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睿基股份總裁孫海濤:困擾光伏跟蹤系統發展的痛點是什麼?

睿基股份總裁孫海濤:困擾光伏跟蹤系統發展的痛點是什麼?

本文首發《分散式光伏》創刊號。


本文作者孫海濤,系黃山睿基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總裁。


首先,筆者先分別說一下所了解的跟蹤支架、分散式的狀況,再談一下如果跟蹤系統在分散式電站中被運用將會碰出怎樣的火花。

黃山睿基——孫海濤


2005年首座光伏跟蹤電站誕生——雙軸跟蹤定位系統。該系統位於山東省科技館廣場,規模1.6KW,採用9塊尚德組件,當時組件42¥/W,費用十多萬。對於當時發展初期的光伏行業來說,跟蹤系統是種超前的技術,整個行業對此並不是十分熱衷,甚至多數人認為支架不僅沒有技術含量,還成本偏高。


其實不然,跟蹤系統的設計理念是基於跟蹤支架的追蹤光作用於組件以獲得更多的發電量,初期由於技術不成熟,沒有考慮風阻等因素,在一些項目及研發中出現問題,但恰恰是這些問題的出現與解決才使跟蹤系統在光伏行業浮浮沉沉中得到了發展與豐富。


在跟蹤系統不斷研發的過程中,通過大量實證和思考,筆者認為跟蹤系統的最關鍵的一點:可靠性!困擾光伏跟蹤系統推廣最大的痛點就在於可靠性,早期市場上一些跟蹤產品缺乏可靠性,常有電機和控制器失准、轉動系統失靈、軸承打滑等缺陷,影響較壞,導致許多投資商不敢再嘗試。對此,睿基股份在這方面為行業做了兩大嘗試:直流電機替換交流電機;用迴轉支承驅動替換推桿驅動。剛開始這些改變仍然受到業內的質疑,但是2016年10月,睿基研發的高可靠智慧型跟蹤系統先後通過UL2703和UL3703標準測試並獲得認證,也是全球跟蹤系統領域內為數不多通過美國UL兩項標準測試的跟蹤系統之一。


相對於跟蹤系統的「出道」時間,分散式的出現比2002年的第一場雪晚了十年。


分散式的概念是2012年9月才正式提出的,最後一批金太陽之後國家出了文件,讓大家申報分散式的示範園區,才有了「分散式」這三個字。華東地區是筆者分散式光伏電站的主要「戰場」,「十三五」電力建設規劃說:到2020年分散式要達到60GW,但是到2016年才10GW多一些,由此可見,分散式電站的發展前景是光明的,但是道路是曲折的。


跟蹤系統和分散式的聯繫如下圖所示:

市場上分散式電站安裝的地方多數在屋頂,採用固定式,不管是在商業屋頂還是城市居民屋頂,這種安裝方式尤其是在城市屋頂電站建設採用最多的。屋頂分散式受關注太高了,具體相關的內容筆者就不發表自己的看法了,但就農村分散式光伏電站而言,關注度就沒那麼高了,其發展速度還是較為緩慢的,原因至少有一點:回報周期長。


對於農民來說,他們對光伏發電接受程度低的主要原因是前期投入成本高,資金迴流周期長。按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年收入2萬來算,至少也要不吃不喝三年多。這對農村收入本來就低微的農民來說,的確是個不小的數目。所以,經濟收入決定了他們的購買能力。


然而,不管是哪種形式的電站,成本是跟蹤系統的另一個關鍵點。這也是跟蹤系統領域被光伏行業認可受限的因素之一。個人認為採用平單軸跟蹤的電站,投資增加0.3~0.5元/瓦,斜單軸增加0.5~0.7元/瓦,雙軸增加1.7~2元/瓦。所以,跟蹤產品成本越高,對開發商的吸引力就相對越小。


為減輕企業迴流與國家補貼的資金壓力,國家不斷下調光伏補貼,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的出台,預示著將逐步退出補貼機制,實現平價上網。因此,支架企業都應積極努力,用創新的技術不斷提高發電量,不斷降低發電成本,與高效組件、逆變器科學結合,趨向智能化發展,讓電站投資者能得到合理穩定的回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