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連續轟垮五任河南交通廳廳長的風水布局,看到驚呆了。

連續轟垮五任河南交通廳廳長的風水布局,看到驚呆了。

河南省交通廳的大樓長這樣:

大大的飛碟帽,萌萌噠的水藍色,完全不像一般的政府辦公樓那麼威嚴霸氣。當然它變成這幅模樣,也是很經歷了一些心酸事,幾任主人和它的故事,早已經在河南大地上成為傳奇,流傳在當地的異能界。

第一任交通廳廳長曾錦城

1989年,時任河南省交通廳長者為曾錦城,有一陣時常噩夢纏身。曾廳學識淵博,對風水算命頗有研究,於是引為不祥之兆,但一直找不到原因。

曾廳頓覺戾氣相犯,不敢怠慢,於是找到炮校商量,許下百萬巨資,只要求炮校方面調整炮位。

都是場面上混的,誰還沒幾分眼色?炮校深感媽的機會來了,於是趁火打劫,勒索交通廳五百萬,以便達到開張吃三年之效。

曾錦城也是條鐵骨錚錚的漢子,憤慨之極,當場拂袖而去,一文不給!

1995年,曾錦城因貪腐落馬。

第二任廳長張昆桐

張廳於1994年到任,這是個懂得厲害的,一上任就親赴炮校,進行和平談判,想讓炮校把那兩根駭人的炮管子拐個方向。

與前任相比,張廳心胸開闊,辦事爽利,一開口就同意了五百萬的價位。

可惜社會發展一日千里,炮校方面對自身的定位有了極大的提高,再次張開了獅子口,開出了兩千萬的價碼。

據說張廳當場就罵了一句:「媽的,太黑了!」然後做出了和曾廳一樣氣度雄渾的選擇,摔門而去,不再予以理會。

炮校一文未得,豈肯善罷干休?索性送佛送到西,將校園內的九門大炮全部調過來炮口一致朝向交通廳大樓。

2011年,張昆桐因受賄、挪用公款被判處無期徒刑。此時人們才知道,為何他當年面對炮校的2 千萬勒索能夠如此義正辭嚴,因為他多年下來的總受賄額也才1千萬,必然不肯做這筆賠本生意。

第三任廳長石發亮

2000年,副廳長石發亮升任廳長,馬上有幕僚前來進言,說曾張二人都是被對面的大炮打掉的,自從炮校把那幾門炮對準交通廳以後,就接連出事。石廳深以為然,決定解除這個隱患,派人前去和炮校交涉,說你們的大炮怎麼放都是放,何必非要朝著我們呢?

炮校沒撈到好處之前,當然不肯放下武器,回答:「四面八方都有人,老百姓也是人呀,難道讓我們的大炮對準老百姓不成?」

炮校沒咬到肉不鬆口,石廳無奈,準備出血認命之際,那位見識不凡的幕僚獻上一個妙計:同門同宗不傷,只要與炮校服裝一致,這炮彈就不好意思劈臉打過來了。

石廳拍案稱案,即日採購軍裝,嚴令所有職工必須著軍裝上下班,一時成為靚麗風景,引來不少市民在上下班時間圍觀點評。

可惜,那幾門炮威力太大。2002年底,在中紀委的直接過問下,石廳慘遭雙規。

第四任廳長安惠元

2003年,安惠元空降交通廳任廳長。

安廳是見過大世面的,不像前任幾個土包子,捂著錢袋子捨不得撒手。安廳長上任三天,即批給炮校兩千萬基礎建設基金。

炮校方面也非常講信譽,收到錢調轉了炮位,據說還做出了鄭重承諾:「只要安廳在位一天,我們的炮口絕不會指向交通廳的。我們說到做到,絕不食言!」

雖然拿到了炮校的血誓,但安廳仍然不敢怠慢,重金求來一位功力高深的風水大師,以破這個局,不然總是不得安心。

大師不負廳座之望,一番考察之後得出結論:炮就是火,水能滅火,而水呈藍色,所以只要把交通廳大樓塗成藍色,就能泄了炮校的火。

於是,交通廳大樓就變成了現在的顏色。

因為及時調理了風水,安廳在任期間安然無恙,且官運亨通,不久之後就升任河南省政府秘書長,至今仕途順暢。

第五任廳長董永安

2008年3月,董永安接任交通廳長一職。炮校迅速抓緊時機,將炮位又調回原位,依舊指向交通廳。

一上任就面臨如此巨大的挑戰,但董廳一時並沒有好的卸力方法,因為前任安廳升得太快,之前沒多久才給炮校交過2千萬保護費,眾目睽睽之下,實在不好再找借口給炮校撥款。

於是,董廳的思路轉向防禦,用鋼筋水泥在樓頂造了一個巨大的鋼盔,你開炮我就擋。

略為可惜的是,鋼盔只能保頭,保不了兵。一年之後,副廳長李占朝因腐敗落馬,大炮的威力開始顯現。

而且,頭盔畢竟只能防流彈,在大炮齊轟之下,再堅固的鋼盔也會稀巴爛。2010年,董廳不幸獲得雙規待遇,成為這場風水大戰中,被陣斬於炮口下的第四位廳座。

附鬥爭雙方地形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