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文字世界里的溫暖苦痛,終有人懂

文字世界里的溫暖苦痛,終有人懂

頂著「拉麵頭」髮型的37歲作家又吉直樹首次來,他日前在上海的演講活動現場人氣爆棚。吸引讀者的是一種跨界帶來的反差魅力———有17年職業搞笑經歷的藝人,本是靠在舞台上「耍嘴皮子逗樂」為飯碗,卻成為80年來首位摘得日本芥川獎的「漫才」藝人,處女作小說《火花》售出空前的300萬餘冊。

日語里的「漫才」,有點類似相聲的詼諧表演。有讀者打了個或許不恰當的比方,《火花》之奪目,好比德雲社的岳雲鵬寫了一部小說,直接拿到魯迅文學獎。目瞪口呆之餘,人們不禁要問:行走搞笑界的「讀書藝人」,何以在筆下流淌出打動眾人的文字?

《火花》寄語懷揣夢想打拚的平凡人

《火花》的故事取材自搞笑藝人的生活,小說中名不經傳的「漫才」藝人德永與前輩神谷,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留下了對演藝生涯的思考,新晉藝人的真實和浮躁都躍然紙上。《火花》簡體中文版日前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

活動現場,《火花》中文譯者、作家毛丹青說,《火花》的故事並不曲折,它反映了現代日本社會普通人的一面,年輕男女的憧憬與挫折、生活與理想都娓娓道來,書中鮮少催人淚下的故事,只有直白,以及直白帶來的真誠。這份真誠或許成就了《火花》奇迹般的數據———小說首發日本雜誌《文學界》后,讓這本1933年創刊的純文學老牌雜誌歷史上首次賣斷加印;日本Netflix製作的同名改編電視劇《火花》,在豆瓣上獲得了罕見的9.3分;同名改編電影將於今年11月上映。

對大多數藝人來講,表達自我與迎合世俗是一對矛盾的抉擇。何時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何時表演別人眼中期待的自己?多大程度上是追求「藝術」,又有多少僅是為了出名?又吉直樹在《火花》中提出思考,「許許多多懷揣著夢想來東京打拚的人,或許只有1%成為明星,但並不是只有走紅的人才是正義」。

「在世人看來,我們也許連二流藝人都算不上」,但現實沒有減少他對舞台的敬畏和迷戀,「花很長時間做一件沒必要的事情是很可怕的吧?在人人僅有一次的人生中,挑戰一件也許是不出成果的事情是令人膽寒的吧?我希望體驗世界驟然變化的一瞬間,體驗段子沒人笑的恐懼以及哄堂大笑的喜悅。」他在《火花》中定義了心目中的「漫才」師———無論是膽小鬼,還是自作多情,甚至是無可救藥的傻瓜,只有敢站到遍布風險的舞台上,全心全意為顛覆世俗常規而勇於挑戰的人,才能成為真正的「漫才」師。

深受太宰治影響,文學不為現實煩惱提供答案卻能帶來慰藉

細心的讀者不難發現,《火花》主人公德永身上帶著又吉直樹的影子———性格內向,走到哪裡似乎都有種疏離感,不習慣在酒席觥籌間表現自己。「那些永恆的不可救藥的歲月決非只是荒唐的騷動。我們真的感覺到恐懼,從心底恐懼父母和戀人日漸衰老,恐懼一事無成。我們真的怕自己主動讓夢想完結。甚至有那麼幾個夜晚,覺得所有人都是陌生人」。這段書中獨白讓不少讀者心有戚戚。

在毛丹青主編的系列雜誌書《在日本》最新一期里,又吉直樹透露,日語是那種不明顯表達出來的語言,比起故事,他更喜歡研究作品的文體和寫作手法。「日本作家越來越開放了,他們不僅寫日本的事情,也寫世界共通的東西。我寫《火花》的時候,同時期日本作家也開始描寫這個世界,比如獲直木獎的西加奈子《再見》、中村文則《教團X》等作品,都已不僅止步於日本格局。」

今年5月,又吉直樹的第二部長篇小說《劇場》在日本出版,首次挑戰愛情題材,引發廣泛關注。分享文學地圖時,他不忘大江健三郎、川端康成、芥川龍之介,但尤其偏愛的還屬太宰治。中學時他反覆讀《人間失格》百遍以上,對主人公大庭葉感同身受,覺得作家彷彿在寫自己的心情,書中划滿了熒光筆痕迹。在他看來,文學不一定能為現實世界的煩惱提供答案,但作家們構築的文字世界里的溫暖苦痛,常讓讀者生出「原來有人懂」的感動,從而得到心靈的慰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