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太多的人把銀屑病當成不死的癌症,越治療心越涼!

太多的人把銀屑病當成不死的癌症,越治療心越涼!

銀屑病又被稱為「牛皮癬」,意思就是這種癬像牛皮一樣牢牢的粘著人,讓人看著噁心、反感,所以大多數悲觀的人把牛皮癬叫做「不死的癌症」,而一些樂觀的人認為既然我無法根治牛皮癬,不如和平相處,所以他們戲稱牛皮癬為「上帝的紋身」。你看,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態度,結果是悲觀的人越悲觀,牛皮癬的病情可能愈發嚴重,而樂觀的人越樂觀,牛皮癬的病情則可能越變得越微不足道。

來自網路

現在我講二個故事,代表了頭一種心態,也就是「不死的癌症」。

故事一的主人公是諮詢平台的一個未曾謀面的諮詢者

不少人說我是網路大V,因為微博冬粉已超過20萬。其實我哪裡是大V了,只是玩微博稍微久一些好一些,大家給的捧場和支持罷了。另外我在很多醫療平台也提供了付費或者免費諮詢,至今已經為上萬人提供了諮詢服務,整體上評價不錯,至少四星我是擔當得起的。

當然也有給我評價一星,也就是差評的。今天就講一講和銀屑病差評的故事,以下是我們的對話,病人姑且稱之為小明吧,畢竟小明是很多故事的主角。

小明:徐醫生您好,我有銀屑病很多年,看了很多醫生,效果都不好,請問您有什麼好的辦法治療嗎?給我一個比較詳細的方案。

:您好,銀屑病是一種長期慢性容易反覆的皮膚病,一般我們處理通常按照銀屑病的輕、中、重度(以銀屑病皮疹的面積來劃分程度)來個體化治療。請上傳照片看看具體情況,另外您都用過什麼藥物治療呢?可否給我說一下。

小明:我用了很多葯,都不管用。我想去根,你就告訴我什麼葯好用,我去買。

(沒有獲取我所要的信息):是這樣的,銀屑病可控可治但不可根治。輕度以外用藥膏為主,中度可以在外用藥物的基礎上可以全身窄波紫外線治療,必要時增加口服維A酸類藥物,重度的可能需要口服免疫抑製劑,甚至生物製劑治療。所以,您的照片和用藥經歷對我來說很重要。

小明:你說的我都明白,我也查了很多資料,你就告訴我具體的藥物就行,我去買。

(暈):抱歉,我真的不能給你推薦具體的藥物方案,畢竟一個是你用了很多葯自我感覺效果不好。另外,建議你給我提供你的皮疹照片我才好給你個體化的診療方案,由於銀屑病容易反覆,建議你平時多潤膚保濕,同時避免感冒、外傷、情緒劇烈波動等。

小明:沒告訴我具體用藥,差評!

小明主動結束了諮詢,給了我一星差評,我無語。

其實,小明是真的把銀屑病看成「不死的癌症」了,被銀屑病壓抑了太久,心理已經出了一些問題。我很理解小明,我也想把銀屑病治好,但是奈何,「有時去治癒,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這就是醫療的現狀,也希望廣大的銀屑病患者能夠認識到醫學的局限性,不盲目、不過度治療,尤其是不要去小的診所或者宣傳「一針靈」「根治牛皮癬」的忽悠式宣傳的機構,因為這些機構忽悠式宣傳的藥方里很可能違規添加糖皮質激素、免疫抑製劑、重金屬等,而長期服用這些藥物有可能停葯后病情加重,誘發紅皮病型銀屑病、膿皰型銀屑病,甚至白血病!所以提高就診意識,合理治療銀屑病。

來自網路

故事二的主人公是一位中年北京大叔

我們醫生有時候為了治療的方便,也會把一些口服的藥物配製成外用藥物來治療皮膚病,但外用的藥物一般不建議口服的,比如現成的外用藥膏,是不能口服的。而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為了治病,把外用藥膏來口服治療銀屑病。

這是一個北京大叔,在1980s年代患了牛皮癬,當時治療銀屑病的葯特別匱乏,聽人介紹吃了某家中藥藥廠研製的中藥,感覺恢復的不錯,穩定了很多年,自覺很欣慰。

但是,大叔去年牛皮癬又複發嚴重,去了北京很多家三甲醫院,用了能用的藥膏,但都不是特別理想。某一天突然想起30年前吃的中藥,就覺得遇到了救星,但尋訪的結果是工廠早就倒閉了。可是不灰心,這個葯總有藥方吧?於是費了老大勁打聽到藥廠的一個老同志,知道藥方賣給了另一家公司,不過已經不是口服的了,做成了藥膏在銷售。

他如獲至寶,一口氣購買了好幾支藥膏。大家都知道,外用藥膏一般是不可以口服的,而且裡面添加了很多基質,吃起來味道也不爽口。可是他治病心切,喝著濃烈的糖水來艱難的吃藥膏,一天三次,一天就吃掉一隻藥膏。吃到最後都快噁心吐了,甚至都要便秘了!實在受不了決定繼續在正規醫院皮膚科繼續治療,看看有沒有牛皮癬好的治療辦法。。。

其實,這位大叔也是一個性情中人,也是治病心切,自我擅自口服藥膏,目的也是試圖達到治癒的目的。然而,往往事與願違。其實,銀屑病患者更多的是需要積極的治療配合適當的心理輔導,可能更有益於疾病的康復。

來自網路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