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北京姑娘火了!「補牌女俠」破譯共享單車號牌,為北京留住尊嚴!

北京姑娘火了!「補牌女俠」破譯共享單車號牌,為北京留住尊嚴!

在方便出行的同時

共享腳踏車就像一面照妖鏡

照出了隱藏在現代社會陰影下的人性之惡

上私鎖、划編號、拆車座

在一部分人的眼裡和手中

共享腳踏車成了「私享腳踏車」

「補牌女俠」楊楠隨身帶著馬克筆,隨時遇到隨時補。

共享腳踏車數量龐大,運營公司難以及時修理。這時候,一些見義勇為的好市民站了出來。他們補編號、剪私鎖、拍照舉報,以一己之力維護著公共利益,也留住了這座城市最後的尊嚴。

他們做這些事僅憑熱心,並無共享腳踏車公司的任何支持。在南方,他們被稱為「腳踏車獵人」。在北京,他們還有一個稱呼——「補牌俠」。他們從普通的學校畢業,做著普通的工作,甚至還沒找到工作,平凡的人生還沒等來閃光點。但在這件事上,他們像俠客一樣,為國為民。

沒再見到它我並不失落

採訪的那天,記者和李冬雨一起到丰台和義農場公交站,尋找號牌被劃掉的「小黃車」。附近的車不多,記者還曾擔心很難找到壞車。但剛數到第三輛,這就是一輛壞車。這輛「小黃車」的號碼牌上是「27931?8」,第6位數字被劃掉了。

「小黃車」的密碼是固定的,只需要在手機軟體上輸入車牌號,系統就會發來密。輸入密碼就能開鎖。密碼永遠不便,這就給了破壞者可乘之機。只要記住密碼,然後破壞車牌號,別人沒法用了。甚至連鎖都不用換,這輛車就只能自己用了。

碰到這種車,「補牌俠」大顯身手的時候就到了。當記者還在猜測被劃掉的數字時,李冬雨只是看了看就說出了答案:「肯定是1啊。」隨即,她在「小黃車」的手機軟體上輸入「2793118」,得到密碼。果然,鎖被打開了。李冬雨拿出黃色丙烯顏料和油畫毛筆,一點點地開始塗抹,一如她畫廣告畫時的樣子。

李冬雨成了一名「補牌女俠」。

今年3月18日,是李冬雨正式成為「補牌俠」的日子。那天下午她坐公車回家,在和義農場下車后,站台上只有一輛共享腳踏車「小黃車」。不幸的是,號牌被人划壞了一位數。要麼走回家去,要麼把這一位猜出來。

「我當時也是較勁了,就蹲在那兒琢磨,嘗試了好幾次,終於猜出來了。」李冬雨開開心心地騎著車回了家,把車放在樓下。上樓之後,她覺得,應該把牌補上,就從家裡拿了丙烯顏料和油畫筆,照著其他幾個數字的樣子,畫上了這一位。

第二天一早,她想著還能騎這輛車出門,心裡挺高興的。但下樓一看,車已經被人騎走了。她只能步行去公交站,但她並不失落。「真好,那輛車重新恢復了它自己的價值。」

自此之後,她再沒見過那輛車。她想著,它應該已經重新變成「共享」,方便大家了吧。從那天開始,李冬雨就成了一名「補牌女俠」。

被劃掉五位我也能破譯

李冬雨的辦法,是騎回家再補牌。而另一位「補牌女俠」楊楠,則是隨身帶著馬克筆,隨時遇到隨時補。

和李冬雨差不多,楊楠也是剛大學畢業,也是北京姑娘。她的家在南三環,每天乘坐捷運去海淀上班。從家到角門西捷運站,她要騎共享腳踏車;下了捷運到公司,她還要騎車。每天四次的接觸,讓她對共享腳踏車有了更多的認識。

在外人看來,「破譯」被劃掉的號碼牌是件不可思議的事,但楊楠已經很熟練了。「一般都划不幹凈,總能用排除法判斷一點,」楊楠說。如果上面有一橫道,那麼不是「5」就是「7」。如果兩邊都沒有,很可能是「1」。

李冬雨追求完美,一定要用丙烯顏料和油畫毛筆補號牌。

一輛「小黃車」的號碼有7位,被劃掉的一般都有3、4個數字。只要猜出幾個,剩下的就不停地試,總能試出來。最多的一次,李冬雨猜出了5位數,而那輛車號碼牌一共才7位。正是因為這種讓人稱奇的技能,在網上她們才被稱為「補牌女俠」。

時間久了,她們對於壞車的地域分佈也有了一點研究。在城區的繁華地段,因為車多,出了捷運站就有車,所以壞車比率比較小。而在李冬雨所住的南四環外丰台和義等地,因為車的總量少,經常會沒得騎,有的人就把共享變成了私享。

與其他人遇見壞車就躲不同,楊楠、李冬雨之類的「補牌俠」會有意去找壞車。即使不是每天都能碰到壞車,但兩三天總能碰見一次。楊楠會隨身帶著馬克筆,「破譯」出來就寫上。北京印刷學院廣告專業畢業的李冬雨則更追求完美,一定要用丙烯顏料和油畫毛筆。

補牌成了習慣,擔心的事就成了「會不會有一天無牌可補?」楊楠說,在北京這樣的現代化大城市,「小黃車」還遭遇了這麼多破壞,她很擔心公司能不能運行下去。

「不能讓他們看不起北京人」

與「小紅車」摩拜的掃碼開鎖相比,「小黃車」的開鎖方式並不先進。但楊楠覺得,如果因為這個而難以經營下去,受損的絕不只是「小黃車」公司。「那樣就成了全國、全世界的笑話,他們會笑話北京人,」她們說,如果真的那樣,也許以後的共享行業,或者其他什麼考驗國民素質的行業,就不敢再進入北京了。

像古人一樣行俠仗義,她們覺得很滿足。

漸漸地,她們的朋友們也成為了「補牌俠」。一位「補牌俠」可以影響身邊人,讓自己圈子裡的人都成為「補牌俠」。但一個「破壞者」,也會影響身邊的人。楊楠說,看見有人把共享變成私享,覺得佔到了便宜,其他人也會效仿。

對於「共享腳踏車是國民素質的照妖鏡」的說法,楊楠覺得,「這很刺耳,但也有道理。」她們都認為,在共享腳踏車這件事上,可能北京市民做得真的不夠好,不如南方一些城市吧。

最開始被稱作「補牌俠」,她們還不太好意思,但她倆都喜歡「俠客」這個稱呼。她們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市民,剛從平凡的學校畢業,做著平凡的工作,甚至還沒找到工作。在偌大北京城,能做一點讓別人記住的好事,像古人一樣行俠仗義,她們覺得挺滿足。

更重要的,則是她們為這個城市留下了最後的一點尊嚴。「不能讓他們看不起北京人。」起碼是在共享腳踏車這件小事上。

加小編微信與冬粉互動:cindycc19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