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管濤:美聯儲加息對中國不一定是壞事

管濤:美聯儲加息對中國不一定是壞事

和訊網消息 2017年財富論壇於本月16日至18日在青島舉行,本次論壇的主題為「財富發展的新全球化時代」,論壇由青島市人民政府主辦,《財經》、《財經》智庫承辦,和訊網作為特邀媒體全程直播。

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在「資產布局的全球視野」全體大會上指出,美聯儲加息是因為美國的經濟好轉,一部分反映了外部環境的好轉,對不一定是壞事,創造了更大的空間。關於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對貨幣的影響,管濤認為,要一分為二地看,首先美聯儲貨幣,出現一個現象,可能第一次、第二次加息對市場衝擊比較大,但是第三次可能沒有那麼大,第三次可能還有買預期,第四次就沒有什麼反應了,所以這可能是一個遞減的對外部的影響。

此外,管濤還就全球資產配置指出,要樹立正確的對外投資意識,不能把對外的海外資產配置簡單等同於炒外匯;一定要投熟悉的產品、熟悉的市場;還要管控好風險。

以下為部分實錄:

主持人何剛:首先我分別請四位各自花七八分鐘,闡述你們理解全球資產配置的重要趨勢和變化和戰略。

管濤:謝謝何主編,非常高興參加今天這樣一個活動,我想從三個方面做一個闡述:一個是什麼,第二個是怎麼看,第三個是怎麼辦。是什麼?我想大家都知道,最近這兩三年,面臨資本外流的壓力,如果我們仔細分析資本流出的渠道,我們發現境內的機構和家庭,資產全球化配置是導致資本外流的主要原因。現在實際上我們利用外資方面,從去年二季度開始已經重新恢復了進留。怎麼看這個問題?我想一分為二地看。首先從改革開放的發展需要,還是從宏觀調控的需要來看,應該說資本流出,都是一個新常態,為什麼是新常態呢?大家知道會改革方向是市場化,央行退出市場干預,貿易順差畢竟是資本流出的,否則央行不可能退出市場。第二,看資本流出,在2014年以前,政府一直是鼓勵的,就是今天上午方主席講的,政府一直鼓勵藏富於民,託管資本流出渠道。2012年以前,人民幣單邊升值,大家這方面的積極性不是很高。所以很多政策的利用,來輸出資本。2014年以後,隨著市場環境的變化,匯率市場發生變化以後,市場在做這個事情,其實政府一直在做,只不過現在市場自發性增強了這方面的配置。第三個事情,我們看到在2015年三季度以前和三季度以後情況有了不同的性質,2015年以前,市場預期比較平靜的情況下,正常的流出,但是2015年三季度以後,由於金融市場出現動蕩,對市場情緒產生一定的影響,出現了集中、大規模的流出,甚至在本來長期的資本流動,結果出現短期化的趨勢。在2015年三季度以後,對外投資出現了成倍的,從國際收支口徑來看,出現了成倍的增長,反映了市場情緒的波動。

這有兩方面的問題,一方面的問題是快就容易出錯,麥肯錫今年4月份發了一個報告,2000年代後期,很多海外的能源項目的收購,84%以上都是虧損了10%以上,快了就容易出錯。還有一個,可能對於對外投資的風險認識不夠全面,僅僅由於市場恐慌,把這個錢投出去,可能會帶來其它的風險,這可能反映我們這方面意識的不足。第三是怎麼來辦,有四個方面,可能需要強調的。第一我們要樹立正確的對外投資意識,不能把對外的海外資產配置簡單等同於炒外匯。匯率風險是一個重要的方面,但是匯率風險可能不是對外投資的全部,更不是對外直接投資的前部。第二個,你一定要投你熟悉的產品、熟悉的市場,只有你熟悉,你才知道怎麼怎麼控制風險。這就是為什麼在資本賬戶開放以後,有一個定律,就是本土投資偏好,沒有看到任何國家非常極端的情況,所以不存在的M2超過美國,就可以把美國買下來,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剛剛走向海外市場的時候,一定要了解這個市場,了解這個產品,做出投資。當然,我們如果不是專業人士,我們有很多的專業機構,比如說姚首席在大成基金就可以幫助大家,待會兒他可以介紹一些產品給大家。再一個是要管控好我們的風險,現在是一個好的時代也是一個壞的時代,今天上午很多嘉賓提到有很多的內部、外部的不確定性,所以意味著投資有風險,所以根據風險,根據自己的承受能力去選擇投資的產品,如果有這方面的能力,要進行一定的工具去管理這方面的風險。

最後要講的就是要避免一窩蜂式的、運動式的對外投資。從很多新興市場國家來看,一個基本的規律,就是開放以後,由於突然可控制的資源大大增長加,但是風險識別控制能力跟不上,剛剛形勢比較好的情況下,這些問題會被掩蓋下來,一旦市場轉入下行周期,這些風險會暴露。這是很多其它國家付出很多的教訓,當然的企業,包括老百姓在這方面,可能原來也有這方面的教訓,當然以前海外市場風險暴露不多,教訓不是那麼深刻,將來越來越走進海外市場資產配置,應該引起重視。

主持人何剛:我可能要問一個,關於最近美聯儲的加息,人民幣匯率從今年看起來,有一定的穩定性,當然有人認為這種穩定是由於對外匯流動的管制所帶來的暫時的平衡,因為看起來美元如果加息,升值是長期的趨勢,人民幣匯率會處於一種進一步可能的變動,還是說人民幣匯率結束了過去的單邊升值,進入相對正常的狀態,管先生怎麼看?

管濤:謝謝你的問題,我覺得今年以來,確確實實人民幣匯率出現回穩的跡象,但是匯率出現階段性的穩定,既有政策原因,也有市場原因,政策原因是加大跨境流動資金的管理,市場減少。另一方面,本身經濟企穩信號比較明顯,經濟穩,信心穩。另外,經濟政策從穩健略寬鬆,向加強,客觀增強了收緊,利率走高,這對穩定匯率的穩定也有積極作用的。本身匯率的穩定,對市場產生正的溢出效應,匯率穩定了,人就不恐慌了。去年下半年由於人民幣對美元的下跌,增加了200多億,老百姓對價格比較敏感,不能夠只強調一方面的原因,可能多方面的因素導致的。而第二個,關於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對貨幣的影響。我覺得這要一分為二的看,首先美聯儲貨幣,出現一個現象,可能第一次、第二次加息對市場衝擊比較大,但是第三次可能沒有那麼大,第三次可能還有買預期,第四次就沒有什麼反應了。所以這可能是一個遞減的對外部的影響。第二,美聯儲加息,是因為美國的經濟好轉,一部分反映了外部環境的好轉,對不一定是壞事,創造了更大的空間,我們最怕碰到雙碰頭,就是外部緊縮,內部下行,雙碰頭使我們面臨的改革更加複雜。所以都要一分為二的看,但是不是就萬事大吉了,還要看信號,因為現在市場情緒波動比較大,大家都比較短視的,可能現在看到的一些指標,都是情緒比較穩定,但是不排除有其他的意外事件發生,不管是國內還是國際上的意外事件發生,都會造成利率波動,也會面臨動蕩的壓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