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走近五維佛國世界

走近五維佛國世界

長治市郊區大辛庄鎮梁家莊村的觀音堂

山西現存古代彩塑12853尊,幾乎遍布全省各地,時代自唐迄清歷1300餘載,佛教、道教及民間風俗神信仰各異。現在除敦煌莫高窟尚存隋唐五代彩塑外,保存最為完整的地域。這些珍貴的藝術文化遺產使山西贏得「彩塑藝術博物館」的美譽。位於長治市郊區大辛庄鎮梁家莊村的觀音堂就是代表之一。

明清時期宗教藝術總體上呈衰微之勢,在山西仍塑造了可圈可點的彩塑藝術品極富創意且技法精湛,將封建社會晚期佛教藝術推上了一個高峰。學界共知獨具特色、意韻雋永的山西懸塑是乃至世界雕塑藝術中珍貴的大宗遺產。

400多年前,明萬曆十年(公元1582年)兵部侍郎郜欽為其母親修建了這座家廟,並親自題寫了鎏金匾額「觀音堂」。這裡距市區僅3公里,是長治市內保存較好的一處寺院。這裡佛堂道觀修繕中惟一的瘟神閣;有錢紹武先生讚歎得最美的開心漢;有齊集儒釋道三家典故和人物;有兒女對母親追求真善美的孝心;有成全來往客商祈禱平安和順的善意。以惟美、惟精、惟全、惟傳、惟孝而譽美於世。來到這裡,似乎走近了一處美輪美奐的五維空間。

瘟神又稱五瘟使者,是古代民間傳說的司瘟疫之神,分別為春瘟張元伯,夏瘟劉元達,秋瘟趙公明,冬瘟鍾仕貴,總管中瘟史文業,是傳說中能散播瘟疫的惡神。也比喻作惡多端、面目可憎的人或邪惡勢力。

可在觀音堂卻立有一閣,祭奉瘟神。曉喻世人皆知五瘟使者,傳知眾人斬瘟斷疫之法。南宋天心派道士路時中《無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曾論述瘟神行瘟之由及制瘟之法,「東方青瘟鬼劉元達,木之精,領萬鬼行惡風之病;南方赤瘟鬼張元伯,火之精,領萬鬼行熱毒之病;西方白瘟鬼趙公明,金之精,領萬鬼行注氣之病;北方黑瘟鬼鍾士季,水之精,領萬鬼行惡毒之病;中央黃瘟鬼史文業,土之精,領萬鬼行惡瘡癰腫。」但若能知瘟鬼名字,鬼不敢加害,三呼其名,其鬼自滅。

萬曆《山西通忘》記載,潞安「是歲(1581年)大疫,腫項善染,病者不敢問,死者不敢吊」。患者表現為腫項,傳染性極強。次年建成的觀音堂設瘟神閣就承擔起了消除疫情的民願。2013年非典流行,觀音堂就迎來了八方祭拜,以知瘟祭瘟而斬瘟斷疫的傳統。這或許是全國惟一的在三教合一的佛堂,與文昌閣相對應的是瘟神閣,而不是聖武閣。

觀音堂座東向西,現存兩進院落。中軸線上依次有山門、香亭、觀音殿。鐘鼓樓位居山門兩側,左右配殿對峙,院內的一株古檜柏,已有千年歷史,挺拔茂盛,鬱鬱蔥蔥。

殿內的三面牆壁及屋頂梁架之上、門窗頂部,皆是描金彩繪的泥胎彩塑、懸塑。小小的三間殿堂之內,現存500餘尊塑像可謂明代彩塑中的精品。其間山石、樹木、祥雲、樓閣與佛祖、菩薩、飛天、沙彌渾然一體,仙鶴、蛟龍、奇花異草穿插點綴,紛繁富麗、美輪美奐、浩渺高遠的佛國世界躍然人世間。置身於懸塑藝術的立體空間彷彿身臨佛國幻境,無不感慨懸塑藝術彷彿「小宇宙」,古代藝術家的意匠神思彷彿「小造物主」。

殿堂頂部,釋迦牟尼、老子、孔子儒、釋、道三教鼻祖共坐中央,充分體現了自唐宋以來,儒、釋、道三教共融的文化現象。釋迦牟尼結咖趺坐,左手橫置左足上,右手向上屈指作環形,為「說法像」;老子為道長裝束,彷彿在論經講道;孔子儒生服飾,正襟危坐向從眾弟子講學。三教濟濟一堂,互為依存,共享繁榮。

兩側四層疊塑,依次為:十八羅漢或文靜沉思,或孔武豪放,或機敏乖巧,或大智若愚,姿態各異;二十四諸天尊神有的評事述理;有的拉弓射箭,有的威武雄壯,有的攥拳抱杵,刻畫入微;十二尊圓覺菩薩神態嫻靜秀雅,花冠瓔珞細緻精美,服飾線條流暢,彷彿無時不在巡遊說法,將濃厚的民間生活氣息與精深的佛法融為一體;第四層南壁為道家,有玉皇大帝、西王母、八仙等;北壁為儒家,為孔子的七十二賢人;門窗之上則有八仙拜壽和唐王接經等故事。三教故事人物交錯,好似一處人間仙境。

懸塑是長期修行參悟佛法對佛國世界體認升華的表現形式,以特定場景反映複雜的時空世界,隨著雕塑藝術的不斷精進,佛教的空間觀逐步向現實世界拓展,通過想象、誇張、概括、提練塑造出「致廣大而盡精微」的彩塑藝術新境界,寄託了「人間天上萬象莊嚴」人佛相通的理想。

在觀音堂200餘平的有限空間里將大到2米多、小到20厘米500餘尊彩塑等豐富的內容依照遠近、高低、大小、虛實、疏密處理得和諧自然,滿堂彩塑繁而有序、靜而飛動。在結構上遵循透視學,依照視覺習慣所有景物均下大上小,並且略向前傾12度左右,使觀者能夠形成身臨實境的真實距離感。殿閣樓台採用古代台閣山水繪畫中常用的高遠透視法成仰視形式,使造景物逼真且意境深遠。

一座集美、精、全、教、傳五維空間的佛堂,回首處,她已立在每個參觀人的心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