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遼寧人以及東北人成為網紅的比例更高?

遼寧人以及東北人成為網紅的比例更高?

這個春節回到老家,在大連一家貿易公司做內勤的劉某發現,自己「火」了。因為在網路上直播做美妝類的直播,年過半百的父母那些同齡的老鄰居都知道她成了「網紅」。

幾年前,芙蓉姐姐、鳳姐這些老牌草根可能還被認為是離普通人太遠的孤本,但時下,不少大連人會發現,可能在某個網路直播平台或者微信大號里,身邊的同學、鄰居都有可能成為一個擁有幾萬甚至幾十萬冬粉的網紅。而我們所看到的,可能還不是全部。大連網紅市場在喧囂之下其實已經漸漸形成了分工明確的產業鏈條,不少網紅從邁入互聯網角色的那一刻起,背後就有著推手公司的身影。

「鄰居家那誰」

都成網紅了

跟利用下班后的時間做美妝直播的網紅劉岩不同,孫伊(化名)自從一年前孩子待產時就賦閑在家。同樣,很長一段時間幾乎足不出戶的孫伊生完孩子之後在小區里出現時往往會被鄰居們認出來,「你就是在網上直播生養孩子的網紅吧?」這是她最經常被問及的一句話。

「鄰居家那誰」都成網紅了,這可能是一部分大連人過去幾個月里的感受。他們可能在直播平台上直播吃各種美食而紅,可能是開了微信公眾號發表自己的意見聲音而紅,甚至有可能是在淘寶上提供了穿衣搭配的分享而紅。這與幾年前芙蓉姐姐、鳳姐等老牌草根的一炮而紅或許有著本質的區別,「鄰居家的那誰」或許只是在喜歡化妝美容、美食抑或交流育兒經驗的一個小圈子裡紅著,儘管他們不會被大眾普遍地熟知,但幾萬甚至十幾萬的冬粉印證著他們就可以叫做「網紅」。互聯網分享經濟、冬粉經濟的特點,正在被無限放大。

而成為網紅更為令人眼紅的是,「紅」可以帶來可觀的收益。記者了解到,目前大連現身於各類直播平台上的網紅一般都有著不錯的收入,兼職主播月入三四千元,而專職網紅月入兩三萬元的大有人在。同時,不少網紅的淘寶店或者微店,也都有不菲的收入。孫伊就直言不諱地向記者表示,她的線上母嬰用品店,最近幾個月的月銷售額都在四五萬元。

網紅背後的

那條產業鏈

不少網紅的走紅背後,其實都有著不為人知的幕後推手,在資本集聚的網紅經濟市場上,網紅產業鏈正在初顯。

「相比之下,遼寧人以及東北人成為網紅的比例更高,」大連美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劉美婷目前經營著一家專門從事網紅經濟的公司,孵化、培訓網紅,做網紅經紀人,甚至製作網紅綜藝娛樂節目,都是這家公司經營的主業。她向記者介紹,大連人以及遼寧人長相比較出眾,性格又相對熱情外向,因此往往能挖掘出相當不錯的網紅。之前的幾個月里,他們剛剛把一位剛從大連一所高校畢業的樣貌姣好的女大學生推成一個標準網紅,而其在直播平台的塔羅牌占卜,最好的時候曾經上榜熱門排行前十。

劉美婷向記者透露,目前網紅經濟的確是個資本高度集聚的圈子。不僅直播平台備受投資公司關注,分散在各個城市裡的很多網紅經紀公司也往往會拿到數額不菲的投資。「在南方的一些城市,不少網紅經紀公司A輪融資就可以輕鬆地拿到兩三百萬元甚至更多。」但劉雪婷也表示,目前她還暫時沒有融資的計劃,「這是個新事物,網紅經紀公司有很多模式上的問題需要探討,比如孵化網紅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不穩定性,一旦普通人被推成網紅,他們與經紀公司之間往往會因為一些利益問題產生分歧,因此我們也在探討更為穩定的網紅娛樂節目製作,我希望等待模式成型之後再進行融資方面的工作會更踏實一些。」

而記者了解到,網紅經濟的產業鏈上不僅僅是網紅、平台和經紀公司。同時,節目製作商、商品供應商也紛紛在這條產業鏈上生髮開來。只要經紀公司成功推出了一個網紅,就會有其對應的相應產品供應商找上門來,這些供應商往往把持著多種需要進行網紅營銷的商品,這時網紅和經紀公司就會發現,商品篩選、物流配送、甚至售後服務通通都會有人做得相當完備。

感覺大連的網紅身邊到處都有!

本文由大連華圖教育整理髮布 (微信公眾號:dlhuatu)

2017年遼寧省公務員考試行測申論備考指導

(http://dalian.huatu.com/?sources=1001)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