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劉備建議曹操殺呂布之事,盡顯其奸雄面目,亦盡現呂布之鷹犬事實

劉備建議曹操殺呂布之事,盡顯其奸雄面目,亦盡現呂布之鷹犬事實

速度與激情——無雙呂布的悲喜人生(20)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春,劉備、曹操大軍攻來徐州;當是時,袁術束手,陳登反水,郡縣倒戈;呂布外援斷絕,踏上絕路;萬幸下邳城內糧草尚足,呂布龜縮城中,竟一口氣到了十一月,曹軍雖糧草未盡,但士卒連戰月余,皆疲睏不堪,加之袁紹與劉表對後方的威脅,曹操就起了畏難情緒,想先回許都,等來年春暖花開再來攻城。

看來,歷史又要重演了,跟當年兗州濮陽一樣,這是場持久戰,沒個一年半載曹操搞不定呂布。

然而歷史並沒有重演,因為曹操實力比當年更雄厚,手下也多了幾個強大的智囊。關鍵時刻,他新招的兩位謀士荀攸、郭嘉站了出來,不謀而合的來勸曹操:「呂布勇而無謀,今屢戰皆北,銳氣衰矣。三軍以將為主,將衰則軍無戰心,急攻之,布可擒也。」並出了一個狠計,派人開鑿溝渠,將下邳城附近的泗水、沂水引向城裡,結果一夜之間,下邳城成了加強版的水城威尼斯,無數房屋被淹,很多百姓只能爬到屋頂避難,呂布忙著率軍四處抗洪救災,曹軍卻又趁機攻城,直搞得他焦頭爛額,愁悶不已。

呂布當初還想用泗水淹死曹軍,沒想到現在他自己反被泗水淹了,真是天意弄人。

就這樣,下邳城在水裡泡了足足一個多月,全城的人心也都被泡的哇涼哇涼的。有時候,最柔軟的東西也是最鋒利的。比如水。比如人心。

呂布在白門樓上,看著城內哀鴻遍野的難民,以及城外曹軍挖的一圈一圈看不到頭的壕溝,還有一輛輛從後方緩緩推來的大型攻城器械,只覺得自己正被無邊的黑暗所包圍、所吞噬,忽然間情緒失控,竟探出頭去大喊:「卿曹無相困我,我當自首於明公。」讓我解脫吧!陳宮在旁忙把呂布拉回,然後也探出頭去,伸出中指,遙指城下:「曹操逆賊也,明他媽的公!今日降之,若卵投石,豈可得全也!吾下邳誓死不降。」

陳宮很傻。如今連主帥呂布都表示撐不住了,你還奢望其他人死撐到底?可能嗎?

事情是這樣的,呂布手下有個叫侯成的騎將,因為追回來了劉備派人偷走的戰馬十五匹,一開心,就釀了五六斛酒、殺了十多頭豬,與諸將大肆歡宴。宴會之前,侯成還特意準備一份酒食,跑去上貢給呂布,跪稟道:「閑蒙將軍恩,追得失馬,諸將來相賀,自釀少酒,未敢擅飲,特先奉上微意。」

要說呂布平時還是頗愛護諸將的,只是有一個壞毛病,脾氣不好,何況在這大水圍城的下邳,兵士朝不保夕,百姓多有餓斃,所以城中嚴令禁酒,以節省口糧,並要大將以身作則,與軍民同甘共苦,可侯成卻頂風作案,浪費了這麼多酒肉來宴客,呂布焉能不怒?於是開始上綱上線:「布禁酒,卿釀酒,諸將共飲食作兄弟,共謀殺布邪?」

侯成聞言,驚懼萬分,趕緊賠罪告饒,退還禮金,解散宴會,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打仗、喝酒、泡妞是涼州武人此生三大愛好。但呂布就此無情剝奪,又如此羞辱大將,侯成懷恨在心,遂與宋憲、魏續密謀,準備聯手發難,倒戈反叛。

說干就干,十二月二十四日,三人發動兵變,把呂布的左膀右臂陳宮、高順抓住,作為歸降曹操見面禮,然後划船打開城門,把曹軍放了進來。呂布匆忙率部退上白門樓,可曹軍就如黑色潮水般涌了上來,一波波沖向那小小城樓,簡直就要將天地擁塞。

北宋軍事理論家何博士言呂布:「其戰以勇合者,勇竭則擒。」此時此刻,呂布空有一身武力與赤兔寶馬,卻連半分也施展不開來了,英雄末路,既無虞姬,又無貂蟬,一時泛起霸王意氣,便命左右砍下自己人頭,去曹操那換取富貴,也算是自己留給弟兄們的最後禮物:「當年項羽定都西楚所在,亦是徐州之彭城,今日布便於故地效仿古人,沽名學霸王,諸君當可以此封侯,也不負我等相識一場。」

左右皆悲泣不止,不忍下手。說實話,呂布雖然脾氣暴躁,但自有其英雄魅力。這是一個真正的斗神。

呂布無奈,既然死不了,那就活吧!於是一人走下城樓,束手就擒,宣布投降。不管怎麼說,自己一身的本領,總不能浪費了。當不了「雞頭」,做「牛後」也罷。

就這樣,呂布被五花大綁成一個粽子,押到了曹操劉備等人面前。

能敗在曹操、劉備兩大奸雄聯手,呂布雖敗也猶榮了。

曹操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接觸這位天下第一猛將兄,感覺還蠻好奇的,可呂布的表現非常窩囊,他高大的身軀,被綁的蜷成一團,就像市場上販賣的大閘蟹,可憐兮兮又可笑,還一個勁向曹操告饒:「縛太急,乞緩之!」

曹操想起當年與陳登之語,不由一笑:「動物兇猛,縛虎不得不急。」

呂布見曹操言語緩和,又贊自己是猛虎,看來並無殺自己的意思,不由更增求生之念,便抬頭跟曹操套近乎:「明公何瘦?」

曹操看來是貴人多忘事,當下一愣:「君何以識孤?」

呂布忙指出地點在洛陽溫氏花園,當時呂布還是董卓的爪牙,曹操則是袁紹的爪牙。

曹操這才拍了拍腦袋,又出妙語:「然。孤忘之矣。所以瘦,恨不早得君之故也。」

原來曹操一直想得到呂布,這話可真曖昧。呂布更加覺得曹操愛才,自己生機無限,遂又進言:「齊桓舍射鉤,使管仲相;今使布竭股肱之力,為公前驅,可乎?」又轉身望著旁邊的「賢弟」劉備,眨著一雙星星眼,懇求道:「玄德,卿為坐客,我為執虜,不能一言以相寬乎?莫忘轅門射戟之時。」

劉備未及答話,曹操卻笑了:「何不相語,反訴明使君乎?」果然是想留用呂布,遂命人為呂布鬆綁,

呂布心頭一松,但關鍵時候,曹操手下親信主簿王必突然站了出來,進言道:「布,強虜也。其眾近在外,不可寬也。」

曹操還是一個比較慎重的人,剛才被呂布誇的有點飄飄然,現在及時落地,冷靜下來,便決定再觀察一下,多考慮考慮總沒錯。於是道:「本欲相緩,主簿復不聽,如之何?」

呂布恨恨的看了一眼壞自己好事的王必,垂頭喪氣。

既然呂布之事一時不決,曹操就叫人把陳宮帶上來,得意的問:「公台,卿平常自謂智計有餘,今竟何如?」

到得此時,陳宮也無話可說,他只恨自己妙計不得用:「恨呂布不從吾言!以至於此。若從吾言,未必被擒也。」

呂布在旁還不服氣,叫道:「此非吾戰之罪也,吾平日待諸將厚,然諸將臨急皆叛吾爾。」

曹操聽了很不高興,你輸就輸了,找那麼多理由作甚?忍不住八他一卦:「卿背妻,愛諸將婦,何以為厚?」

看來,呂布在私生活方面確實不太檢點,無論上司家裡下屬家裡,一個不放過。

所謂速度與激情,講究的就是一個刺激,戰場如此,情場也如此,英雄們大多是精力過剩的。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於是,曹操不再理呂布,轉過臉來繼續處理陳宮,他倆老熟人了,所以開門見山:「今日之事,當如何?」

陳宮海內名士,自有其名士氣節,今天的你我已不可能重複昨天的故事,這一張舊船票也登不上你的客船了,於是大聲道:「為臣不忠,為子不孝,死自分也。」

曹操卻不殺他,還順手送上一個台階:「卿如是,奈卿老母何?奈卿妻子何?」

可陳宮是個硬骨頭牛脾氣倔書生,低頭憋氣的事兒絕不幹,當下又轉起文來:「吾聞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親;施仁政於天下者,不絕人之祀。老母妻子之存亡,亦在於明公耳。吾身既被擒,請即就戮,並無挂念。」說完徑步下樓,昂首闊步,毫無後顧,攔都攔不住,如此之決絕,曹操也只能嗚嗚嗚的陪幾滴眼淚,依依不捨送陳宮去死。然而陳宮的腳步卻更快了,好像趕著去死一般,這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曹操這才發現,自己最終還是沒能擊敗陳宮。這樣一個男人,你盡可把他消滅掉,可就是打不敗他,這可真讓人挫敗。

陳宮死後,曹操果然善待其家人猶如當初,後來還替陳宮的女兒擇了個好人家,風光嫁出。叛臣子女竟能得此善終,曹操真非常之主也。

與陳宮相同命運的還有高順,高順執意不降,是呂布的死忠之人,曹操不能留,就算想留也留不住。

橫眉冷對,默然赴死,這便是高順最終選擇的歸宿。

名將之花,零落為塵。絕代風流,慘遭埋沒。

倒是張遼,在下邳城破前就另外率部投降了曹操。張遼少年參軍,不到二十歲就當上兩千石的騎都尉,威名赫赫,在并州軍中保持著相對的獨立地位,這個人可以用。曹操遂拜之為中郎將,賜爵關內侯,讓他統率呂布的并州舊部。另外還有地方武裝臧霸等人,也陸續被曹操收降。多年混戰之後,徐州終於恢復了穩定。

至於呂布,曹操真是又愛又恨,愛其驍勇,恨其反覆,總之十分糾結。

正在糾結,呂布忽然笑道:「曹公,從今以後,天下可定矣!」

曹操奇怪了:「何以見得?」

呂布昂然道:「明公所患不過於布,今已服矣,天下不足憂。明公將步,令布將騎,則天下不足定也。」言語之間自負十足,豪氣萬千,完全沒那「敗軍之將何以言勇」的尷尬,真讓人服了。

呂布這話也並非誇口,他衝擊天下的赤兔,他摧枯拉朽的鐵騎,確實無雙天下,所以曹操又有幾分心動了。

怎麼辦呢?招之,殺之?實難決斷。

呂布見曹操猶豫,忙望向自己的劉備劉賢弟,希望他替自己說句好話。

劉備默然不語,曹操糾結萬分,呂布滿懷期待。三個牛人,兩兩相望,各懷心思,氣氛微妙。

時間彷彿停止。

呂布也算是精明之人了,但在曹操劉備兩大奸雄面前,他純潔的簡直像個孩子。

其實,劉備早有主意:呂布武勇非凡,實難小視;此人若為曹操所用,將來必後患無窮。不如先借刀殺人。於是,劉備代表「陪審團」,向「法官」曹操提出意見,建議判戰犯呂布死刑,理由是:「曹公不見丁建陽、董卓之事乎?」言下之意是說:你曹操要當董卓第二丁原第三嗎?「二」一點沒關係,「第三者」可危險啊!

果然,劉備這話一下子擊中「法官」曹操的內心,讓他立時決斷了:呂布身為虎狼鷹犬,兇猛無比,實比小人與女子都難養。再說他也真不缺騎將,比如曹仁曹純兄弟就很好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殺掉呂布更保險。

呂布悲憤!自己這麼有價值的牛人,曹操竟然捨得殺?開什麼國際玩笑!再說他劉備不也老反覆嗎?有啥資格說自己?於是破口大罵:「抗議,抗議,大耳賊最叵信!恩將仇報,偽善至極!!」

劉備只一聲冷笑,並不回答。曹操則一拍桌子:「抗議無效!」然後竟直接命「法警」把呂布拉下樓去絞死。

呂布一路大罵,然後罵聲消逝,只剩下喀哧喀哧頸骨碎裂的聲音。

一代名將,死不瞑目。他跌宕起伏的一生,他驚艷絕倫的表演,窩囊謝幕。他傲視天地的雄心,他翻雲覆雨的傳奇,終成幻影。

忠臣也罷,奸賊也罷,無雙飛將也罷,三姓家奴也罷,遭人恥笑也罷,遺羞萬年也罷,同情也罷,鄙視也罷,愛咋咋地吧!呂布退場了。

夕陽西下,呂布魁梧而雄偉的屍體高高吊在白門樓上,舌頭拉的老長。

再帥的人,死了也只是一具很醜的屍體。

然後,曹操把呂布、陳宮、高順的人頭傳送許都示眾。

所有恩怨,終於了斷。

一切,都是浮雲。

呂布這輩子,始終被當成一件工具使用,又被當作一件工具毀滅。時之英雄包括董卓、王允、袁紹、陳宮、袁術、劉備、張邈、曹操、陳登,都曾利用過這件工具,卻又都害怕這工具被別人掌握了,會威脅到自己,最後沒辦法,乾脆就不要這工具了。可悲呂布,始終無法擺脫這可悲命運,最後還深陷其中,連乞求別人再把自己收為私有工具都不可得,真是可悲到了極點。

一次次被策劃,一次次被利用,一次次被忽悠,一次次被背叛,一次次被陷害。這天下無雙的勇將,亦不過天下群雄爭鬥的犧牲品罷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