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關於話劇《茶館》的誕生,懇請大家別再以訛傳訛了

關於話劇《茶館》的誕生,懇請大家別再以訛傳訛了

《茶館》

老舍先生有親自讀劇本的習慣,1957年12月2日老人家來到北京人藝高興地為大家朗讀新作《茶館》,排練廳里不時發出會心的笑聲和讚歎聲。又是三個月後,《茶館》正式與觀眾見面,一連演出52場,場場爆滿。

今年6月12日是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成立65周年,屆時話劇《茶館》又將登上首都劇場的舞台。藉此機會我們想澄清一個有關《茶館》是如何誕生的訛傳。

這個訛傳是這樣的。有人說1954年,老舍先生得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部憲法之後,心情非常激動,繼而萌生了一個想法——寫第一部歌頌普選、歌頌人民當家做主的劇本。1956年8月,他完成了劇本的初稿,並定名為《一家代表》(又叫《報喜》,也有說叫《人民代表》)。還說這個劇本從戊戌變法一直寫到解放后的普選(1953年12月)。劇本第一幕的場景是清末民初的一個大茶館,寫了三教九流好幾十個人物,非常生動,但其他幾幕比較弱。於是劇院的領導(曹禺、焦菊隱、歐陽山尊和趙起揚)建議老舍先生以茶館這幕戲為基礎,專門寫一部《茶館》的劇本。老舍先生聽后,覺得這個建議不錯,立即說:「好,就這麼著,我仨月以後交劇本!」1957年,老舍先生果然寫出了不朽名著《茶館》。

上述訛傳一直傳了30多年,至今還在傳,奇怪的是有些人藝人也這樣說。其實這個訛傳早在1986年,老舍的長子舒乙先生就糾正過。1993年北京人藝原黨委書記趙起揚也在回憶文章中糾正過,可無論如何,就是糾正不過來,至今還這樣傳著。於是我們借《茶館》再次上演之機,再次加以糾正。

北京人藝話劇《茶館》劇照

這個訛傳大概有以下幾點錯誤:

一、1954年,第一部憲法頒布后,老舍先生是萌生了想寫一部配合憲法、宣傳法制的話劇,但是他當時沒有寫。因為他正在寫話劇《青年突擊隊》和《西望長安》,1956年他又在寫京劇《十五貫》和翻譯肖伯納的話劇《蘋果車》,直到1956年底,他才開始醞釀寫歌頒憲法的戲,真正動筆已是1957年初,而不是1956年8月就寫完了。

二、老舍先生1957年完成的初稿不叫《一家代表》,更不是《人民代表》。《一家代表》是老舍先生1951年寫的戲,「說的是一家四口:父、母、兄、妹全當了人民代表。北京人藝排了,但沒有公演,因為惟恐有真人真事的背景而取消了演出,劇本發表在1951年《北京文學》雜誌上」(見《十月》雜誌1986年第6期舒乙的文章《由手稿看〈茶館〉劇本的創作》一文)。

這就是說《一家代表》和《茶館》毫無關係,創作年月相距甚遠。

三、那麼,到底有沒有一個「《茶館》前本」呢?有,但它不叫《一家代表》,也不叫《人民代表》,而是叫《秦氏三兄弟》。實際上《茶館》前本沒有名字(老舍還沒有來得及起)。劇名是該劇本1986年在《十月》雜誌上發表時,舒乙和舒濟給起的。劇本的四幕時間分別為:戊戌政變、民國初年、北伐時期、1948年春天。根本沒有新第一次普選(1953年底)時期。

四、《茶館》前本的第一幕分三場,而不是一場戲。其中第二場是寫茶館的戲,其他兩場戲(即第一幕的第一場和第三場)均發生在秦仲義秦二爺的家中,也就是說《茶館》前本是四幕六場話劇。完成於1957年春天。

北京人藝話劇《茶館》劇照

對於《茶館》前本的修改意見,趙起揚曾這樣回憶道:「1957年的春天,老舍先生把他新創作的一部歌頌憲法的四幕六場話劇交給北京人藝。這個戲表現的時間跨度很大,從1898年到1948年,前後50年。這個戲叫什麼名字,老舍先生還沒有考慮好。我們(指曹禺、焦菊隱、歐陽山尊和趙起揚四位院領導)仔細研究了這個本子,這是一部應景戲,如果演出,要花費很大力氣對劇本進行加工修改。但其中第一幕第二場在一家茶館里的戲,寫得十分精彩,真能讓你拍案叫絕……對老舍這部作品究竟如何修改,當時,焦菊隱提出一個出人意料的意見,他認為要改好這部戲,需要動大手術。他主張以第一幕第二場茶館的戲為主發展成一部多幕劇。這個戲的名字就可以叫《茶館》。大家都為這一高水平的主意叫好。」

幾天後,曹禺、焦菊隱和趙起揚來到老舍家中,焦先生談了對劇本的這個修改建議。老舍先生聽后十分高興,當即表態:「好,好,好,這個方案想的太好了!我仨月以後交劇本。」三個月後,老舍先生果然將本子寫完交到劇院,但當時如火如荼的反「右」運動正在全國展開,劇院未敢立即投入排練,直到1957年的12月,反「右」運動基本結束,《茶館》才上馬。

1955年2月,趙起揚(右二)與曹禺(中)、老舍(左二)在北京人藝。

趙起揚同志曾回憶說:「老舍先生有親自讀劇本的習慣,1957年12月2日老人家來到北京人藝高興地為大家朗讀新作《茶館》,排練廳里不時發出會心的笑聲和讚歎聲。老舍先生在朗讀的過程中,還不時地作些解釋或者對某個人物的性格、生活習慣、穿著打扮以及走路的姿勢描述一番。劇本讀完后大家報以熱烈的掌聲,演員們爭先恐後地申請角色,即使只能得到一個演茶客的機會,也是一種滿足。戲,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進入了排練。」在反「右」運動中險些被打成「右派」的焦菊隱先生也全身心地投入到導演創作中去。

又是三個月後,《茶館》正式與觀眾見面,一連演出52場,場場爆滿。

以上便是《茶館》的誕生經過,懇請大家別再以訛傳訛了。

本文發表於《文藝報》2017年6月9日3版。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作家網,更多信息等你哦!

圖片來自網路

《文藝報》由作家協會主管主辦,每周一、三、五齣版。創辦於新成立前夕1949年9月25日,是展示名家風采,縱覽文學藝術新潮,讓世界了解文藝界的主要窗口之一。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4篇文章,獲得23102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