦皇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44名被告人因犯非法採礦罪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分別被判處1年至2年有期徒刑的不等刑罰,判處罰金總計200萬元,追繳贓款70萬元。

就案說法 縱觀這兩起案件的辦理過程,創下多項全省「第一」:第一次以非法採礦罪打擊處理盜採海砂行為;第一次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打擊處理收購海砂行為;第一次協調遼寧、河北、山東等環渤海幾省市明確劃定禁採區範圍……這些創舉,都為今後我省依法打擊類似案件打下了堅實基礎。

在案件的辦理過程中,適逢「兩高」發布《關於辦理非法採礦、破壞性採礦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規定該類盜採海砂案件適用非法採礦罪,這也為案件的定性和審判工作指明了方向。

據案件的主審法官介紹,這兩起系列案件,被告人數多、案情大,是全省近年來破獲的最大的一起環境違法案件。在以往秦皇島市和全國其他地區的案例中,對於實施盜採海砂犯罪行為的被告人,有被判處盜竊罪、非法採礦罪、以其他方式危害國家安全罪等幾種先例,較為混亂,不利於懲治打擊盜採海砂這類破壞生態環境違法犯罪。「兩高」發布的《關於辦理非法採礦、破壞性採礦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規定該類盜採海砂案件適用非法採礦罪。在司法解釋發布后不久,秦皇島市兩級法院就依據這一解釋,對該案做出判決,這在秦皇島市乃至我省也是首次以非法採礦罪懲治盜採海砂犯罪行為。新的法律適用,明確界定了非法採礦犯罪行為,有利於對該類犯罪實施精準打擊。

另外,在本案中,被判處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的被告人,都是非法收購海砂的經營業者,這在以往判決的盜採海砂案件中也是沒有先例的。通過這一判決,不但打擊了盜採海砂行為,還打擊了海砂運輸、收購、銷贓這一整個犯罪鏈條,做到了使犯罪分子不但不敢盜,更不敢收、不敢用。通過公安機關的反饋,目前盤踞在我省以及周邊沿海地區的收購海砂不法窩點在得知這一判決后基本消失殆盡,有利地震懾了違法犯罪。

本案的最大成功之處還在於不但打擊了盜採海砂違法犯罪行為,而且經過秦皇島市政法部門的不懈努力,協調河北、山東、遼寧等環渤海幾省市國土資源部門出具了從未頒發在渤海沿海地區從事采砂作業許可證的證明作為證據,首次從法律角度明確了環渤海地區海砂禁採區的範圍,為以後打擊類似犯罪奠定了堅實基礎。

在本案判決中,除了追繳贓款70萬元之外,還判處罰金總計200萬元。在罰金刑方面,也基本是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定格判罰,目的就是要讓犯罪分子付出沉重的代價,同時在社會上起到教育宣傳的目的,讓廣大群眾認識到盜採海砂犯罪行為的危害,引導大家通過合法手段致富。(鄭偉 褚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