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屢次獲得嘎納等國際大獎, 大導演金基德卻說拍電影不自由!

屢次獲得嘎納等國際大獎, 大導演金基德卻說拍電影不自由!

在視頻中,他說——

「我經常對電影人說三點:勞動,人,自然。」

「與生活比較安逸的人相比,我覺得這些邊緣人的感情經歷更加豐富,他們的生命中有故事。」

「電影應該講述社會為什麼存在問題,講述人為什麼痛苦,電影應該是多種多樣的。」

點開視頻,看看我們的獨家完整版,看看這個屢次拿到國際大獎,講起話來坦率、放鬆,高興時甚至坐在椅背上的大導演。

***

1月14日,金基德應開拍學院(微信號:nafilm)的邀請,在北京進行了兩天的電影講座,考慮到講座效果,只有60多人得到入場機會。然而,無論是費用還是距離,都沒能阻止影迷的熱情,許多人從新疆、雲南趕來,只為了見他一面。

作為一個屢次在柏林、威尼斯、戛納等電影節得獎的世界級導演來說,金基德在北京的出現卻顯得非常低調。

而在講座前的一星期,金基德得知了聽課費用后,很不好意思地向開拍學院提出了請求,希望可以進行零費用的授課。他說:「我是在很難的情況下學電影、拍電影的,我沒有在學校里正規地學習過,所以過程比較困難。學電影的門檻太高了,如果沒考上怎麼學電影呢,讓學生交錢聽我講課,對我來說是種侮辱,我覺得不該收學生錢。」

所以最終,這成了一場免費的課程。那天到場的學生說,「雖然很猶豫,但為了聽課還是報名了,看到學費被退了回了,感覺像做夢一樣。」

在兩天、十多個小時的過程里,金基德用他的話語和神情,展示著一個喜歡電影的人的樣子。他說著如何節省成本拍攝救護車和警車的畫面;說著自己一個人背著器材跑到日本,冒失地去敲日本演員的家門;說著拍到一半,女演員覺得電影不會火就跑掉了,一切都得重新拍……他說所有故事的時候,都笑嘻嘻地,好像那過程一點兒都不辛苦。

在講座的過程中,有個女孩拿著自己的設備站起來,問金基德關於電影拍攝的設備標準。金基德看了看她手裡的攝像機說:「我的攝像機和你的一樣,我拍《聖殤》的時候用的就是這個,這個拍得可清楚了,去威尼斯(電影節)放映的時候,他們的屏幕很大,可是我的片子放出來也很清楚,沒有人說不清楚。」

他說這段話的時候,一直笑呵呵的,眼睛里閃著光。

影迷們會列舉出金基德,無數的心水之作,在豆瓣電影和時光網上,他的作品平均分超過7.5分,《春去秋冬又一春》、《空房間》、《弓》、《薩瑪利亞女孩》等電影,更是被當做鏡頭語言和美學意義的範本。

《春去秋冬又一春》劇照

《空房間》劇照

《收件人不詳》劇照

從1996年拍攝《鱷魚藏屍日記》開始,迄今為止,47歲的金基德已經拍攝了超過30部電影,而他卻從未接受過任何電影方面的正規教育。他的作品幾乎部部精彩,卻一直飽受爭議,其原因,無外乎是大膽的題材和驚世駭俗的影像。

《壞小子》、《漂流欲室》、《撒瑪利亞女孩》中的女性出賣著身體;《收件人不詳》里有韓、美之間的微妙關係;《聖殤》的主角是十惡不赦的高利貸收賬人;《呼吸》里,死刑犯和陌生人產生了絕望之中的溫情。

《呼吸》劇照

《撒瑪利亞女孩》劇照

對金基德來說,拍電影並不自由,但他一直在儘可能地進行自由的表達,所以儘管已經摘取過世界級的獎項,但因為拒絕大量的投資,金基德的電影依舊拍攝得相當「拮据」。不過這並不能影響他電影的品質,韓國本土的張東健、河正宇,海外有如小田切讓、張震,都曾低價甚至零片酬出演過了他的作品。

《悲夢》劇照

《時間》劇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