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史上最惡毒的廢君理由:權臣硬說皇帝「陽痿」

史上最惡毒的廢君理由:權臣硬說皇帝「陽痿」

傀儡皇帝大都活得比較窩囊。因為皇權旁落,因為地位特殊,所以他們很容易陷入政治漩渦,成為權力爭鬥的犧牲品。一部皇權沉浮史,說白了,就是一部皇權與臣權此消彼長的鬥爭史。權臣一旦爆發野心,無所顧忌,傀儡皇帝多半沒有好果子吃,不是被殺,就是被廢,理由不外乎荒淫、昏庸、無道、失德、暗弱、年幼、無能。然而,東晉皇帝司馬奕被廢掉的理由卻很雷人,權臣硬要說他患有陽痿。

本來生理正常,卻被人污衊說患了陽痿,是一種極惡毒、極下流、極卑鄙的誣衊手段,即使在殘酷的政治和權力鬥爭中也難得一見。一般的男人,被人說陽痿,被人說不行,尚且一輩子抬不起頭來;如果換作皇帝,換作是國家首腦,哪怕只是有名無實的帝國傀儡,他也會猥猥瑣瑣地顏面掃地。只要話語權在權臣手中,傀儡皇帝就逃不出這種欲哭無淚的屈辱厄運。司馬奕被廢就是一個極典型的例子。

司馬奕(342年386年),字延齡,晉成帝司馬衍之子,晉哀帝司馬丕之弟,初封東海王,后改封琅邪王。興寧三年(365年)二月,晉哀帝因常年吞食丹藥中毒而死,身後無子嗣。國不可一日無君,三度垂簾的褚太後下詔讓「明德茂親,……宜奉祖宗」(《晉書》)的司馬奕即位,司馬奕由此成為東晉第七任皇帝。在位期間,大將桓溫手握實權,驕橫跋扈,有位無權、有名無實的司馬奕形同傀儡。

桓溫為人強硬而詭詐。據《晉書》記載,桓溫從小就是一個有「雄略」的「英物」,長大后「姿貌甚偉」,成為皇親國戚之後更是不可一世。晉哀帝時,桓溫就開始掌權當國;司馬奕時,桓溫更是權傾朝野。最惡毒的那句「男子不能流芳百世,亦當遺臭萬年」(《資治通鑒》),《晉書》作「既不能流芳後世,不足復遺臭萬載邪」,便出自他口。遇到桓溫這樣的權臣,司馬奕註定命運多舛。

司馬奕即位時,東晉王朝正處於皇權旁落的風口浪尖。當時,桓溫身兼數職,從部隊都後勤,從中央到地方,幾乎所有重要職位集於一身。在其淫威下,司馬奕只能戰戰兢兢地看其顏色,而桓溫卻意在取而代之。為了建立威望,撈取政治資本,桓溫「欲先立功河朔,以收時望」。太和四年(369年)四月至九月,桓溫北伐前燕,遭遇枋頭(今河南浚縣西)大敗而歸,致使「百姓嗟怨」(《晉書》)。

枋頭大敗,為桓溫指揮失誤所致,是先勝后敗,而且敗得很慘,桓溫難辭其咎。對於「有不臣之心」的桓溫來說,「及枋頭之敗,威名頓挫」,無疑是政治上的沉重打擊。是一路下滑,一蹶不振,還是強做英雄,強行廢立,桓溫和覬覦皇位已久的會稽王司馬昱一拍即合,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太和四年(369年)十一月「辛丑,桓溫自山陽及會稽王昱會於塗中,將謀后舉」(《晉書》)。

「將謀后舉」,即圖謀廢掉司馬奕。通過廢立,聲譽直線下降的桓溫可以憑此挽回顏面,重樹人望,「以長威權」。廢立是一件天大之事,沒有殺手鐧,褚太后這一關未必能通過;再者,司馬奕即位以來,一向「守道」(《晉書》),處處循規蹈矩、謹小慎微,並無過錯,無故行廢立之舉,恐遭非議。因此,桓溫並不敢貿然行動。政治上找不出借口,就從私生活上下手,這是歷代權臣廢黜皇帝的慣用伎倆。

一月,桓溫在聽取部下關於「宮闡重悶,床笫易誣」的建議后,於是「言帝為閹」,「誣帝在藩夙有痿疾,嬖人相龍、計好、朱靈寶等參侍內寢,而二美人田氏、孟氏生三男」(《晉書》),污衊司馬奕如同閹人,早在封地時就患陽痿,不能行男女之事,他的三個兒子均為其後妃與其男寵私通所生。桓溫還廣造輿論,混淆視聽,「密播此言於民間,時人莫能審其虛實」(《資治通鑒》)。

一國之君患有「痿疾」,三個皇子「莫知誰子」,這是一件關乎皇家尊嚴、皇室血統和政治穩定的驚天大事。褚太后聞知這一宮廷醜聞后,登時「感念存沒,心焉如割」,不辨真偽地指責司馬奕「人倫道喪,醜聲遐布。既不可以奉守社稷,敬承宗廟,且昏孽並大,便欲建樹儲藩。誣罔祖宗,頌移皇基,是而可忍,孰不可懷!」,於是以皇太后的名義下詔「廢奕為東海王,以王還第」(《晉書》)。

這一年,馬奕剛剛三十歲。被廢之前,司馬奕也時常對自身的處境感到不安,他曾秘密「召術人扈謙筮之」,結果卦象為「晉室有盤石之固,陛下有出宮之象」,如今被廢,竟真如術人卜卦所言。桓溫為了謀圖廢立、攬權奪勢,出此卑鄙下流的陰招,迫使司馬奕當了六年傀儡的政治生涯告終。「帝著白單衣,步下西堂,乘犢車出神獸門」(《晉書》),在一片唏噓聲中,司馬奕灰溜溜地離開了皇宮。

自身不保,焉能保護妻子和兒子?!司馬奕被廢后,他的三個兒子以及他們的生母便遭到了桓溫的毒手。作為廢帝,司馬奕仍具有一定的影響力,這讓桓溫放心不下。不久,桓溫奏請褚太后將司馬奕改封為海西縣公,並命心腹著意防衛,又派屬下領兵監管,以防其死灰復燃。接連遭此辱廢降級,司馬奕一則「知天命不可再」,萬念俱灰,二則身處險境,「深慮橫禍」(《晉書》),不得不處處小心以求自保。

網路配圖

期間,除了經受住各種誘惑和試探,司馬奕還裝出「杜塞聰明,無思無慮,終日酣暢,耽於內寵」的樣子,甚至「有子不育」,即使又生了孩子也溺死不養,以證明自己確實患有「痿疾」,不敢與桓溫所言穿幫。桓溫知其心灰意冷,無意東山再起,便沒有再加害他,「朝廷以帝安於屈辱,不復為虞」(《晉書》)。太元十一年(386年)十月,司馬奕病逝於吳縣,享年四十五歲,史稱晉廢帝或海西公。

本來風華正茂,陽剛勃發,別人應要說他不行,本來不是廢人,不是陽痿,別人硬要說他陽痿,在歷史上,司馬奕是唯一「被陽痿」的皇帝,也是唯一因「陽痿」被廢黜的皇帝。皇帝一旦成為擺設,成為傀儡,就註定要成為政治上的弱勢個體,就難免會被心懷不軌的權臣從皇位上拉扯下來。從一個部件「被陽痿」,到整個人完全「陽痿」,司馬奕的屈辱遭遇,可謂專制制度下權力爭鬥的真實寫照。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