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今天的教育亂象,何嘗不是90年代忽視教育的報應

今天的教育亂象,何嘗不是90年代忽視教育的報應

經過十幾年拖欠剋扣工資,教師隊伍已經沒有靈魂人物,缺乏靈魂,缺乏靈氣,缺乏大師,匠氣充盈,唯分數是論,遺忘了「教育是什麼」這個本源問題。他們在招生的時候要「查三代」,一點都不奇怪。

冰川思想庫特約撰稿 | 艾川

正是幼升小,小升初的季節,各種奇葩新聞迭出。

除了往年查驗家長的文憑,今年又爆出檢驗家長的智商,核查祖父母、外祖父母的職業和文化程度等等讓人瞠目結舌的雷人畫面。甚至傳出父親是胖子,也會對孩子入學產生不利影響,這就完全超出人類的想象邊界了。

有的學校因此受到處罰,處罰是否得當且不論。單從政治正確的角度,如果這些奇葩規定出現在現代世界上的很多國家,民眾會做出什麼過激反應,可想而知。

從這些奇葩規定里,完全看不出它出自一群接受過現代教育的教育工作者。儘管它打著便於學校和家庭相互認可的招牌,但明眼人一看,都知道這是一種勢利到骨髓的篩選,甚至連基本的商業倫理都顧不上了。

▲上海市教委處理意見

古往今來,一個思維稍微正常一點的教育工作者,都不會想到用「查三代」的方式來篩選學生。有理由問,這些教育工作者怎麼成了今天這個樣子?

如果回溯他們的職業生涯,不能不提到這些教師在上世紀90年代的經歷,它大大影響了他們今天的行為模式。具體地說,他們曾經是上世紀90年代全社會忽視教育的受害者。可以說,今天的教育亂象,是上世紀90年代忽視教育的報應。

那麼,上世紀90年代,不重視教育到什麼程度?

【最嚴重的拖欠剋扣工資】

拖欠工資的風潮始於1992年。其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久實為古今中外所罕見。《社會》1994年第9期一篇文章提到,教育工會調查統計表明,1992年1月至1993年5月,全國拖欠教師工資總額達20億元,範圍涉及除北京、西藏以外的各省(區)、市。

陝西省70%以上的縣份拖欠,總額達6914.72萬元,湖北拖欠1.3億,河南拖欠1.5億,就連最大的特區海南省,1993年中有9個縣拖欠教師工資累計達300多萬元。四川儀隴縣一個時期拖欠教師工資達7個月之久。

▲陝西淳化縣原代理教師工資被拖欠11年

《基礎教育》2005年第7、8期稱,根據教育部的統計,截至2002年7月份,全國累計拖欠教師工資總量距國家規定標準還有127.06億元,涉及24個省份;僅2002年1—4月,全國新欠的教師工資就達到14.6億元,涉及21個省份,420多個行政縣。

除了拖欠,還有任意剋扣。上述《社會》1994年第9期的同一篇文章提到,1992年某地有一個鄉,為完成國庫券、工廠集資、教學樓捐款、修公路集資等任務,鄉政府一聲令下,每個公職人員籌資1000元,限期上交,許多教職員工一時紛紛東借西湊,教學秩序大亂。

1993年10月,四川閬中修機場,閬中市保寧中學96名教職工(包括退休人員)的12800元工資被強行扣除。

該校教師們在投訴《教育報》的信中稱,他們應享受的國家月書報補貼18元、燃料補貼12元、菜藍子補貼30元、門診醫療費4~6元至今(約為一年)未發,每月18元洗理費只發4元,月國撥獎金25元只發15元。

▲濟南某中學教師為討薪集體罷課

據1993年國家教委公布的數字錶明,中國小教師的人均工資比工業企業職工低11%,在全國現有12個全民所有制行業中,中國小教師經濟收入排倒數第2位。

北京市這一時期進行了一次民意調查,結果表明,在21種全民所有制職業者中,人們認為形象最佳者是教師,其次是科技人員,再次是軍隊幹部。在大陸12個大行業中,教師工資排倒數第三。

這一時期,山西長治不拖欠工資成了新聞,東北某地行政首長賣掉轎車給教師發工資成了新聞,蘇北某鄉鎮發不出教師工資,讓教師把磚廠的紅磚拉回去沖抵工資成了新聞。

【教育人才大量流失】

1993年10月22日《青年報》報道,僅1992年一年,全國中國小教師流失總額45萬餘人。

某省教委初步統計,1990年1月至1992年8月,全省共有6292名教師流失,其中96.1%為45歲以下具有大專以上學歷的骨幹教師。

1992年12月,廣西三個縣僅半年時間就有156名教師「下海」。四川儀隴縣1993年暑期畢業151名中師學生,而最後到學校報到的只有7人。

上海市1993年流失的2300名教師中,35歲以下的1600人,占流失教師總數的69%。天津調出教師年齡在40歲以下的佔到86.3%。

某省一縣重點高中,高三學生正值聯考倒計時階段,忽然有一個班的四個學科沒人上課,教師不知去向,急得校長四處尋找。半個月後,校方收到一封發自南方一家合資企業寄來的辭職報告,上面赫然寫著這4位敬師的名字。

【大量教師無心教學】

《高等師範教育研究》1995年第3期提供的數據顯示,在相關教育研究人員的調查問卷中對「寧願做其他工作而不願當教師」這一項,社會經濟十分發達的通縣西集鎮,有30%的國小教師表示贊同。

而貧困的安塞縣化子坪鄉城介國小有60%、鄉中心國小有84%的教師持同意態度;特困縣昭覺比爾區中心校有50%、四開區中心校有71%的國小教師都想改行。

▲上課接電話的老師

即便教師還沒有離開,但已經無心教學。《中國小教師培訓》1994年第4期的文章顯示,許多因生活困難,忙於「第二職業」的教師無暇備課,課後無暇批改作業。不少學校常因教師遲到、早退而很難維持正常的教學秩序。

【師範生感覺前途渺茫】

上述《高等師範教育研究》1995年第3期這篇文章提到,由於中國小教師工資待遇低下,因而不僅在大中城市,報考師範院校的一流學生極為罕見,即使在象安塞這樣升學和就業機會極少的老少邊窮地區,考師範的基本上也是二、三流或極差的學生。

這篇文章問道,當師範院校錄取的新生基本上都是些素質較差的學生時,我們又如何能為中國小輸送數量充足、質量優秀的未來教師呢?

而根據河南某縣的統計,1994年共接收各級各類師範院校畢業生123人,分配給鄉鎮及以下學校111人,截止當年10月底前報到的僅72人,占應報到人數的65%,比上一年減少了11個百分點。

這72人中有24名中師畢業生拔高到國中任教,佔中師畢業生人數的40%,比上一年增長9個百分點。

【為什麼惡果在這些年顯現】

從1992年到2005年左右的十多年時間,教師工資收入雖然也有數倍增長,但增長幅度大大低於同等學歷的公務員、外企白領。在越來越以經濟收入衡量職業聲望的時代,教師職業除了所謂「穩定」,職業聲望大大下降。

有現代以來,民國時期,甚至一直到上世紀80年代,都有大量青年才俊心甘情願從事並熱愛教師工作,這種情形,使幾乎每個學生在學習生涯中,總會遇到讓他們感佩不已的老師——他們要麼人格高尚,要麼學識淵博,要麼無比聰明,甚至三者兼有。同時,即使再困難,哪怕是文革時期,也沒有發生過大面積,長時間拖欠剋扣工資的情形。

▲民國某國小教師合照

而恰恰從1992年開始的十多年,那種智商和情商相對發達的青年才俊,極少再流入教師隊伍的情形,他們追逐高薪而去。一所學校,一個學區,再難見到那種「奇理斯瑪」型的教師,絕大多數庸庸碌碌混日子,時刻準備著跳槽。

不客氣地說,你給的是一個相當於農民工的工資,那麼你只能招聘到農民工水平的人才。

矮子裡面也會拔出高人,這批深受傷害的教師,最終也會有先後成長為所謂「教學骨幹」的人才,並在此後逐漸走上領導崗位。但他們的人格魅力、知識水準、視野、再學習能力,由於先天的智商和情商缺陷,與其前輩相比,差距不言而喻。

他們能夠想出什麼獨特的教育教學方法,提出什麼新式理念,不是明擺著的嗎?——去問問今天的學生,有多少老師讓他們欽佩不已?

有人說,是大環境不好,壓迫著他們無法施展。這個辯解似是而非。實際上,大環境再不好,如果一所學校有幾個具備教育家天賦的人物,也可以影響和帶動局部環境。

如果一味責怪大環境不好,那麼變革從哪裡來?真正可怕的是,小環境被破壞殆盡,從根上爛掉了。

【結尾的話】

不重視教育的惡果,不會當場兌現,它會在一二十年後發作。今天教育領域的那麼多幺蛾子,成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上是由於拖欠剋扣工資,使那支教師隊伍在十幾二十多年前將帥逃亡,潰不成軍。雖然後來不斷補充人才,但今天還是由矮子里的那些高人說了算的時代。

當然,一方面,我們要感謝他們在最困難的時候堅持下來了,撐住危局,不至於徹底崩壞,他們居功甚偉。

但另一方面,經過十幾年拖欠剋扣工資,這支隊伍已經沒有靈魂人物,缺乏靈魂,缺乏靈氣,缺乏大師,匠氣充盈,唯分數是論,遺忘了「教育是什麼」這個本源問題,他們在招生的時候要「查三代」,一點都不奇怪。

我們在這裡翻看這些陳年舊賬,只是為了記住這個慘痛的教訓。僅僅一代人忽視教育,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一定會吞下苦果。地方財權與事權不匹配的問題,正在得到糾正,教師的收入,正在進入合理區間。「尊重」逐漸不再是一張空頭支票。但願十多年之後,當那些當年被拖欠剋扣工資的教師走下歷史舞台,情形可能會有改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