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西域•只讀】何永飛 | 植物的眼睛

【西域•只讀】何永飛 | 植物的眼睛

眼睛

我經常盯著各種藤類植物冥想,樹、竹竿、牆、石頭、枯枝等離它們有些距離,近則幾十厘米,遠則數米,它們怎麼就知道有這些的存在。莫非是瞎碰到,可也不對啊,據我長期觀察,它們沒有錯過任何一次機會,而且是有的放矢地朝目標方向爬行。我由此肯定,它們都長著眼睛,長著明亮的眼睛,只是它們的眼睛比較隱蔽,沒被人們發現而已。

-

隱蔽的眼睛,對,所有的植物都長著隱蔽的眼睛。植物的眼睛很難被人看到,故心思也無人能猜透,可以安全自在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無需太多的擔憂和傷愁。從這點來看,植物比動物更富有智慧,更能看清世間的各種暗流,更能找到優良的生存之道。

植物的眼睛就像貓頭鷹的眼睛,在黑夜裡能看到一切,它們的目光能穿透厚厚的黑暗,從而找到生命的出口以及前行的征途和方向,只是與貓頭鷹不同,它們白天的視力依舊很好。植物似乎永遠也不會疲憊,總是沒日沒夜地在行走。人們進入夢鄉,它們也不曾歇息片刻。是生命,精力始終是有限的,會有累的時候,植物也同樣如此,可它們不願打盹兒,就是怕短暫的生命轉瞬被時光的剪刀咔嚓剪斷。這樣一想,我開始有點懊悔了,懊悔有時不把生命當回事,任空虛和無聊佔領著美好時光的重要位置。

-

02

家裡養著幾盆花,不管放在房間的哪個位置,它們生長的方向永遠朝著窗口。就算強行給它們挪一個位置,它們也不改初衷,照樣朝著亮光長去。儘管我平常會悉心照管它們,澆水、鬆土、施肥、修剪等,可總感覺欠著它們點兒什麼,甚至有一種負罪感。凝視著它們,或它們凝視著我,我都感到心虛和恐慌。有一天,我在房間里待得異常煩悶,才明白它們的苦楚,它們被我日夜囚禁在室內,無疑像坐牢,難怪它們一直挂念著能照射進來希望之光的窗口。

按道理,按情理,我應該立馬把它們抬出去,讓它們回到天然的環境中自由生長和盡情綻放,也好給自己一個贖罪的機會。但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它們一旦離開,我的生活將會變得荒蕪,將會陷入孤獨之中。

-

03

相同的命運,會讓彼此有相同的體恤和諒解。我和屋子裡的花草,在時光的潤滑之下,漸漸融合在一起,成為相依相伴的知己。

人的眼睛所看到的範圍是有限的,而且還是在有光的情況下,才能發揮它的作用。但植物的眼睛不僅能看穿黑夜,還能看到未來,似乎長了天眼,對有些事兒能提前預見。鐵樹之花不常開,除非看到喜事即將來臨才會讓我們一睹風采。在辦公室里,人們喜歡栽種發財樹,寓意財運亨通。主人會把情感和希望寄托在它身上,它的長勢如何,會影響到主人的心情。有專家還發現,植物能預示天氣的變化,像柳樹,發芽時間提前,表明春季溫度回升快,偏高,否則相反。另外,若七八月份它生出紅鬚根,而尖端嫩白,預示著未來一個月雨水偏多。依據植物生長的奇異現象來預測世間的各種變化,古往今來均有之。植物的眼睛,可以說是我們生命的福源。

-

04

樹的眼睛里充滿著善良,不會去霸佔誰的地盤,不會去搶奪誰的陽光,它們在大自然的懷抱中和睦相處,共同舉起一片藍天,共同匯成一片綠色的海洋。不管誰站得高,誰站得低,它們都會平視著對方,都會在風中送去美好的祝福。

假如真有來世,我希望自己能做一棵樹,或一棵草,睜開一雙隱蔽而純凈的眼睛,在塵世之外,靜靜地觀望雲捲雲舒以及浩瀚無邊的星辰,把一切的苦惱都埋葬在歲月的背面。

作者:何永飛

本期編輯:奎國芳

投稿郵箱:1144506815@qq.com

可識別關注

西域周末

我們尋找的不是西域文化,是精神領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