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無酬照料被指剝削女性 老齡化時代男女更難平等?

無酬照料被指剝削女性 老齡化時代男女更難平等?

【財新網】(實習記者 張從志 記者 劉佳英)在老齡化加速的時代,隨著「全面兩孩」政策的落地,及延遲退休方案的醞釀,而社會保障、公共服務體系尚不完善,女性的選擇困境愈加顯著。近日,一項歷時三年的綜合研究項目報告顯示,女性往往承擔了比男性更多的無酬照料勞動,這對其工資收入、養老金水平、精神健康可能產生負面影響,生育、就業選擇也受到限制。

在6月27日舉辦的「照料經濟、社會性別與包容性增長」研討會上,由加拿大溫尼伯大學教授董曉媛和北京大學教授趙耀輝組織的研究團隊表示,在缺乏完善的公共照料體系的情況下,女性在生育二孩時,面臨的事業與家庭之間的衝突更為突出,而延遲退休年齡可能把中老年人原本承擔的隔代照料責任轉移給年輕女性,這都會使女性在職業發展、自我發展方面處於不利地位。

因此該研究項目建議,政府應出台相應政策,落實帶薪產假,鼓勵家庭友好型的工作安排,最大程度降低二孩生育對女性就業、晉陞方面的影響,同時促進男性參與無酬照料勞動,支持社會力量參與提供兒童照料服務,減輕女性照料家庭的壓力。

女性勞動者的時間貧困

按照國際人口學會的定義,65歲以上老年人口比例達到7%,或者60歲以上人口比例達到10%的人口結構,就可以稱為「老齡化社會」。早在2000年左右,60歲以上人口比例就超過10%,延遲退休和全面二孩政策也在這一背景下產生,但隨之而來的還有女性面臨的隱性挑戰。

來自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的副教授齊良書等學者,在研究了兩千多名女性城鎮勞動者的時間利用數據后發現,城鎮女勞動者大多從事全職勞動,平均每周勞動43個小時,只比男性少3小時,但其家務勞動時間(21小時)是男性(10小時)的兩倍,因此總體算下來,女性每周總勞動時間比男性長8小時。

這直接導致許多女性陷入「時間貧困」。在學界,如果勞動者實際總勞動時間大於每周68.4小時,則視為陷入「時間貧困」狀態。上述研究發現,女性勞動者的時間貧困率比男性高出18.7%,這意味著她們沒有足夠時間滿足自身休息和閑暇的需要。

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副教授劉嵐等研究者則發現,女性和男性勞動負擔差距,很可能帶來精神健康方面的「性別不平等」。劉嵐等人以20-40歲就業男性和女性人口為研究對象,結果顯示勞動負擔與勞動者的精神健康狀況呈負相關關係。

女性身肩有酬勞動和無酬照料雙重負擔,平均每周總勞動小時數比男性更長,這在劉嵐看來,是造成精神健康性別不平等現象的主要原因,但傳統觀念傾向於認為無酬照料是女性的天然職責。

目前已步入「老齡化社會」,放開生育政策被普遍認為是改善人口結構和勞動力供給的重要舉措,但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賀丹認為,如果女性的雙重負擔不減輕,很多人可能選擇放棄生育,即便有職業女性試圖兼顧事業與家庭,沉重的無酬照料負擔也會減少女性的勞動參與率,這對女性自身的職業發展和當期的勞動力供給都會產生負面影響。

孩子的健康狀況也與母親的工資、福利待遇呈一定相關性。西南財經大學經濟學院教授賈男帶領的研究團隊經過對2244名女性的帶薪產假情況的研究發現,帶薪產假延長30天,可使女性母乳餵養六個月以上的概率增加11.7%。

尤其對於社會經濟地位相對低下的女性,賈男認為,實施普惠的帶薪產假政策能加強對她們的生育保護,使女性就業與母乳餵養更加協調。而世界衛生組織一直呼籲,母乳是嬰兒的天然首選食品,有利於嬰兒感覺和認知的發育,防止嬰兒患傳染病和慢性疾病。

延遲退休影響幾何?

相比較生育二孩給職業女性帶來的挑戰,延遲退休的影響更為複雜。現行退休年齡政策規定,男性年滿60周歲退休,女工人年滿50周歲退休,女幹部年滿55周歲退休,也就是說,女性比男性更早地退出勞動力市場,進而影響其養老金收入水平。

西南政法大學講師趙銳在研討會上表示,有統計數據表明,在60歲以上年齡的老年人中,女性每月的養老金收入只有男性的一半,更容易陷入老年貧困,其中部分原因在於,女性退休前為照料家庭,傾向於在低收益部門、農業部門就業,很多女性教育程度也不如男性,導致退休前男性和女性的工資水平存在差異,這進一步反映到了退休后的養老金水平差異上。

除上述因素之外,女性的工齡比男性更短,退休年齡比男性更早,也對兩性之間的養老金收入差異有「貢獻」。趙銳表示,如果延長女性的法定退休年齡,由工齡長短造成的養老金收入差距會被填補,但教育程度、職業發展導致的差距卻依然會存在。

更引起學者關注的是,延遲退休可能會使現在中老年人普遍承擔的隔代照料責任,部分轉移至年輕女性,增加年輕母親們的照料負擔,進而減少年輕母親的勞動參與程度。這似乎會部分消解延遲退休帶來的中老年群體勞動力供給增加的效應。

內蒙古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杜鳳蓮分析了祖父母兒童照料對城鎮0-6歲兒童的母親勞動參與率的影響后發現,在控制內生性條件下,祖父母參與兒童照料使年輕母親的勞動參與率提高36.7%-43.7%。反之或可預見,如果祖父母減少兒童照料的參與程度,年輕母親的勞動參與率將下降。

據此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封進建議,應允許勞動者根據自身和家庭的情況選擇退休年齡,勞動力生產率較低的中老年勞動力可以選擇最低的領取養老金年齡,勞動力生產率較高的可以選擇正常退休年齡。

但鑒於女性更早退出勞動力市場,會影響其養老金水平,封進表示,對於祖母給予孫子女的無酬照料,可考慮在基本養老金制度之外,根據收入水平建立老年生活補貼制度。這方面英國已有先例,在英國,年滿60或65歲且收入低於某一水平的老年人,可以獲得生活補貼,而2003年-2005年間,英國接受補貼的老年人中,大約有三分之二都是女性。

托幼服務供給不足

此外,由於無論讓職業女性或退休女性更多承擔家庭照料的責任,本質上都可能造成女性整體在工資收入、精神健康等方面的不利地位,因此蕫曉媛、趙耀輝總領的研究團隊得出結論,增加幼托服務供給,促進社會觀念轉變,是緩解女性生活困境的當務之急,如此才可能平衡改善人口結構和勞動力供給,同時促進性別公平等政策目標。

在6月26日舉辦的研討會上,有女性參會者直言,現在很多幼托機構價格非常昂貴,一個月就要7500元,平均一天380元,這是很多家庭都支付不了的,只能靠女性犧牲自己的時間和工作,來照料孩子。

全國婦聯婦女研究所研究員蔣永萍則表示,公立托幼機構、幼稚園價格相對更低,但不是所有人都能上,私立機構又去不起,這說明托幼資源的服務供給難以滿足家庭的需要,隨著二孩生育行為的增加,供給不足的矛盾將更為凸顯,其產生的負面效應也多會由女性承擔。

尤其對流動人口中的女性群體,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副教授宋月萍認為,其負擔更重。宋月萍經研究發現,流動女性對托幼成本的變化更為敏感,本來流動女性相比本地女性就難以獲得親屬幫助,也難以進入公立托幼機構,動輒上萬元的私立托幼機構對其來說,更是「可望不可即」。

在宋月萍看來,政府應加大力度發展和支持托幼服務項目,降低家庭的托幼成本,同時深化戶籍制度改革,若流動女性的老年父母能隨子女生活,可幫助流動女性照料孩子,降低她們對正式幼托服務的依賴性,流動女性也不會在有酬工作和無酬照料責任中陷入兩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