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笑果文化完成1.2億A輪融資,黎瑞剛和王思聰為什麼看好這家公司?

笑果文化完成1.2億A輪融資,黎瑞剛和王思聰為什麼看好這家公司?

文 | 馬程

編輯 | 木木

上海靜安,笑果文化的辦公室里,運營部門正在在緊張地開會, 2天後就是《吐槽大會》的慶功會。而門口白板上密密麻麻寫著「脫口秀新星」李誕和池子的行程。4月檔期已經排滿。在堆了毛絨玩具和遊戲機的會議室里,笑果文化創始人、董事長葉烽正在和編劇們開會。

史炎興奮地衝進會議室,帶著這一位有些青澀的男孩子,驕傲地向大家介紹,「這是從冬令營里新招進來的畢業生,90后小鮮肉,口才很棒,已經簽約啦。」 這一幕讓葉烽想起了2011年,在籌備《今晚80后脫口秀》時,他盯著李誕、王建國等人簽約的情景,「很難想象,我當時是怎樣說服他們來加入一個從來沒聽說過的行業。」

現在,李誕等人已經成為了脫口秀「網紅」,而葉烽在最開始時候的想法——創造國內的「脫口秀」行業的設想也在逐步實現。2014年,他和賀曉曦、李誕一起創辦了笑果文化,並在2017年推出了《吐槽大會》。

從《今晚80后脫口秀》到《吐槽大會》,美式脫口秀逐步開始進入到主流視野。密集的笑點,一針見血的調侃,加上恰到好處的表演,讓人看到了與傳統中式相聲小品不同的魅力。尤其是爆款綜藝《吐槽大會》上線之後,點擊量達到14.5億,169.8萬網友參與了這個話題的微博互動,這個節目讓「吐槽」成為了一種文化現象。

2016年初,笑果文化完成Pre-A輪融資,投資方為游素資本和王思聰的普思資本資本,國民老公的站台讓這家新公司名聲大噪。當時,笑果文化CEO賀曉曦說,公司將在打造頭部內容的基礎上,完善在運營、商務、渠道等方面的能力,從單純的內容公司向全行業商業公司轉變。

在半年多之後,這樣的整合已經初見端倪。笑果文化在推出《吐槽大會》之外, 還進行了多項節目開發和藝人經紀。同時,笑果文化也成立了子公司笑友文化,在各地組建線下校園俱樂部、城市俱樂部,挖掘脫口秀新人。同時,笑果成立了另一家子公司笑億廣告,主要負責商務廣告方面的工作。而在《吐槽大會》第一季里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口播廣告」,會在第二季和笑果後續的各類節目中繼續刷爆眼球。

A輪投資人黎瑞剛與笑果文化創始人、董事長葉烽

就在今天,上海笑果文化宣布,已完成A輪融資,融資金額1.2億,黎瑞剛領導的華人文化領投,南山資本和上輪投資機構游素資本、普思資本等跟投。此後,笑果文化將全面與華人文化達成戰略合作,在發展的各個環節,也將和華人文化的內容布局戰略鏈接,下一步,笑果文化發展的重點,將放在頭部綜藝內容和線下的人才培養以及劇場表演。同時,笑果文化也將陸續深入內容領域,向情景喜劇,喜劇電影等方向發展。

在文化產品成為消費升級的重要背景下,在喜劇和人才積累多年笑果文化,優勢正在不斷放大,向喜劇內容縱向延伸。

製造一個行業

提到笑果文化,很多人第一時間會想到《吐槽大會》、李誕、池子,以及天使投資人王思聰。而笑果文化的董事長,原東方衛視的金牌編導葉烽卻是團隊的核心力量。

葉烽在大學里學習的是工商管理專業,畢業后曾從事外貿工作。早年的經歷讓他習慣用商業的思維開看內容,分析一個行業,這是他和很多科班出身編導的不同之處。後來,葉烽「陰差陽錯」進入了湖南文體頻道,從實習生做起,做體育節目編導,之後加入湖南經視,轉行做起了綜藝節目的總導演。在2006年加入東方衛視之後,他先後擔任了《加油,好男兒》等多部綜藝選秀節目的總導演。

雖然在當時,選秀非常火爆,但葉烽認為,但是作為編導,很難在其中實踐自己的想法,節目在模式化以後也很難產生增量。「我想做的不僅是一檔綜藝節目,而是把整個內容製作的產業鏈按自己的意願去梳理去打造。」葉烽說。

2011年,他試水做了一款具有美式喜劇風格的語言節目,定位在年輕觀眾的。他找到了相聲演員王自健,錄製了幾期《今晚80后說相聲》,從相聲段子的噱頭來切入年輕觀眾,廣受好評。這後來發展成了國內第一檔美式脫口秀節目《今晚80后脫口秀》。

當時,已經有很多節目嘗試過模仿美國版《吐槽大會》和深夜秀,但是都不成功。「最大問題在於這不是一個說你臨時拉一個節目組就能做起來了,這是一個行業。」葉烽說。那時他帶領團隊去美國學習,向大衛·萊特曼秀和團隊取經。看到了萊特曼龐大的編劇團隊之後,他決定從基礎開始搭建脫口秀行業。

首先是建立一個脫口秀的編劇團隊。在葉烽的記憶里,這個過程非常艱難,沒有先例可以借鑒。第一批入行的李誕,在之前在廣告公司工作,喜歡業餘在微博上創作段子。團隊還在相聲劇場找到了王自健,在線下脫口秀俱樂部里找到的池子,以及從英語培訓機構里找到的史炎。

葉烽花費了很長時間去和這些有著不錯工作收入的編劇溝通,勸說它們可以全職的加入到這個新的行業。「當時就是靠情懷,畢竟我們只是隱約看到了脫口秀前景。」

同時,還需要搭建一套編劇體系。李誕曾說,所有的編劇這每天都看很多段子和脫口秀的視頻,積累學習。為了把笑點最大化,每一個段子都要開會來回打磨,而節目又有明確的時間表,經常要加班加點。而在演員出鏡表演之前,還要反覆練習。

「有一些觀眾印象深刻的段子,不僅本身梗要好,笑點密集,還要求反覆練習,怎樣鋪墊,怎樣抖,氣口和節奏必須把握好。抖得好,觀眾就才能記住,稿子一個字都不能差。」

在《今晚80后脫口秀》時期,團隊會根據青年人的生活日常和喜好生產笑點,保證每一個段子在觀眾心目中能夠產生共鳴。此前,很多人質疑美式喜劇在國內會水土不服,但李誕認為這是一個偽命題,「的編劇,的觀眾,的故事,這樣的脫口秀怎麼能不接地氣?」

葉烽、李誕和團隊逐漸摸索出了一套從藝人的篩選、創作團隊的搭建,創作方法,再到創造規律的脫口秀節目製作模式,「這是一個垂直細分的美式喜劇脫口秀生態體系。」葉烽說。

也正是在這個過程中,葉烽感受到傳統製作思維對行業的限制,在傳統製作思維下,製作人的目標是做好一檔節目,但很難從節目出發,做藝人經紀、線下演出等全產業的發展,這也是笑果文化創辦的初衷。

價值觀與消費升級

「作為一個投資人,我認為《吐槽大會》是年輕人喜歡的喜劇表現形態,也是我看好的喜劇消費升級的方向。」王思聰在發布對笑果文化的Pre-A輪投資時曾這樣說。

葉烽很早開始關注脫口秀。微博開始興起的時候,他注意到,人們的語言結構和內容是越來越趨同了,地域的差距在逐漸縮小。同時,隨著一批脫口秀譯者的呈現,大衛·萊特曼、囧司徒、宋飛、路易CK等脫口秀演員的風格也逐漸收到很多年輕觀眾的青睞。

在葉烽看來,脫口秀跟傳統的以往的地域產生的比如東北二人轉北京的相聲上海的滑稽戲是不一樣的,本身沒有地域和年齡段的區分,是相通的一個行業。同時,密集的笑點和相對高級的幽默表達也是脫口秀與其他喜劇的形式相比的新鮮之初。

在完成了初步的人才搭建之後,葉烽和笑果文化的團隊都意識到,尋找到一個爆款的綜藝IP,至關重要。這個IP需要擁有比《今晚80后脫口秀》更強烈的價值觀,更明顯的脫口秀形式,並且能夠助推團隊的影響力。於是,明星加盟,用吐槽的方式表演脫口秀的《吐槽大會》,成為了團隊的首選。

從美國版本的無下限互黑,到現在的《吐槽大會》的口號「吐槽是門手藝」,葉烽和團隊經歷了很大的改動,來符合的氣質,「不是敏感的互罵,而是朋友之間的互相調侃。」葉烽認為。

《吐槽大會》播出之後,一頭「紅頭髮」、言語犀利的李誕真正紅了。彈幕「刷屏式」認可,微博關注量超過數百萬,各類綜藝和演出的通告已經排到了年底。從王自健嘴裡的「蛋蛋」到《吐槽大會》里的金句大師和製作人,李誕讓觀眾看到了一個脫口秀演員的可能性。

笑果文化自己的藝人通過節目進入了大眾的視線,也是讓葉烽最欣慰的一點。在他看來,李誕和池子的走紅也正是說明了觀眾接受了「脫口秀」這門手藝。「觀眾是可以不問出身的,把他們逗樂了最重要。」

有人說周傑、張紹剛通過這個節目洗白,但葉烽認為,他們只是撕去了社會給予的標籤,表現了自己真實和多元的一面。而王剛、曹雲金等明星的精彩吐槽吐槽,也證明了「高級、輕鬆,甚至有些冒犯性的幽默也可以讓人欣然接受。」

節目里並未強調「價值觀」,但藉助這樣的形式,節目產生了一定的社會影響力。「價值觀真正滲透下去了,現在很多單位開年會或者團建都會用這種方式來進行,提高團隊的參與感。」葉烽說。

笑果文化從誕生之日起,就被貼上了「消費升級」的標籤。在葉烽看來,消費升級是一個從娛樂方式,向文化方式和生活方式轉型的過程。他認為在當下,最重要的是人才培養和線下演出。

笑果文化團隊從2014年開始,就開始在線下尋找合適的脫口秀人才。現在公司已經有60多位簽約編劇,這個團隊還在不斷壯大。同時,笑果也一直高校合作,創辦脫口秀社團,在去年年底組織的口才冬訓營,做集中的人才培訓和發掘。笑果文化的第二部綜藝《未來吐槽王》,就是要海選發掘更多的新人。

脫口秀演員史炎也加入笑果的團隊后,成立了笑億公司,做英語培訓的他現在主要負責青年人才的發掘,他帶著團隊在二三線城市組建了的「噗哧」俱樂部,並舉辦了校園行。

線下演出是脫口秀行業的根基。在歐美的行業規律下,線下演出應該是職業脫口秀人入行的第一步。和北上廣的老牌的脫口秀俱樂部相比,笑果文化也並不具備太大的優勢。然而,編導出身的葉烽認為,俱樂部脫口秀在國內比小劇場演出還要小眾,影響力仍然很小。笑果文化要用頭部綜藝內容和線下活動的互動互補,這是提高線下演出知名度和觀眾參與感的重要戰略。

但從成立之初,笑果文化仍然堅持開拓線下市場,用觀眾的反應來測試段子的質量。今咋2015年,笑果文化就做了上百場測試演出,取得了很好的反饋,「觀眾把笑聲真得能把屋頂掀翻」。

葉烽計劃,今年仍然會以測試演出和校園演出為主,從2018年開始,笑果文化將全面開展線下的演出,會在劇場、俱樂部等多層矩陣,分別進行演出推廣。

不僅是脫口秀

王思聰投資笑果文化

在笑果文化創立的初期,沒有人清楚一家以「脫口秀」為主要的業務具體要做什麼。葉烽和賀曉曦等人曾經一遍遍地見投資人,不停地把公司的模式告訴身邊的每一個朋友,也不斷地整理思路。

「我們清楚的是,這一定不是一家製作公司,而是涉及脫口秀全行業、全產業鏈的公司。一定要有頭部內容的帶動,以及編劇團隊和線下的演出。國內沒有對標的公司,我們就以美國的產業為標準。」葉烽說。

這個思路受到了王思聰的賞識,他的投資為笑果文化積攢了人氣。而華人文化也在《吐槽大會》上線后,就迅速派人來接洽,尋求合作。

葉烽雖然在東方衛視時期就認識了華人文化總裁,有「內容之王」之稱的黎瑞剛。但兩人並沒有太多交集。葉烽記得他剛剛進入到東方衛視,做《加油好男兒》的總導演,在直播車裡拿著對講機大喊大叫,焦躁不安。而當時,作為東方衛視台長的黎叔就在他們的身後坐陣,甚至當機立斷地發出指令,把節目延長10分鐘,讓直播順利進行。

在今年3月份,他和其他創始人們才第一次和華人文化正式商談,確定了合作事宜。讓葉烽興奮的是,雙方對於笑果文化在喜劇的消費升級布局上的構想想非常一致。「華人文化跟普通純粹的財務投資的機構不一樣,他們是實實在在進行文娛產業的布局,他們也有很多資源也是在尋找最合適的對接的介面,那笑果文化恰恰就可能承擔了這麼一個角色。」

華人文化看重的,也是笑果在喜劇內容和人才方面的積累,以及出色的製作能力。在未來,可以向情景喜劇和影視劇製作上發展,並且在線下演出方面展開長遠合作。

葉烽坦言,笑果文化從創立以來,一直在為一個新行業搭建基礎設施,到了現在應該進入加速期了。「我們是小步快跑,要把每一步都踩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