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位第一個使用人工智慧解開中國象棋殘局的科學家,要讓 AI 「無所不能、無處不在」

這位第一個使用人工智慧解開中國象棋殘局的科學家,要讓 AI 「無所不能、無處不在」

著名計算機博弈專家,象棋世界冠軍AMD異構系統首席軟體架構師,惠普實驗室、CUDA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百度傑出科學家……在人工智慧科研道路上鑽研了近 30 年,吳韌最終選擇創業,將自己對於人工智慧的期待付諸實踐。

從計算機象棋世界冠軍到「夢入神機」、從異構計算到 Novumind ,吳韌多次深入未知領域的研究,將人工智慧定位於「無所不能」與「無處不在」。

2016年下旬,Novumind 獲得了真格基金等機構參與的 1500 萬美元融資。無論是科研還是創業,還是自己的愛好攝影,這位一直追求「速度」與張力」科學家,決定在人工智慧領域書寫自己的故事。

本文授權轉載自| Xtecher(id:Xtecher

2015 年夏天,經歷了一系列風波的前百度人工智慧傑出科學家吳韌博士關上手機,和夫人一起踏上了地中海游輪。途中幾次開機,收到的信息五花八門:安慰鼓勵的、故作驚訝的、噓寒問暖的、好事打聽的……

關上手機,吳韌面對大海,安靜思考。彼時,他可以選擇任何一家科技公司,繼續他用異構計算推動人工智慧的抱負。在這個領域沉浸 30 余年,他堅信這是未來全棧解決方案的核心價值之一。或者,早已衣食無憂的他可以提前開始退休生活,琴棋書畫詩酒茶,看雲捲雲舒、花開花落。

可僅過兩周,他做出了另一個決定——創業。親歷中美兩國科技公司的層層彙報與種種肘制,這是他一展胸中抱負的最佳機會。從 2000 年加入惠普實驗室使用 GPU 進行海量數據計算,到 2011 年成為 AMD 異構計算系統首席架構師,再到 2013 年成為百度深度學習研究院傑出科學家,以至 2015 年得到「上帝最好的禮物」,年近半百,他已疲於等待。

Novumind CEO 吳韌

這一次,他決定將心中的萬千溝壑付諸實踐,在人工智慧領域書寫自己的故事。

「無所不能」與「無處不在」

吳韌的野心瞄準了人工智慧的關鍵命題,他定義了兩個核心要求:「無所不能」與「無處不在」。

所謂「無所不能」,指的是極強的計算能力。吳韌決定專門為神經網路訓練設計一台超級計算機,通過軟硬體的定製化系統設計整合出強大的運算能力。

為此吳韌閉門謝客。三個月之後,他獨立親手搭建的超級計算機 NovuStar 初見錐形。這是他沉浸人工智慧領域 30 多年胸中抱負的集成,運算能力「格外恐怖」。吳韌說,彼時( 2015 年底上線)的 NovuStar ,其神經網路的訓練能力即便拿到今天( 2017 年)來對比,也是目前市面上最快的 DGX-1 的 30 倍。這也意味著,同樣的數據, NovuStar 可以產出更強悍的模型和為 SGD 演算法定製的數據處理能力,從而為深度學習的進一步優化和模型構建打下堅實基礎。

這樣的海量數據處理能力,就是 Novumind 的「無所不能」。

所謂「無處不在」,則是通過自主設計晶元,將人工智慧的能力從雲端移動到終端,讓各個終端都可以「思考」。這裡的「思考」,指的是每個本地終端內置的處理器和訓練好的人工智慧模型,可以隨時隨地分析原始數據,進行智能判定和決策,並在需要的時候將結果傳輸到雲端平台,用超級計算機繼續優化人工智慧的演算法與應用。

吳韌認為,人工智慧本地必須做到及時處理。傳統信息採集、傳到雲端、等待處理結果的模式,如果速度稍有減緩,或傳輸路線故障,造成的損失不可估量。而傳統物聯網的雲端構架更難以處理未來的海量數據。因此,各個終端自行處理決策信息的重要性呼之欲出,「無處不在」將在未來徹底解構傳統物聯網。當然,這對各終端晶元的承載運行能力、深度學習模型、雲儲存計算技術以及計算結構優化都有極高的要求。

在終端內部進行本地運算處理,就是 Novumind 的「無處不在」。

這樣的生態系統,完整構成了 Novumind 引以為傲的全棧解決方案,終端不斷進行智能判斷和處理,新的價值數據返回雲端,並通過超級計算機優化出新的神經網路模型,然後再反饋到終端,形成正向循環。

源起:胸中溝壑萬千

1997 年,以計算機象棋奧賽世界冠軍的身份現場觀看深藍戰勝卡斯帕羅夫的吳韌清楚地知道,一段歷史已經結束,而另一個時代的帷幕剛緩緩拉開。

彼時,他已經是兩屆象棋世界冠軍,師從英國人工智慧大師 Don Beal ,遠渡重洋在美國進行數據處理方面的研究。而深藍戰勝卡斯帕羅夫給吳韌啟發最大的,正是「為解決具體問題而設計專用計算機,並將計算能力推到極致」的方法論。

吳韌在位於矽谷的辦公室說:「事實上,我知道深藍早晚會戰勝卡斯帕羅夫。深藍可以在一秒鐘內看到兩億個局面,而人一秒鐘只能看到 10 個局面。深藍的 480 個定製晶元加上 IBM 的超級計算機所展現的計算能力,比卡斯帕羅夫的計算要強上太多。這樣使用專用計算機將其推演到極致的做法理應是無所不能的!」

幾年之後,深受深藍啟發的吳韌在其博士論文《回溯演算法及其應用》中優化了圖靈獎得主 Ken Thompson 的演算法,他運用大量的計算集成和全新數據結構設計開發了「夢入神機」——可以媲美世界頂級象棋大師的程序,成功破解了象棋史上的知名殘局「炮高兵單士相必勝士象全」,成為第一個使用人工智慧解開象棋史上殘局的科學家。

「炮高兵單士相必勝土象全」棋譜

至今,在互聯網上搜索這一知名殘局,依然能發現棋友對吳韌的溢美之詞。有人說他是第一個用系統方法論研究了象棋殘局並修正其誤區的人;也有人引用卡斯帕羅夫的原話,說這樣深刻的局裡,電腦看得如此之深,以致它弈得像上帝,洞悉一切,完美無缺。

吳韌說,這是他最引以為豪的里程碑之一,亦是人類史上第一次用人工智慧生成的知識填補文化知識空白的壯舉。

帶著「使用專用計算機解決問題並將計算能力推到最極致」的方法論,吳韌後來進入久負盛名的惠普實驗室,率先使用 GPU 的高性能計算進行大數據解析,十年磨劍;後來為了追求海量運算的速度,他來到 AMD 負責整體異構計算的演算法系統,潛心鑽研; 2013 年,吳韌被百度為其打造超級計算機的承諾所吸引,成為最早一批加入百度的傑出科學家,功成名就。

而「無處不在」的構想則來源於吳韌觀察和思考。

以安防攝像頭舉例,現在所有的安防系統都需要將終端連到雲端,造價極高。吳韌告訴 Xtecher ,這一做法真正的困難之處在於其造價高昂的鋪設和寬頻成本;在於受帶寬的限制,視頻回傳時解析度極低,需要極強的壓縮和解壓功能;在於終端產生的數據將指數倍增加,而網路設備的基礎設施卻保持線性增長——那麼,很快,終端產生的數據將直接突破設備的承受力,這在未來幾乎板上釘釘。

吳韌說:「我所思考的『無處不在』是一個嶄新的,甚至更高維度的解決方案。這將完全打破現有的系統設計。一旦有了終端數據不需要在雲端處理的思路,我們就有完全不一樣的做事方法,這才是真正的能力所在。」

創業:速度與張力

攝影,是外表酷似學者的吳韌的一大愛好,他只拍猛禽,因為他喜歡猛禽追求速度時的張力。平時,吳韌的座駕是一輛入門款的 BMV ,不大,但很方便加速。他說他喜歡追求速度的極致——程序能夠快千分之一秒,車速能快 0.1 英里,他都會非常開心。

吳韌喜歡猛禽追求速度時的張力(吳韌攝影作品)

正是這樣的風格,驅使著 Novumind 步履穩疾:吳韌離開百度三個月就完成了超級計算機的構架;創業後幾周內就完成了公司各個環節的從零到一;一杯咖啡的時間說服了世界級晶元專家 Chien-Ping Lu 加入團隊;公司壯大到 50 餘人依然全員彙報單刀直入,保持解決問題的效率。

產品上,為了保證運算速度, Novumind 乾脆不採用支持多平台軟體的通用晶元,而是由曾負責過 NVIDIA、MediaTek、Intel 等多項晶元設計的副總裁 Chien-Ping Lu 帶領技術團隊研發專屬晶元,以達到軟硬體結合的最佳配置;而計算機視覺和產品構架方面,則由前惠普實驗室的首席工程師、曾擔任 HP Sprout 產品線技術負責 人Kar Han Tan 主導,以保證產品運營速度的實時捕捉,進而突破超級計算機所面臨的帶寬問題和硬體限制。

疾馳在創業的道路上,回想當初離開百度,吳韌從未後悔。他將自己的離開認為是「上帝給予的最好禮物」,沒有那一次破釜沉舟,不會有他一展胸中所學的鴻鵠萬里。

Novu,一個全新的詞根

從計算機象棋世界冠軍到「夢入神機」、從異構計算到 Novumind ,多次率先深入未知領域的研究,吳韌特別喜歡在網上看到的一個問題:

What's the worst thing you can do to your brain (你對大腦做的最糟糕的事情是什麼) ?

他認為最精彩的回答是:You forgot that you have one (你忘記你擁有大腦) 。

他說,世界上聰明人很多,但往往都是追隨者而不是領導者。人們常常被所看到的事物所左右,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他希望他所做的事情,能夠真正為未來的 3~5 年「下一個結論」。

這樣的一個集終端、演算法、神經網路、超級計算機、數據處理分析和雲端的全棧解決方案,就是他所定義的領導者。公司的名字 Novumind 中, Novu 本身就是詞根含義為「新」的新詞根。Novumind 在吳韌看來,就是用全新的方法進行人工智慧的應用,這和傳統的一切方式都不一樣。

這是公司名字的真正來源。而吳韌全棧化解決方案這一與眾不同的思路,也得到了資本的垂青。 2016 年下旬, Novumind 完成由洪泰基金和寬頻資本領投、真格基金和英諾天使跟投的 1500 萬美元融資。

吳韌告訴 Xtecher :「大公司所做的也只是人工智慧某一層面上的優化,正如 Intel 之於晶元, NVIDIA之於 GPU 。而我們則選擇了一條整合垂直優化的思路,這跟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一樣。實際上,不太可能有其他公司能按我們的思路來做人工智慧。」

2017,人工智慧有了大幅度的發展,同時,亦免不了諸多雜音。但吳韌堅定認為,它將劇烈影響人類的生活,無所不能、無處不在。

他舉了兩個很小的例子:

「早上起來,為什麼你要按鬧鐘?誰在床上睡,這個鬧鐘是可以知道的,根本不需要告訴它。它學習到用戶的日常作息習慣,就可以自己識別,直接在終端給出解決方案。鬧鐘可以跟人驗證,報出時間設置得到批准。人類要做的很多事情不需要告訴它,它自己就應該知道如何處理。」

「我住過很多次酒店,我的習慣是早上起來要開窗帘,我的電視要放到新聞台,我住的溫度是什麼樣,我下一次住這個酒店的時候它看到我就應該知道這個人的習慣會怎麼樣。需要設置本身就是連接的不正確。為什麼我要設置?這個應用場景的本身就應該是本地智能化的深度學習與雲端數據處理——酒店知道住客是誰,跟住客相關的一切的事情就應該由酒店幫你搞定。」

在他看來,這在技術層面已經可以實現,而實際應用層面只需不到5年。

他說,這只是 Novumind 解決方案的最小應用場景,還真正談不上改善人類的生活。遠方,還有金融、生產、安全、健康等領域,都可以通過人工智慧的技術,讓生活變得更好。

最後,金牛座的他說,做事做不到世界第一,他會很難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