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怪我們相遇太早,怪我們相遇太晚

怪我們相遇太早,怪我們相遇太晚

夜如水,四周靜悄悄。椰子有點兒悶想找個人隨便嘮嗑兩句。她在微信通訊錄上翻了五分鐘,無果,準備看部電影休息,手一滑看到蘇傑的頭像。對椰子來說蘇傑是一個毫無壓力的聊天對象。因為了解,可以直截了當,因為信任,可以無所不聊,因為曾用心愛過,錯過,恨過,釋懷了,也就特別坦蕩。因為彼此清楚,往後他們的關係都只會是信得過的老友。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各自的生活,有那麼幾個瞬間小茹感到有點兒像和哥們或者閨蜜坐在客廳的地上,圍著圓桌,喝著紅酒吐槽人生的愜意。成人的世界找個人推心置腹的聊天嘮嘮,比找個人戀愛上床更難。

蘇傑最近比較失意,說到愛情難免扯上過去,說了一句就不說了,過去的事情不翻,翻了讓人難受。小茹現在過得很幸福,但扯到這裡想起過去也忍不住淚如雨下。她哭,大概是因為生活中再也沒有愛情了吧。不然她也不會說:「少年的世界看似懵懂,卻有著真摯的愛情。成人的世界看似練達,卻只有生活。」

沒有人不渴望愛情。當一個人在生活中跌跌撞撞,疲憊不堪,消極倦怠時,唯一能讓他重回少年,重煥光彩的唯有愛情。因此,趁青春多戀愛吧!因為在往後很長的歲月,或許都要依靠那些情竇初開的記憶感知生活的美好,感知曾經也如此熱血的活過。

李峰結婚7年了,媒灼之約。妻子是一名教師,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兩夫妻沒什麼共同語言,交流不多,也沒有矛盾,一切按部就班,平淡和諧。生活就是:柴米油鹽醬醋,孩子,老人,教育。毫無激情,行屍走肉。身邊的人都一樣,他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平衡。

16年,單位來了一個新人,90后的海歸。年輕,時尚,鮮活。比李峰小了整整一輪。然而李峰毫無徵兆的淪陷了。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呢?就像復活,還是滿血復活,他和我講述這些的時候像一個情竇初開的男生。

每天說早晚安,關心對方的一切,情到深處甚至大膽表白,他自己的感受是又傻又鈍又享受。每一天都充滿了期待和生命力。他們談心,約會,相互牽挂,僅限於此。他說:「如果沒結婚,我一定會娶她,給她幸福,不讓她受委屈。我喜歡她,愛她,但人不能這麼自私,不能沒有責任,沒有擔當,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我不能成為他的絆腳石,她有權利去追尋幸福,我願意將她放在心裡,永遠的關心,幫助,祝福。」

蘇傑說:「我們相遇,太早!」

李峰說:「我們相遇,太晚!」

相遇太早,不懂得珍惜,不知道自己究竟要的是什麼,太輕易變心。走過數十載,暮然回首才發現: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不是愛得不真,不是感情不深,是年輕無屬性,還愛搖擺。

相遇太晚,懂得了珍惜,對已擁有的和渴望的。

明白了:有時候得到是失去,未擁有是恆久的擁有。

醉過,知酒濃,愛過,知情重,失去過,知後悔的痛。在塵埃落定面前,誰也沒有勇氣再去經歷動蕩。就像陳奕迅唱的:「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我們一樣,陪在陌生人左右。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沒有擁抱的理由。情人,最後難免淪為朋友。」愛情經不起負荷。遠遠的望著,不輕易割捨,不輕易觸碰。不失為明智的選擇。

太早或是太晚相遇都是宿命的安排,其中都蘊藏著智慧讓我們去領悟。

太早相遇而夭折的愛情教會我們懂得什麼是愛?如何去愛?我們需要怎樣的愛?

太晚相遇則是教會我們懂得:「人生需要取捨,愛是犧牲,不是索取和佔有。」

人生中的每一場相遇都有著其自身的意義,我們愛過和錯過的每一個人皆是註定,放過自己,從容接受,說到底,人生不過是一場自渡的過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