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大唐傳奇:為了自由她寧願與皇帝離婚,為了愛情他寧願辭官不作

大唐傳奇:為了自由她寧願與皇帝離婚,為了愛情他寧願辭官不作

富二代王承升彈的一手好琴,與自命風流的太子李適是一對好基友。

一次李適閑來無事,跑到王承升家喝酒聊天。二人正在庭院中開懷暢飲之際,忽然傳來一陣悠揚悅耳的琴聲。李適聽得琴聲悠揚悅耳,不覺停下手中酒杯,凝神傾聽。循著琴聲望去,隱約看見一風華絕代的紅衣女子,正在遠處的一棵海棠樹下撫琴。風吹仙袂飄飄舉,恍如凌波仙子下凡塵。

那女子一曲撫罷,李適不禁撫掌讚歎,向王承升提出要認識一下撫琴女子。王承升無法推辭,只得同意。原來,撫琴女子是王承升的妹妹王珠。

李適一見之下驚為天人,情愫暗生。哪知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王珠心高氣傲,無意攀附,見過李適之後,翩若驚鴻而去。德宗茫然若失,回到宮中日思夜想都是王珠倩影,茶飯不思,竟然是患上了相思病。皇後知道了事情原委,便奏聞代宗。代宗派人至王家傳旨,欲納王珠為太子妃。王珠不願進宮,但君命難違,思來想去託辭年紀尚小,不知宮中禮儀,冒然入宮萬一失禮,只怕會鬧出笑話連累家人。不如婚期暫緩,待熟知宮中禮儀入宮不遲。王承升知道妹妹性格剛烈不敢逼迫,就把妹妹的話轉告李適。李適一聽也無可奈何,只得點頭應允。

數年後代宗駕崩,德宗繼位,聽說王珠出落得更加美麗了,派了人捧了冊文至王承升家中,宣王珠立即進宮。

王珠進宮后,德宗寵以專房,冊封其為貴妃。雖然三千寵愛在一身,但王珠的內心並不歡愉,整日唉聲嘆氣,愁眉不展。為討美人歡心,德宗命人建造了一座水晶樓,人行室中,影在四壁,氣派非凡。水晶樓落成之日,德宗宣召大臣宴飲。一時燕舞鶯歌,好不熱鬧。眾人正在歡笑的時候,德宗忽然發現不見了王貴妃。急忙問時,宮女奏稱:「娘娘上樓歇息去了。」

德宗親自上樓去查看究竟。只見王珠坐在牙床上正低頭抹淚。德宗柔聲問她哪兒不舒服,不問則可,一問之下王珠愈發哭得哀哀切切。德宗追問緣由,王珠這才哭訴道:「賤妾蒲柳之姿,不耐宮中繁文縟節,萬歲如果當真憐我福薄命蹇,就請放賤妾出宮,還我自由。」

德宗聽了一臉黑線,本想訓斥幾句,又看她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簡單勸了幾句,悻悻然拂袖而去。

王珠這樣,其他嬪妃趁機落井下石爭相在德宗面前進讒言。風言風語聽得多了,德宗也逐漸疏遠了王珠。

一天,德宗信步到後宮,突然看見王珠身著粗布衣服,雜在一眾宮女之間,與她們一起洗衣舂米,自得其樂。德宗見狀哭笑不得,惱火的問王珠到底要怎麼樣?

王珠伏地跪求:「賤妾喜耕種,不慕榮華,只嚮往身心的自由,今雖富貴,終無意趣。望吾皇開恩,賜放妾身還家。」

德宗終於忍無可忍,龍顏大怒道:「你真是天生的下賤,不可救藥!」(「窮相女子!」)德宗盛怒這下,傳旨廢去王珠貴妃的名號,用一輛小車把王珠送回了王承升家中。臨行,又告知王珠,不得再嫁仕宦之家。

重獲自由的王珠,回到家中立即恢復了本來面目,時而撫琴一曲,時而與家中丫環嬉戲。,絲毫沒有覺得失去貴妃頭銜有什麼難過。

中書舍人元士會,得知王珠寧為民婦不為皇妃的另類傳奇經歷,大為嘆服。他和王承升本來就是知己朋友,經常去王家作客,王珠未入宮之前,也曾和元士會見過幾次,兩人曾一起切磋過琴技,彼此很有好感。得知王珠寡居,元士會來王家走動的更加勤了,或與王承升飲酒賦詩,或與王珠撫弄琴弦。一來二去與王珠舊情復燃。王承升看出端倪,也有意成全,經常邀請元士會到家中喝酒。

為了能與王珠結為夫婦,又不違背「不許嫁與仕宦之家」的聖旨,元士會索性辭了中書舍人之職,攜王珠雙雙返回故里,二人夫唱婦隨、過上了琴瑟和諧風月靜好的隱逸生活。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