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焦慮了?別急,先來一鍋羊蠍子!

焦慮了?別急,先來一鍋羊蠍子!

文|曾磊

責任編輯|Spencer

好多朋友會說自己最近一直處在焦慮的狀態,而且還想找我諮詢怎麼針對這個情況做一些應對。對於焦慮,除非那些存在「焦慮症」風險的極端情況,肯定是要推薦到安定醫院做具體的檢查、診斷和治療,而對於其他的許多朋友,我的建議就是請我吃一頓羊蠍子,而且要大鍋的!

01

焦慮,啃骨頭時的副產品

事實上,在吃羊蠍子這類骨頭比較複雜、肉又比較難啃的美食的時候,我們是能夠感覺到眼前的這個人究竟在應對挑戰的時候有著什麼樣的一個心理狀態的。

什麼樣的人會焦慮呢?就是那種特別想吃乾淨所有的肉,但是拼了命得搞不定的主兒。但是需要特別澄清一個概念,那就是所謂的焦慮,是要分成「焦慮症」「焦慮感」兩種情況的。

對於「焦慮症」,從醫學的角度來說是一種神經症了,也就是當事人一直莫名其妙地處在一種焦慮的狀態,一是時間特別長,嚴重影響了正常的學習、工作和生活,二是沒有明顯的焦慮對象,或者對於某一焦慮對象有著超出常人反應的焦慮,另外就是會伴隨著一些生理上的反應。對於這樣的情況,還是建議到醫院做診斷和治療,因為這種情況即便是心理諮詢也只是作為輔助手段。與之相對的,更容易在大家自己或者身邊的人身上出現的焦慮,其實是「焦慮感」。

所謂「焦慮感」,其實是當事人在面對某一件特定的事情的時候所產生的心身反應。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會遇到這種焦慮感的,只不過有的人明顯一些,有的人根本沒有留意。之所以會產生這種焦慮感,是當我們期待達到某個目標,但一時半會兒又無法掌控、存在失敗風險時產生的正常反應,這在西方的描述當中被稱為我們要面對「不確定性」,當然,用一個比較具有歷史味道的詞來說,就是「無常」。

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想象一下自己曾經遇到過的那些「無常」了。例如,後天就要考試了,但是要考的書看了才一少半;晚上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請心儀的女孩吃飯;參加完工作面試,能不能通過,下午就會來通知;下周一就要領結婚證了;月底就是寶寶的預產期了……

02

想吃,真的不是一件壞事

這些能讓人產生焦慮感的情況大家肯定都會遇到過其中的一些,我們不難發現,其背後都存在著「想要」和「無常」兩股撕扯的力量。但是,如果換一個角度來看,你會發現這種「想要」所體現的其實是我們內心當中期待不斷發展的願望,並且基於這樣一個願望,我們在面對人生的「無常」。而這種看上去,或者說從感覺上不太令人愉快的「焦慮感」,其實只是生涯發展過程當中的一種「副產品」,雖然令人不爽,但擋不住是我們不斷向前邁進的步伐。回到我們的羊蠍子上面,其實產生焦慮感的過程就是自己的食慾跟吃飯的能力造成了一些階段性的摩擦,但是人的食慾是保證身體健康的重要前提,其實也是「進取心」的一種表現形式。

正如前面所講的,焦慮感作為一種「副產品」,其實也會因為我們接下來的決策和行動而被處理掉,但是在面對同樣一鍋難啃的羊蠍子的時候,我們會發現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決策和行為。

一種就是發誓這輩子再也不吃這東西了,然後點個羔羊肉什麼的涮著吃,不吃也罷,反正也餓不著。這種情況,其實就是放棄對於眼前的這件事情的期待,然後尋找其他自己能搞得定的替代途徑。這一策略可以說是有利有弊,主要取決於可替代的途徑是否存在。比如說作為一個求職者,如果實在接受不了面試之後的那種焦慮感,自然也就可以跟自己的老爹打個電話,說兒子想通了,願意回自己家開的那個跨國公司子承父業了,這是有的選的情況;但是,對於那些拼不了爹的求職者來說,也就只能硬著頭皮海投、海面了。另外就是從更加長遠的視角來看,這種決策難免會有一種「逃避成長」的風險,正所謂「出來混早晚要還的」,心理和生涯的眾多理論都在強調不同的人生階段要經歷和體驗不同的事情,如果現階段跳過了,就會在下一階段加倍償還,而且就像借了「高利貸」,還不一定能還的清……

第二種就是有一個合理的預期,也就是搞定羊蠍子上面自己當前能力範圍內能啃下來的肉就ok了剩下的那些複雜的筋頭、肉絲、軟骨什麼的就先不予考慮了。這種應對的策略,其實就是一方面保持自己的期待,但是與此同時做一件事情時客觀地評估自己具備的能力、資源和條件,從「無常」當中找出來那些自己能掌控和預測得了的部分予以關注和突破,從而獲得更高的掌控度和自信心。就拿有生以來第一次請女孩子吃飯這個事情來說,之所以焦慮,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把對於吃飯的期待定在了「讓對方以身相許」,總感覺如果這次飯吃不好,以後就什麼可能都沒有了;相反地,如果能夠把對於這次吃飯的期待定義成「體會一下跟女孩子用餐是什麼感覺,提高自己跟異性單獨相處的經驗和能力」,自然也就不至於有那麼大的壓力了,因為這個目標其實更容易達成,但是確確實實又是在朝著「讓對方以身相許」這個終極目標邁進。

03

經驗,擺脫焦慮的法寶

第三種應對策略,需要著重分享一下。事實上,對於焦慮的應對和處理的過程,其實就是從前兩種面對羊蠍子時的反應向這一種應對方式慢慢過渡的過程。

處在這種狀態的人,可以說是吃羊蠍子的行家了。首先,在看到鍋里的羊蠍子的時候,能夠分辨出它們分別來自羊身上的哪個部位,是頸椎?還是腰椎或尾椎?而且對於每一塊骨頭哪裡有肉,哪裡有筋,哪裡有軟骨,哪裡能用牙咬開,都是了如指掌的。所以從動筷子往鍋里夾的時候,心裡基本上已經對於選哪一塊、怎麼下嘴、耗時多久等有了一個大致的概念了,這其實就是前期的「項目規劃」階段。

接下來,當筷子夾住選中的那塊羊蠍子的一瞬間,也就能通過筷子傳過來的觸覺對於羊蠍子的熟爛程度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等放到自己碟子里,吃到第一口肉的時候,就能夠更加精準地對於前面的規劃進行動態調整了。如果肉都熟透了,自然骨頭也是很好撬開的,吃完的時間自然也就會減少,相反地,如果煮得不夠爛,自然也就需要費更多的時間。另外,就是要看看鍋里有多少羊蠍子,再多說得直白一點,就是有沒有可能再多點上一鍋半鍋。這個過程,其實就是「信息搜集」階段。

第三個過程,是最為關鍵的一點,其實就是基於前面獲得的所有信息,來調整對於吃羊蠍子這個事情的「願景」,或者說「目標優化」階段。同樣吃一塊羊蠍子,可以只吃大塊的肉,放棄小的筋頭巴腦,大快朵頤;也可以像吃螃蟹一樣,摳縫剔骨,慢慢品味;也可以連同骨頭裡面的油脂一起吃掉,也就是所謂的敲骨吸髓;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確實發現羊蠍子煮得不夠爛,那就告訴大家先稍等一下,讓羊蠍子多煮一會,先聊聊天,吃點別的墊吧墊吧。究竟將目標定在哪個層面,就是一個通盤考慮的過程了。

最後,也就是「行動實施」階段。前面的項目規劃、信息搜集和目標優化階段都要落實到執行層面。

說到這裡,不難發現吃羊蠍子到了這種應對方法,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焦慮感了,因為來自外在的「不確定性」已經被內在「掌控力」完全消解掉了,任由出現什麼情況,都有一整套的方案在那裡等著。事實上,這也就要求我們絕對不能忽略對抗焦感的一個最為終極的策略——直面挫折,積累經驗!

依然拿找工作舉例子,有的朋友說參加面試的時候會感到焦慮,但是有趣的是,有很大的可能性是面試你的考官們比你還焦慮!因為有可能他們也是被領導臨時抓過來充數,也有可能是他們剛剛擔任面試官這個角色,內心也是會七上八下的。但是當我們工作N年之後,再回過頭來看看求職面試的經歷,或者跟當初面試過自己,現在卻摟著肩膀擼串、喝酒、飆歌的老同事在一起的時候,回想起來當初的經歷,自然更多的是會心的一笑或者歡樂的調侃。

所以說,焦慮感是一個人成長過程中的老朋友,人生每每遇到想要突破的節點,它都會來到我們身邊,然後很嚴肅地告訴我們:「接下來會有個比較難對付的事情,一定要當心呦!」但是當我們真正渡過了難關,達到了預期,就發現它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需要關注的,其實是我們自己,當我們越來越成熟、能力越來越強、經驗越來越多的時候,「焦慮感」這位老朋友也就只會在我們注意不到的地方呆著、默默地祝福著我們,因為它也不願意去打擾我們所擁有的開心、幸福的人生狀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