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原創者的心碎,模仿者不懂

原創者的心碎,模仿者不懂

迄今為止,盧正雨是周星馳最強勁的高仿者,連長相都相似,盧導新片《絕世高手》是以《功夫》的框架講《食神》的故事,從創作者的角度講,不知這算是他的起點還是終點。誠然,這位新導演、較新演員,儘管用力過猛,比如將笑點及各種梗編排得相當密集,比如以脫口秀般的節奏盡量抓緊觀眾的注意力,但他也僅基本做到流暢、講究地拍了一部有笑有淚的國產喜劇。

他在周星馳的螺螄殼裡做道場,像翻不出如來神掌的孫猴子,屬於他自己的東西有什麼呢?大概是80后的青春記憶,「四大天王」、《哆啦A夢》、《七龍珠》、《戲說乾隆》、燒水神器熱得快、晃動的寢室上鋪、老乾媽、甚至源自豆瓣的笑料《怎樣鑒別黃色歌曲》等等。笑則笑矣,模仿周星馳模式、先抑后揚的真情故事也催淚動人,從正片到彩蛋非常統一的童話夢境氣氛又足,但周星馳的魅力並不在於他創立了一些行之有效以至於連《功夫熊貓》系列都要套用的模式。

為什麼他會寫一個小人物摸爬滾打最終功成名就或者至少得到自身價值的肯定這種勵志故事?因為那就是他跑龍套多年終成氣候的經歷。盧正雨的發展就相對順暢,墮落街只是他大學生活里的餐飲調劑,豬籠城寨則可能是周星馳的童年。周星馳也許真的讀過《演員的自我修養》,但盧正雨只需要模仿他學成后的表演方式。

贏了世界輸了愛人的局面,是周星馳的遺憾,他曾頂著滿頭灰發講,「如果可以重來,我希望不要這麼忙了」。那些「曾經有一段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可是我沒有珍惜」式的悲嘆,是他永遠無法挽回的個人愛情悲劇。

周星馳的漫畫式誇張隱喻故事,在他的生活中都有一定痕迹,他的敘事模式是生命歷程的翻版,他近年褒貶不一的新作,也是他進入中老年後的心態展現。《功夫》里化繁為簡、充滿韻味的審美風格,後生也很難習得。他就像個被詛咒的小丑,將悲傷里開出的笑顏培育成種,人們只修得出花,修不出種。

但盧正雨是個年輕人,他尚處於周星馳年輕時的心態,依然在諷刺喜劇里對抗那些無法撼動的敵人。選用唱「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個祝福」、「同一首歌」的蔡國慶做反派尤其妙,他這形象既適合做有點娘娘腔的優雅惡魔,天然自帶喜劇功效,又具有某種符號作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