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擺脫泥潭 Incyte 或是吉利德收購的合適目標

擺脫泥潭 Incyte 或是吉利德收購的合適目標

憑藉著 Sovaldi 以及 Harvoni 等丙肝藥物,吉利德近年來已經躋身最賺錢的葯企行列。然而,隨著市場規模縮水以及產品管線單一,吉利德最近也面臨著轉型的一大難題。事實上,為了走出困境,吉利德高層此前已經決定將未來的研發重心聚焦在腫瘤、炎症疾病以及肝病等領域,而腫瘤領域則是公司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有分析人士建議,為了能夠儘快打開腫瘤藥物市場局面,吉利德公司需要進行一次大手筆的兼并收購,腫瘤醫藥公司 Incyte 則是分析人士眼中最為合適的目標。有人分析,這一「假想」中的收購計劃最高可達到 280 億美元之多。

儘管看上去代價昂貴,但是收購 Incyte 對於吉利德而言仍然是好處多多。首先吉利德將能夠把 Incyte 的 JAK 抑製劑類暢銷藥物 Jakafi 收入囊中,該藥物目前已經被批准用於治療骨髓纖維化和真性紅細胞增多症等疾病。分析人士預計該藥物 2029 年的銷售峰值將有望達到 50 億美元之多。其次,收購 Incyte 將能夠幫助吉利德迅速縮小與其他醫藥巨頭在腫瘤藥物領域的差距。公司目前有以 MMP9, Syk, BTK 以及 BET 等靶點在內的抗腫瘤藥物處於臨床研究階段。而 Incyte 則能夠提供包括 FGFR, IDO, GITR 和 OX40 等靶點在內的腫瘤藥物管線。毫無疑問這些產品將能夠大大豐富未來吉利德的腫瘤藥物研發管線並為開發聯合療法或腫瘤免疫療法打下良好基礎。其中 epacadostat 有望成為首個獲批上市的 IDO1 類抑製劑藥物,其潛在銷售峰值有望高達 40 億美元之多。這些產品無疑能夠幫助吉利德從目前的血液瘤疾病跨越到實體瘤治療領域中。

而吉利德公司的轉型之路並不順利。公司此前開發的白血病藥物 Zydelig 自 2014 年上市后挫折不斷,嚴重的副作用令其市場大打折扣。同時,公司自主開發的 JAK 抑製劑藥物去年在治療骨髓纖維化的臨床數據也缺少亮點。這些客觀因素也決定了兼并收購可能是吉利德走出困境的最好辦法。

此前吉利德公司已經任命前諾華高管 Alessandro Riva 擔任公司腫瘤業務部門主管,未來吉利德能否成功走完轉型之路還需要時間的驗證。

),定時推送,福利互動精彩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