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全民閱讀時代,樊希安給出版人的幾點建議

全民閱讀時代,樊希安給出版人的幾點建議

本文3800預計9分鐘閱讀完畢

商務君按全民閱讀,為出版業提供機遇的同時也帶來了挑戰。國務院參事、三聯書店原總經理樊希安在四川「文軒大講堂」講授的《全民閱讀與圖書出版營銷》一文中,為出版人指明了方向。

全民閱讀的開展,給圖書出版帶來了機遇。全民閱讀是提倡更多人看書,而出版人的任務是出書,讀書的人多了,出的書不怕沒有人看,這對出版人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嗎?但全民閱讀提供機遇的同時也帶來了挑戰,往後,出版競爭將會更加激烈,出版人對全民閱讀適應不適應,提供的產品是否符合讀者需要,這都是出版人將面臨的考驗。

其實,做好圖書出版工作本身就是全民閱讀規劃當中的一個重要部分,全民閱讀不是看著人家閱讀,出版人要為推進全民閱讀做出自己的貢獻。出版人最大的貢獻是什麼?就是為讀者提供好書。怎麼提高全民閱讀水平,從源頭上保障全民閱讀質量?這對出版人來說也是一個考驗。所以全民閱讀對出版人來說既是一種機遇也是一種挑戰,既是一種責任也是一項任務。我們要努力認清全民閱讀與圖書出版的關係,認清每一位出版從業人員的責任。

調整出版思路

迎接全民閱讀

為了更好地盡職盡責,出版社應從三方面調整出版思路。

第一,要更加重視主題出版,滿足全民閱讀組織、開展活動的群體性需要。唱響時代主旋律,傳播正能量,鞏固主流意識形態,是出版業的特色,也是出版工作者肩負的使命和任務。

主題出版在有一個發展過程。前些年提倡「唱響主旋律、堅持多樣化」,近幾年明確提出「主題出版」。主題出版不僅是黨交給我們的光榮任務,也是出版社應該重視的重要出版資源,針對主題出版的問題應進行積極的探討。

目前主題出版取得了很大成績,應當充分肯定。但也存在一些問題。如形式過於單一,對主題出版的理解也過於狹隘,有人認為封面是紅的就是主題出版,有人認為頌揚社會主義好就是主題出版,有人認為主題出版不是給讀者出的,是為領導出的。像有的編輯說:「領導,你要的書我給你出了,你交代的任務我完成了。」出版是面對讀者,書不是做給領導看的,主題出版也一樣。另外,現在的主題出版還存在數量偏少、資源利用不夠,甚至資源浪費的問題。所以出版社需要加大對主題出版的重視,進一步提升內容質量、調整出版形式,將思想性和藝術性更好地結合起來。重視主題出版,不是把主題出版當作口號、當成形式、當成不得不做的事情,而是要讓主題出版真正走向市場,發揮作用。

什麼是主題出版?從寬泛的角度理解,我認為,凡是能給社會提供正能量的作品、宣傳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圖書、宣傳核心價值觀24個字中每一個元素的,都是主題出版,包括國外題材的作品。去年我帶作家採訪採風團到南海去採訪採風,回來后我們通過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三沙,蔚藍的綻放》這本書,還由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了個人詩集《美麗三沙行組詩百首》,這都屬於主題出版。主題出版的形式是寬泛的,內容也非常寬泛,只有更加寬泛的拓展,才能與日益開展的全民閱讀活動和廣大群眾的需要結合在一起。

全民閱讀是群體性的活動,並不是所有書都適合大眾閱讀——大眾需要閱讀面廣,能夠大批訂購的圖書——經常有人或單位購買上百或上千本圖書給特定的群體看,比如有的省或部門一次就要500本或1000本,有的演講活動或讀書會會給讀者發幾十本或幾百本,這不失為一個很好的發行渠道。類似的全民閱讀活動是經常開展的,大家可以盡量使主題出版更加適合這種需要,從內容和形式上把主題出版做好。

第二,注重出版物質量,包括內容質量、編校質量、裝幀和印刷質量,滿足讀者閱讀精品的需要。近幾年,隨著出版規模不斷增加,已成為世界上出版物數量第一的國家。據統計,2016年出版圖書達40萬種,但我們的出版質量如何?不能不讓人憂慮。我們都知道,有一些質量不合格的電纜混跡在西安捷運三號線中,那有沒有不合格的圖書混跡在圖書市場之中呢?答案是肯定的,出版界確實存在著「蘿蔔快了不洗泥」的狀況,有些圖書在內容質量和編校質量方面不過關,還存在印製和裝幀方面的問題,有的書一翻頁就掉了,這些問題影響很惡劣。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出版物質檢中心每年都會對全國出版的圖書進行抽查,每次都查出不合格產品。

在出版形式方面,有些編輯過於注重裝幀設計,注重高大上的表現形式,反而給閱讀帶來了很多不便。記得鄧小平夫人卓琳曾說,每次都要去掉封皮才能看書。有的領導也說,太厚的書拿著看很不方便,有的人看書時甚至要拿刀子先把書切開。大眾圖書,特別是面向全民閱讀的圖書,同時注重應該莊重樸實、貼近讀者,出版社更應該出版這樣的圖書。並不是說不能出版精裝書,不能出厚重的圖書,但是如果目標群體是大眾,就要避免這種情況,圖書應該適合人們閱讀的習慣和需要。很多出版人搞裝幀設計時喜歡加腰封,加一個金腰帶,說一些大話、空話,搞名家推薦、內容簡介等,其實完全沒有必要,本來封面設計得很好,加個腰封反而把封面蓋住了。人們一般看書時都要拿掉腰封,既麻煩,又浪費資源。

第三,拓展多種出版方式,注重新舊出版形式的融合,適應讀者多樣閱讀需求。現在大眾的閱讀需求發生了很大變化,從紙質閱讀過渡到同時注重電子閱讀,電子閱讀已經成為新的閱讀方式。

面對這種情況,我提出了一個「全閱讀」的概念,即既要提倡紙質閱讀,又要提倡網上閱讀,因為兩者是互補的。網上閱讀可以擴展思維,感受八面來風的效果,獲得很多的信息;紙質閱讀是深度閱讀,一般來說,紙質圖書都是人類知識經驗的結晶,有的是多年磨一劍的經典,就像《紅樓夢》。就閱讀方式來說,網上閱讀更便利,紙質閱讀更厚重。

現在手機上網非常方便,隨便一點就能瀏覽各種信息,有的APP還能針對個人興趣提供精準的推薦,但是閱讀紙質書時淡淡的書香也是一種享受,兩個不能互相代替。總之,讀者的閱讀方式確實越來越個性化,有的年輕人就喜歡網上閱讀,在網上也可以去網上圖書館深度閱讀。所以出版社要適應讀者需要,提供多種出版方式。我個人覺得,如果是傳統出版社,還是應該多做傳統出版,因為在傳統出版上我們有優勢,可以在多出紙質圖書的同時兼顧多種形式的出版;如果是新成立的出版機構,因為「應運而生」,最適合用新形式拓展,就不要再出紙質圖書了,直接介入新媒體出版。

有人擔心紙質圖書的命運,我認為,紙質圖書會長期存在,與人類共存亡,只不過地盤會越來越小,越來越精。比如說,過去在電視普及的時候,我們說廣播完了,在互聯網普及的時候,說電視要完了,但是,即使互聯網的使用量達7億多人,電視和廣播也都有了新的發展,我們在計程車上就能聽到各種廣播,所以說這種形式並沒有消失,只是以更多元的方式與現代需求進行了融合。我再舉一個極端的例子,過去多少年前,人們都是拿毛筆寫字,毛筆是我們的通用書寫工具,但是隨著技術的發展,便捷的書寫工具出現以後,毛筆就退出了歷史舞台,但是毛筆並沒有消亡,而是作為展現書法藝術的工具保留了下來。這些都說明,圖書不會消亡,而且從美國、德國、日本的情況來看,紙質圖書不僅不會消亡,還有捲土重來的趨勢。作為一個品種,它有一定的生存道理。總之,我們既要把傳統出版搞好,也要把數字出版搞好,提高我們的綜合競爭能力,適應讀者多種閱讀方式的新需求。

公益出版

回饋社會

為了在全民閱讀中發揮更大作用,出版單位還要在堅持兩個效益的前提下,發揮自身文化企業的優勢,回饋社會,多方位地參與公益活動。近十年來,出版單位在很大程度上參與全民閱讀活動,就是以公益活動的形式開展的。面對全民閱讀的公益出版的範圍是很廣的,具體有五個方面:

一、根據形勢需要和自身實力制定公益圖書出版規劃。我們出版社每年都有自己的選題規劃,每個編輯都有年度的出書規劃,在規劃當中,要確定哪些是公益出版。並不是說公益出版不以市場為導向,而是不以營利為導向。負責任的出版社,有社會責任感的編輯都會有這樣的出版規劃。

二、投入一定的人力、物力、財力從事公益出版活動。有的出版社、編輯專門從事公益出版,比如說有的出版社有專門的編輯從事「一帶一路」圖書的出版,這很大程度上就是一種公益性的出版。

三、認真完成國家出版基金或其他專項基金扶持的公益出版項目。每年都會提供出版基金來支持公益出版活動。支持的公益出版範圍很寬,涉及少數民族類圖書、文化積累項目等,也包括面向大眾的一些出版物。設有國家出版基金辦公室,專門負責專項基金項目的審批和驗收。需要注意的是,國家出版基金必須在完成稿件以後才能申請,不能光報一個題目,還要按時完成出版任務。

四、組織參加慈善捐款與義賣。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后,出版界組織了多場慈善捐款與義賣活動,當時,出版集團公司捐款約450萬元,旗下的榮寶齋還組織畫家進行義賣捐款,得到了黃永玉、范增等30多位書畫界名流的響應,每個人都捐出了一幅作品進行慈善拍賣。其他出版單位也都積極地進行了募捐與義賣活動,為災區人民獻上我們出版界的一點愛心與溫暖。

五、其他公益倡議及活動。這是我們出版社都廣泛參與的一些活動,比如在世界讀書日期間開展親子閱讀等豐富多彩的全民閱讀活動,關注特殊群體閱讀活動,為盲人閱讀、老人閱讀、留守兒童閱讀服務,等等。這些活動都屬於公益出版活動,是獻愛心的一種活動,也是推廣全民閱讀的一種活動。

相關閱讀

從CIP數據看2017年上半年圖書出版走勢與主要變化

1.4億線上增收:傳統出版如何在知識付費領域掘金?

「2017亞馬遜全民閱讀報告」新鮮出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