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朋友結婚男子鬧洞房,故意戲謔伴娘,沒想到卻被算計,爬著逃回家

朋友結婚男子鬧洞房,故意戲謔伴娘,沒想到卻被算計,爬著逃回家

有些人天生愛湊熱鬧,哪裡人多就往哪鑽,二柱子就是這樣,整天遊手好閒,最大的樂趣就是鬧洞房。哪家有結婚的讓他知道了,準保領著一伙人去鬧騰,不把新娘子鬧得痛哭流涕不算完,所以在梨樹村,新人們一聽到此人的名字頭都疼。

這天,是村裡梁子的大喜日子,梁子娶了個城裡姑娘回來,聽說不光新娘子好看,就連那伴娘也是個大美人,而且還是老師呢。二柱子聽到這個信,樂得拔腿就往梁子家跑。到那一看,新娘子花枝招展的自不用說,那伴娘果然身材苗條,臉蛋漂亮。

喝完喜酒,二柱子借著酒勁,帶著一幫人圍住了伴娘。一聽伴娘叫小芳,二柱子領頭唱起了《村裡有個姑娘叫小芳》,然後攔住人家死活不讓走,還非要跟小芳交朋友。小芳看他糾纏不休,氣得用力一推,差點把二柱子摔了個跟頭。

看著小芳跟著新娘走了,大家都鬨笑起來,二柱子臉上掛不住了,他沖著小芳的背影咬著牙說:「你等著,晚上鬧洞房的時候,看我怎麼收拾你。」

提起鬧洞房,大夥都來了精神,連平時不愛湊熱鬧的四鎖也過來了,說:「柱子,這主意好啊,我看新娘子不太好逗,咱們乾脆就逗逗伴娘!」

天剛擦黑的時候,二柱子召集了十來個能瘋能鬧的調皮鬼,呼啦一下就擠進了新房。二柱子一使眼色,四鎖清清嗓子說話了:「不說不笑不熱鬧,鬧洞房嘛,凡是新人都得過這一關,按老規矩,一人出一個節目。」

鬧洞房有幾個傳統節目,不是掛個蘋果讓新人一起咬,就是放些糖塊在新娘衣服里讓新郎翻。一看還是這幾個節目,二柱子早煩了,吵吵嚷嚷地打斷了:「這不行,都什麼年代了還玩這個,咱今天換點新鮮的,給新娘『掛奶瓶』,給新郎穿『比基尼』!」

一聽這話,新郎梁子可傻了,他早就聽說這兩招是二柱子從城裡學來的:「掛奶瓶」就是在新娘胸前掛個孩子吃奶用的奶瓶,叫新郎去喝;而「比基尼」更損,是讓新郎穿上女式比基尼走上幾圈。這兩招是現在城裡最流行的,往往能整得新人們苦不堪言。

梁子連忙遞給二柱子一盒好煙,一個勁地說好話:「柱子哥,這可不行,您就饒了兄弟吧!」

但二柱子不依不饒,掏出一個奶瓶就要給新娘掛上,好在四鎖這時出來打圓場:「鬧歸鬧,不過咱也得講究個文明,既然這兩招新郎說不行,咱就換換。依我的主意,不如就讓新娘學幾個簡單的動作。學得像呢,咱馬上走人,學不上來呢,可有個小小的懲罰,新娘子得挨個親我們一口。」

說著,四鎖指了指二柱子,給屋裡的人使了個眼色,大家立刻明白了。原來,這二柱子從小就愛舞刀弄棒,也真能亮幾個架勢,他要擺上幾招,棒小夥子都學不上來,何況是文文靜靜的新娘子。

這主意又新鮮又刺激,還有便宜占,這幫小夥子哪有不樂的,屋裡的叫好聲、鼓掌聲響成一片,梁子急得直撓頭:「四鎖,你這主意也不怎麼樣,哪有新娘子親你們的道理。」

二柱子可不管這套,擼胳膊挽袖子就叫起來:「新娘子再不同意,我們可給新郎穿比基尼了。」

新娘嚇得一直沒敢吭聲,這時候被逼無奈,只好小聲說了一句:「不文明的可不能學。」

二柱子一看新娘中了圈套,立刻把外衣一甩,雙腿跳起來,原地就是一個空翻,站穩后再一抬腿,腳都快踢到肩膀上了,他得意地沖著大家一抱拳,贏得了一片喝彩聲。

這兩個動作雖然夠文明,但新娘怎麼能做得上來,她漲紅了臉,連頭都不敢抬。二柱子見了,便嬉皮笑臉地湊上前去,非要讓新娘親他一口不可。梁子怎麼哀求也沒有用,倒是一旁的伴娘小芳突然站起來,說:「你們這不是存心難為人嘛,新娘子穿著婚紗,怎麼能做空翻呢?」

二柱子就是想藉機把小芳拖下水,聽她出來替新娘說話,心裡樂開了花,忙說:「新娘穿婚紗,你穿的可不是,要不然你替新娘子做吧。」

二柱子以為這句話,肯定能把小芳嚇得躲一邊去,誰知這姑娘還真有股倔勁:「那我要是替新娘做上來了,你們是不是就不難為她了?」

屋裡的笑聲更大了,二柱子笑得直揉肚子:「你要是做上來了,咱二話不說,走人!但你要是做不上來,懲罰要加倍,每個人都要親兩口。」

「行!」小芳馬上走過來,示意大夥讓開一點地方,然後身子一縱接連來了兩個空翻,動作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落地后,小芳站直了身子一抬腿,那腳都夠到了腦門上的頭髮,比二柱子踢得還高呢。這一下,把大夥都看傻了,亂鬨哄的屋裡立刻安靜下來。

小芳笑著說:「咱可有言在先,你們不能再難為新娘子。」

四鎖一扯二柱子,小聲說了一句:「這丫頭練過,咱們走吧。」

二柱子也被小芳給鎮住了,可就這麼走了,自己也太沒面子了,他運了運氣,說:「慢著,看來是真人不露相啊!新娘子我們是不難為了,但今天我想難為難為伴娘。我再擺個動作,你要學不上來,還得親我兩口。」

小芳一皺眉,說:「我一個女老師,又不是練武的,就因為從小愛翻跟頭踢腿的,剛才碰巧做上了,你怎麼還沒完沒了的!」

聽她這麼說,二柱子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原來剛才是碰巧啊!這下他更來了蠻不講理的勁:「今天我就是沒完了,你要學不上來,就得親我,要不我親你也行。」

說完,二柱子單腳站立,另一隻腿舉起來,越舉越高,一直舉到和耳朵都貼上了。四鎖帶頭叫起好來,這個動作二柱子輕易不露,也確實有難度,就是真練過幾年功夫的,都未必做得上來。

果然,小芳愁眉苦臉地站在那,看樣子真把她難住了。二柱子把腿放下來,得意地把臉湊過去讓小芳親。小芳一把推開他,二柱子立刻瞪起了眼睛:「怎麼,想賴,兄弟們動手。」

一看二柱子要蠻幹,新郎新娘臉都嚇白了,小芳也說起了好話:「這位大哥,今天是人家大喜的日子,咱們開開玩笑也就算了,別太過分了。」

二柱子佔了上風,更是得理不饒人,他又把臉湊過去:「要麼你就學著做,要麼你就親我兩口,別的話你也不用說了。」

看二柱子得寸進尺,小芳也有點火了,她提高了聲音說:「好,我學,要是學不上來,我願賭服輸,但要是學上來了,你怎麼辦?」

二柱子一聽她叫起板來,馬上一拍胸脯:「要是學上來,我爬著回家,大夥都是證人。」

「好,一言為定!」小芳說完,便走到屋子的中央,試著踢了幾腳,活動了一下筋骨。二柱子他們還在邊上不斷地起鬨,小芳也不理會,只見她左腳獨立支撐,右腳慢慢地舉起,一點一點地抬高,眼看著就扳過了頭頂。屋子裡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二柱子不敢相信地張大了嘴巴。

小芳這個姿勢可比二柱子的難多了,不但貼上了耳朵,還能從腦袋那邊轉過來。她擺了足足有五分鐘,看大夥都不吭聲了,這才慢慢地放了下來:「這位大哥,你看我學得像嗎?」

沒有人敢接她的話,這個哪裡是伴娘,明明就是超人嘛!新娘子到現在終於長舒了一口氣,說話也硬氣起來:「梁子,快給每人發盒好煙,再給柱子哥找副手套。」

二柱子不好耍賴,只得硬著頭皮在地上爬了幾步,大夥想笑又不敢,都在那強忍著一邊笑一邊嘀咕:這伴娘哪找來的,一個女老師怎麼能有這身功夫?

二柱子帶著人灰溜溜地出了梁子家,走出好一段路了,突然間,二柱子一拍腦袋說: 「哥幾個,這事不對,哪有這麼巧的事,這主意從頭到尾都是四鎖一個人出的,他人呢?」

大夥這才發現四鎖沒跟來,心說這裡面一定有問題,幾個人一合計,順著原路又回去了。快走到梁子家的時候,遠遠地就看見四鎖把一個女人送上了計程車。借著路燈,早有眼尖的人認出來了,那女人就是伴娘小芳!

這下大家火了,上去就把四鎖圍住了,個個伸出拳頭,嚇得四鎖抱頭求饒:「別打別打,我全招了。這個小芳是老師,一點不假,但她是市裡雜技團的老師,是我托朋友請來的。梁子結婚前就跟我說了,說你們鬧洞房越來越過分,上次小王結婚,把新娘都鬧哭了。他不想咱們兄弟在大喜的日子撕破臉傷了感情,不讓你們鬧又不行,所以我就給他出了這個主意。」

二柱子聽完,上前一把揪住四鎖:「你小子太不地道,梁子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統統交出來,不然我饒不了你。」

四鎖苦笑一聲:「哪有什麼好處呀!下個月我也要結婚了,我這是給自己留條後路,說實話,你們這樣的鬧法,誰不害怕?」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