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老太自稱48天沒睡著 其實是患了睡眠感缺乏症

老太自稱48天沒睡著 其實是患了睡眠感缺乏症

【摘要】 「我就感覺自己渾身冒火,整宿整宿地睡不著。」2017年春節期間,李女士從親戚那兒了解到,她的一個熟人也飽受失眠的折磨,是在淄博市精神衛生中心治好的。」張勤峰介紹,李女士的失眠癥狀除了單純的睡眠障礙外,還可能跟她的家庭變故有關係。

「我就感覺自己渾身冒火,整宿整宿地睡不著。躺在床上就開始擔心,今天能不能睡著?能不能眯一小會兒?」近日,一名自認為連續一個多月沒睡覺的睡眠障礙患者對記者說道。據了解,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失眠的人也越來越多。

老伴去世后,經常整宿睡不著

今年58歲的李女士是精神衛生中心的一名社會志願者。她在成為該中心的志願者之前,曾是一名睡眠障礙患者。她說自己一度連續三四十個日夜不眠不休。

「我老伴去世之前,我的睡眠一直很好。基本躺床上三四十分鐘就能睡著,一覺睡到天明,能睡六七個小時。像我這個年紀,能一覺睡六七個小時很不錯了。」李女士說。然而,轉折就在一瞬間發生,三年前李女士的老伴去世了。從那以後她就經常想念他,入睡之後常常半夜驚醒好幾次。李女士在青島定居的閨女了解情況后,就接母親去青島休養。

「那天我在火車站,上扶梯的時候,突然跌倒了。當天晚上我就失眠了,一直到凌晨兩點,還沒睡著。從那以後,我就整宿整宿地睡不著了。」李女士說,「每天我就感覺身上冒火,但我的體溫並不高,就感覺自己很熱、心跳很快,躺在床上也睡不著,一點困意都沒有。」

一年間光藥費就花了三萬元

據了解,李女士的這種情況從2015年12月2日開始一直持續到2016年1月19日,前後一共一個多月的時間。「2016年1月份,我回淄博后就去各大醫院看病,光磁共振就做了三個,一天做檢查就花了七千多。回家就吃藥,中藥、西藥和補藥,前前後後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了,光藥費這一年就花了三萬元。」

李女士介紹,剛開始,她一天吃一片鎮靜類的藥片,還能打個盹,睡兩三個小時。後來吃一片就不太管用了,就加了半片。但到最後,即使一天吃四片,她也睡不著了。除了藥物治療外,李女士還先後接受了按摩、針灸等輔助治療手段,但她的失眠癥狀仍沒有減輕。

後來,飽受失眠折磨的李女士養成了逢人就打聽偏方的習慣。「路邊看到一些老頭老太太在那玩兒,我就過去先問問人家睡眠好不好。要是睡眠不好,我就問問他們怎麼治療失眠的這個毛病。」李女士介紹,因為擔心治療焦慮的葯會影響身體健康,她後來改吃中藥。在2016年這一年的時間裡,她僅中藥就吃了一百多服。「到現在,我家裡還有三四十服的中藥沒吃呢。」

2017年春節期間,李女士從親戚那兒了解到,她的一個熟人也飽受失眠的折磨,是在淄博市精神衛生中心治好的。於是,年後她也來到了淄博市精神衛生中心。

有時睡著了,只是自己沒感覺到

據張勤峰醫師介紹,李女士這種情況叫睡眠感缺乏,患有睡眠障礙。「她自己覺得沒有睡覺,甚至覺得連續一個多月都沒有睡著,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的。通過做腦電波等方式,我們都能檢測出她睡覺了,只是她自己沒感覺到而已。」張勤峰醫師介紹,他們曾經通過做標記的方式幫助李女士認識到自己有時候其實已經睡著了。

「在李女士進入睡眠狀態后,我們在她皮膚上用毛筆畫了個記號,等她醒來的時候,她還是認為她沒有睡覺,但當我們把標號給她看了之後,她就認識到自己剛剛已經睡著了。因為如果她是清醒的話,就會感覺到在皮膚上畫記號。現在她感覺不到,說明她已經睡著了。」張勤峰說,「通過這種方式還能減少她對失眠的恐懼心理,讓她心裡更踏實點。」

張勤峰介紹,李女士的失眠癥狀除了單純的睡眠障礙外,還可能跟她的家庭變故有關係。「越是想著失眠這個問題,她就越害怕睡不著。我們就幫助她做心理輔導轉移注意力。而李女士又是一個熱情的人,她在我們這兒主動幫助其他患者紓解心理,患者覺得她像個大姐姐一樣可親,都很肯定她。在這種良性循環下,李女士自己的癥狀也大大減輕。」據了解,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李女士已經可以一晚上睡六七個小時的覺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